笔趣阁 > 末世之小仙源 > 639何为师尊

639何为师尊

 热门推荐:
  混元宗背靠秘境,但也不能不为自己宗门的弟子打算,从一开始,卞云崇就一直在向潜山宗示好。

  随山宗这般做派、宗主臧天清这般狭窄的心境,看来进阶无望。

  而唯一看上去能挑起大梁的大长老臧元金又不知因为什么迟迟不肯出手,随山宗的未来真是一眼便能看得到头,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两者之间,该选择谁,一目了然。

  等这些宗门陆续搬离出去,墓城也就不存在了,什么守望相助扶持千年,都是些没有用的空话鬼话。

  混元宗都如此,其他的门派更是勿用多说,想要拿到灵石矿脉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对随山宗最大的得罪,既然已经撕破了脸,日后更不会有重修旧好的可能。

  就算不站队,也不能两边都得罪。

  东昀柏亦央因为一早就与陆世钧有过合作,眼前的这一场热闹更是他们两个联合起来做下的,是以打从林玖出现,柏亦央的眼神就没从林玖的身上移开过。

  卞云崇发现的问题,他自然也发现了,林玖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对金丹期大圆满这个境界的认知。

  就算臧天清再怎么无法突破,但他在金丹期大圆满上停留了数千年也是事实,同阶之间,这一手的高下如此分明,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

  真是可怕……

  当年,所有门派尚还未进入墓城的时候,柏亦央作为东昀老掌门的关门弟子,也曾见识过少阳门那位惊才绝艳的玄羽门主。

  现在看着,还真是青出于蓝。

  “东昀派掌门柏亦央,林宗主,久仰盛名啊~”

  林玖看向了柏亦央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

  “楼观派掌门纪阳珩。”

  “清徽派掌门,温怡君。”

  所有人都打过招呼之后,现场再次冷凝了下来,这是随山宗和潜山宗刚刚约定好的条件,现在正是两宗之间计较到底是要人还是要灵石的时候。

  若是潜山宗执意要灵石,不给就撕票,那卞云崇就更轻松了,连督促随山宗上缴臧元金答应潜山宗的补偿都省了。

  “刚刚说到哪里了?”

  林玖一手抱着委屈巴巴的团子,一边好整以暇地将目光投向了卞云崇,明明是极为居家温柔的情态,卞云崇却看到了无限的杀机。

  “林宗主,方才……灵石的分成已经谈妥了,潜山宗三成,混元宗两成,东昀派两成,清徽派一成,随山宗和楼观派平分剩下的半成。”

  “嗯,所以……随山宗这是有什么异议么?”

  “师尊,方才在卞长老和三位掌门的见证下,解决了随山宗遗留在咱们宗门之内的小麻烦,随山宗大长老臧元金亲口承诺,会用任何补偿来换取这位弟子的性命。”

  周慕海上前一步,把刚才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下,把“任何”二字咬得格外清晰。

  臧元金心系禹非的安危,根本没有把补偿想到灵石上去。

  也是,众人聚在这里就是为了灵石,臧元金第一是没想到随山宗最后能分到的分量这么少,第二是没想到潜山宗已经拥有了三成,居然还盯着随山宗那一点点东西不放。

  这才被团子和陆世钧钻了空子,直接把禹非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去。

  实际上,这主意不过是团子的临时起意,他始终想不明白柏亦央之前给他留下的那句形容臧元金对禹非是否在乎的话。

  柏亦央曾经对团子说,有的人未必有翻天覆地的勇气,但却不能折辱他的在乎。

  不能折辱……什么叫不能折辱呢?如果真的在宗门中自己不可动摇的地位和在乎的弟子里选一个,臧元金到底会选谁呢?

  其实潜山宗这次已经拿到了三成的灵石,更不缺随山宗那可怜兮兮的半成,但团子好奇,陆世钧也就放任团子去做了。

  直到臧天清出现,盯上团子之前,这件事都还有回转的余地。

  但现在,是非选不可了。

  臧元金若是执意选择禹非,臧天清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只是这件事以后,臧元金和禹非在随山宗中的地位会更加尴尬,要么往死里忍,要么就弄死臧天清。

  若是臧元金按照臧天清的想法选择了灵石,那也是横亘在宗主和大长老之间的一个解不开的死扣,反正到最后怎么都得窝里反。

  对潜山宗没有任何的损失,看热闹看得不要太爽。

  “原来如此……”

  林玖笑了笑,笑容冷淡得像是在雪地里浸过,杀气带来的锋芒太过于有辨识性,一时间,众人连林玖娇小的身材和那张看似温柔精致的脸都下意识忽略掉了。

  站在这里的,的确是正正经经的一宗之主。

  “臧天清,臧大长老,选吧。”

  “当然是灵……”

  “宗主,宗主师兄,请您三思……”

  “林宗主,做人留一线,还请您给些回转的余地,我以这身修为发誓,只要能放了禹非,我臧元金愿应潜山宗三次差遣!”

  臧元金明显也知道求臧天清选择禹非简直是天方夜谭,转而看向了林玖这边,那张绷惯了的脸也没什么特殊的神色,只是说出的话,那双眼中的目光,看得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有点心酸。

  “元金,本座的好师弟,本座方才提醒过你什么,你都忘了么?”

  “三次差遣别想,灵石不成,换成其他的补偿,也不成。”

  臧元金的请求被臧天清丝毫不留情面地驳回,随后,臧天清看向了林玖。

  “林宗主这么想要这小子的性命,就尽管拿去,禹非……作为本座的弟子,为宗门做些贡献不过分吧?修为低微,树百年来毫无建树,你有什么脸面求大长老救你性命?”

  “若是你的过错让随山宗错失了灵石……你可想过你日后在宗门如何立足?”

  堂堂一宗之主,居然开口威胁一个融合期的弟子,真是闻所未闻。

  禹非对臧天清这人也算了解,从一开始,禹非就没指望臧天清能救下自己,一双眼睛只是看着臧元金。

  不管过继与否,不管身在何处,他也只认臧元金一个师父,臧天清,不够这个资格。

  不管怎么样,师尊是绝对不会放弃他的,绝对不会……

  下一刻,臧元金的目光,避开了禹非的注视。

  禹非一愣,而后从双手开始,一直蔓延到全身上下,开始不受控制地,疯狂颤抖了起来。

  “师,师尊?”

  “禹非,若是不做修士了,为师也能保得你一世安稳富贵……”

  “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