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江湖路非遥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求情

第二百一十一章 求情

 热门推荐:
  “也是。”被安慰到的少年点了点头,正要和他扯些闲话,转眼间就看见有一行人往前走,看那样子,明显就是冲着两州少府而去,连忙又扯了两下手中的袖子,“序清,序清。”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还没多久的陈旻连忙拽住被扯得要掉不掉的衣领,轻喝道:“陶啸,衣服就算是你的,现在也是穿在我身上呢。你给我松手,要被你扯坏了。”

  “学子服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扯坏的。”心里着急的陶啸嘴里反驳他一句,又抬手指着已经到两位少府正前的人道:“你看,咱们齐州州学府的第一人领着他的小伙伴们过去了,不会还不消停想闹笑话给人看吧?”

  陈旻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抬头间就发觉多数人的目光都已经落在了前方。听着不少人的低声私语,心里不由感叹这短短时间,他们齐州倒是除了明北两州之外,最为出名的了。

  还好昭阳广场在入殊庭府登域这天没有闲人能在,这好坏名声也传不到外面去。在同门面前丢脸,总比在司武全界丢全州人的脸面好一点。

  陈旻扯回袖子,静静看着。

  “在下齐州孔培,拜见两位少府。”

  在众多人的目光下,孔培端端正正的又行了个礼,他身后五人不言不语,跟在他之后拜下。

  “齐州几位同年,若是有事,直言就是。”路瑶见着他们这恭敬作派,也不说起身,直接让说来意。

  孔培身体微顿,暗觉这位明州少府果然不简单。洪樟以“不敬”问罪白重,却是马上被她马上开口反制过去,若说不敬,他那位同宗的堂弟确实是最为无礼无智的,一群人落得这般丢脸境地完全是自找的事。

  若只是单单被罚不得起身,他也不想自己送上前丢人现眼。不过冰玄寒气至寒至绝,他要真坐视不管,这一群人若是寒气入体绝了道途,孔均将消息传回家族,他的父母甚至他那一支的族人必然会遭到主脉的打压报复,他想不上前求情都是不行的事。

  现在依着明州少府的话里意思,他们可以起身,但若是之后惹得人家不悦,没有明言起身两字就起身,照样是不敬之罪。明州少府反制于人的本事,光看刚才把握时机让洪樟开不了口就可知道,这一点丝毫不用怀疑。

  也罢,左右他都不是来找茬的,该站起身就站起身,总不能让他身后陪他壮胆的小伙伴还要陪他一直低着头被人笑话。

  “多谢两位少府。”孔培只是沉默一瞬,道谢之后挺直身站好,拱手在前,脑袋微微低垂道:“培与同窗们上前来,乃是想为孔均公子以及他身后的同窗们求情。

  他们无知莽撞失礼于前,被罚不得起身是应得的惩罚。但这冰玄寒气……,还请两位少府看在他们乃是初犯的份上,饶过他们这一回罢。”

  孔培说得真诚,萧妤仍然没心情理会他们,看都不带看上一眼,所以还是路瑶开了口:“原来几位是想求情,不过本少尊瞧着这阵仗,可有些不像啊。”

  孔培笑笑,大方道:“培自知是他们有错在先,但毕竟是三年的同窗,况且孔均公子与培乃是同宗,总得找方法为他们求得免受寒苦的机会。若两位少府不同意,那就只能用决斗之法解决此事了。”

  “你倒是爽快,比这位强上不少。”路瑶指了指孔均,夸完后又笑着对他道:“敢用决斗之法,看来你们挺有自信的。”

  白重找着空子,对路瑶微微倾道:“重愿为少府尊出战。”

  明州方队也是跟上,齐声道:“我等亦是愿为少府尊出战。”

  忍了很久的许钰憋不住了,张口就是一声大喊:“我等北州子弟也愿为两位少府尊出战,但凭吩咐。”

  “我等愿战。”李高沐右手握拳抵心,扬声道。

  北州州学学子随后跟上,抵上心口齐声高喝:“我等愿战!”

  默默看戏的人眼睛亮了亮,静等一场好戏上演。

  路瑶、萧妤:“……”这是在比什么呢,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斗志昂扬的。

  被他们几声吼惊了下的孔培六人:“……”只是为人求一下情而已,不至于这样吧?!

  孔培觉得有些头疼,本来就是不得不做的事罢了,他哪里有什么自信。

  在试炼中,他与北州马元瞻拼斗过,最后也只是胜了一招而已。虽然没有和白重打过,但凭直觉,他应该是打不过的,更何况还有这两位能够以势压人的少府在呢!

  别说他们就六个人,就算全齐州的齐心协力一起上,看这个个都想要有所表现的两州子弟,想赢那也是做梦才有的事。

  孔培念头一转,笑着摇头道:“路少府过奖了,培怎可与孔均公子相比。这决斗之法,也是尽我之力而已,并无必胜把握。诸位同门也且冷静些,我们没有挑事的意思。”

  路瑶先是给了请战的人一个且住的手势,才对孔培道:“行了,他们敢上来找茬,就要有被茬子扎的觉悟。你们也不用为他们求情,等接引长老布好法阵,他们也就解脱了。”

  接引长老他们估计还在看热闹呢,哪里有那么快现身。

  孔培看了看有些支撑不住的孔均,有点心急,连忙开口道:“那能否请萧少府将冰玄寒气撤下,这个实在不是他们这点修为能够承受的。看在我们都是同门的份上,还请手下留情。”

  “冰玄寒气?”路瑶看了看身旁眉头都没动一下的萧妤,转过头看着对面的六人,好笑道:“你们六人是齐州州学的优秀学子罢,看不出他们只是被困在阵中了么?还冰玄寒气呢,你们看看萧少府,她像是为自己找麻烦的人吗?”

  说得也是。

  被萧妤体质惊到下意识就认定是冰玄寒气的齐州六人看了看沉静无言的萧妤,默默摇头。正如孔培说的,他们现在都是同门了,要真被冰玄寒气侵体,殊庭府的长老们肯定也是会让萧妤替他们拔除寒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