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顶级神婿叶辰萧初然 > 第1031章 悲惨的叶长敏

第1031章 悲惨的叶长敏

 热门推荐:
  第1031章悲惨的叶长敏

  萧老太太好不容易才吃顿饱饭、睡了个好觉。

  却没想到,一大早房门就被愤怒的张桂芬一脚踹开!

  还没等萧老太太反应过来,张桂芬便直接冲到床前,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她脸上,愤怒的骂道“你这个死老太婆,连老娘给菩萨上香用的香炉里面的大米都敢偷,你还是个人吗你?”

  萧老太太被这一巴掌抽的头晕目眩,再看张桂芬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上写满愤怒,她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脱口哀求道“桂芬,对不起啊桂芬!我也不想偷你的东西,只是我实在太饿了”

  张桂芬怒不可遏,咬牙呵斥“你饿是你的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那香炉是我给菩萨上香用的,你偷了那里面的米,那是对菩萨的大不敬!万一菩萨降罪下来,你就是把我给连累了!”

  萧老太太不由哽咽起来“桂芬这大过年的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个老太婆,饿死在这个房子里吧?你说我要真是在这个房子里饿死了,你以后还怎么住在这儿?你每天晚上躺在楼上的卧室,就想着我饿死在你楼下的这个房间里,你心里难道会好受吗?”

  说着,萧老太太声泪俱下的说“桂芬你就当是救了我一条老命。菩萨不是说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也算是积了一份功德啊!”

  张桂芬表情虽然有了一点点的缓和,但还是冷声喝道“看在菩萨的份上,我可以原谅你偷大米的事情,但是你必须要救你自己的行为,付出一定的代价!”

  萧老太太急忙问道“桂芬,你想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张桂芬冷冷道“你今天老老实实给我们三个洗一天衣服,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萧老太太一听这话,立刻哀求道“桂芬,我昨天身体不舒服、没能去超市干活,所以才偷了你的大米,今天我说什么都得去上班了,不然我们一家四口今天的口粮又没着落了”

  “那我不管!”张桂芬气恼的说“要么你给我们洗衣服,要么你把吃我的大米还给我,我也不讹你,你吃了多少,就还我多少,重新把香炉给我装满就行!”

  萧老太太哭丧着脸“桂芬啊,所有的米都已经被我下锅煮了,现在让我拿什么还给你啊?要不这样吧,你让我今天去超市上班,我下班拿了钱之后立刻就买大米还给你,你看行吗?”

  “不行!”张桂芬毫不退让的说“你要是选择把大米还给我的话,那就现在还,不然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滚去洗衣服!”

  说罢,张桂芬又威胁道“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萧老太太眼见张桂芬表情狰狞,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自己现在孤家寡人势单力薄,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于是,萧老太太只好含泪点头,哽咽道“好我洗我这就去洗”

  这个大年初一,萧老太太一家四口滴米未进。

  张桂芬三人丢了一大堆脏衣服以及床单被罩给萧老太太,要求她必须在今天把所有的东西都洗完。

  所以老太太根本就没有时间出去赚钱。

  而萧薇薇,又因为要照顾受伤卧床的萧常乾与萧海龙父子,所以也完全无法抽身。

  没人去赚钱,自然就没有粮食下锅,所以一家人只能饿着肚子硬挺。

  自打萧常乾和萧海龙绑架马岚,误操作又绑了叶长敏之后到现在,萧家四口人全都瘦了一大圈,日子过的是惨不忍睹。

  而隔壁的叶辰一家,在大年初一的中午,就收拾东西,驱车去了陈泽楷送给叶辰的温泉别墅,一家人打算在温泉别墅小住两日放松放松。

  抵达温泉别墅的晚上,叶长敏坐在破旧的出租屋里,看着一份外卖的水饺满脸烦闷。

  自打叶辰把她扣在金陵以来,叶长敏就一直靠外卖度日。

  而且可恨的是,叶辰不允许她自己点外卖,所有的外卖,全由洪五的心腹直接点好了送过来,而且每一顿饭的价格基本上不会超过三十块钱。

  这几天,叶长敏被迫品尝到了许多,她这辈子都还没有吃到过的大众美食。

  比如黄焖鸡米饭、比如青椒肉丝盖饭,宫保鸡丁盖饭、再比如兰州拉面,东北土豆粉以及驴肉火烧等等。

  这些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大众美食,在叶家人眼里,那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平时别说吃上一顿,就连闻上一口,都会觉得恶心。

  但是现在,曾经一直高高在上的叶长敏,却只能每天以此为食。

  昨天是大年三十,订不到外卖,所以洪五的人给她送了两盒泡面、一袋火腿肠以及两个卤蛋。

  叶长敏眼看大年夜就吃这种垃圾,自然是气去了半条命,并且放出话来,说是大年初一她要是吃不到饺子,就当场自杀。

  于是,洪五的人就给她送了一份自己包的水饺过来。

  水饺是猪肉酸菜的,因为洪五的这个小弟全家都是东北人,所以很爱这个口味的饺子馅。

  但叶长敏自幼吃的全是山珍海味,叶家的饺子里面就没包过猪肉。

  叶家最常吃的饺子,都是顶尖龙虾的虾肉、野生大黄鱼的鱼肉混杂起来,再用手工剁成肉泥,然后再辅以鱼翅和鲍鱼熬顿出来的肉糜包出来的,吃一颗饺子的成本,怕是比寻常人吃一年饺子的成本还要高。

  而酸菜这种东西,叶长敏更是从小到大一口都没吃过。

  对她这种顶尖家族里成长起来的大,酸菜这种腌制食物,是她们绝对不会触碰的禁忌,几乎任何需要腌制发酵的食物,在她眼里都等同于毒药。

  所以,她只是尝了一口这猪肉酸菜的饺子,就立刻吐了出来,然后漱了好几次口,才终于摆脱酸菜的味道。

  叶长敏愤怒的打开房门,质问洪五的小弟“你拿来的这是什么狗屁水饺,是他妈给人吃的东西吗?!”

  那人一听这话,登时怒了,操着一口东北口音,怒斥道“你这臭娘们,怎么他妈说话呢?这水饺是我妈亲手包的,我他妈好心给你拿一点,你他妈还这么说话?是不是欠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