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顶级神婿叶辰萧初然 > 第139章 叶大师,我就是您的一条狗!

第139章 叶大师,我就是您的一条狗!

 热门推荐:
  第139章叶大师,我就是您的一条狗!

  听萧常坤说到这里,其他人都一脸的不可置信。

  马岚惊讶的问:“你说真有人愿意花三十万买这个破烂玩意?就这么个破玩意,我看连五十块钱都卖不出去。”

  萧常坤得意的说道:“我骗你干什么?不信你看聊天记录!”

  说着,他把微信的聊天记录翻开,一个叫二毛的人之前跟他发了一条语音。

  萧常坤点开语音,张二毛的声音便传了出来:“萧叔叔,您这笔筒可是好东西啊!我看是清朝的物件儿,要不这样,我给您三十万,您把它卖我得了!”

  马岚一下子惊喜的说:“唉呀妈呀!是真的啊!老萧你厉害啊,长本事了!五千块钱买的,卖三十万,你多弄几次,咱们家就发啦!”

  萧常坤哼哼一笑,满脸得瑟的问:“服了没?我就问你服了没?”

  “服了服了!”马岚本身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主,钱就是她亲爹亲爷爷,一听说真能卖三十万,立刻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全忘了,笑逐颜开的说:“我老公也长本事了!厉害厉害!看来咱们这个家,最废物的还是叶辰啊!”

  叶辰脸都绿了,这他妈跟我有啥关系?这时候还不忘把我也绕进来损一顿?知不知道他倒腾药赚的钱,那药就是我做的?

  看来,找个机会要问问那个张二毛,哪根筋没搭好?这不是摆明了给岳父送钱来了吗?

  萧常坤此时满脸兴奋的将笔筒递给了叶辰,说:“叶辰,明天你带着笔筒,去古玩街找张二毛,他会准备三十万现金给你,你给我带回来。”

  叶辰急忙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爸。”

  萧常坤满意的说:“你啊,以后多跟我去古董文玩圈里混一混,搞不好哪天你也能像我这样,练出个火眼金睛,到时候咱俩一起在外面捡漏,何愁不能发家致富?”

  叶辰只能满口答应,心里想的却是,你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儿,光古董惹了多少麻烦,还恬着脸让我跟你学?你咋不想想,当初在吉庆堂,你砸了人家的古董花瓶,要不是我出手帮你修复,你早让人家告的蹲监狱去了,还不涨点记性?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个老丈人,就是个老顽童,一天到晚干什么都跟个真的似的,但干什么什么不行,说他也没用,让他就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去吧。

  第二天一早,萧常坤兴冲冲的叫来叶辰,直接说道:“叶辰,你赶紧拿着笔筒去找张二毛,他已经把现金准备好了!”

  叶辰只好点了点头,问:“爸,您不去吗?”

  萧常坤说:“我早上要去一趟书画协会,他们邀请我去开会,让我入会呢!入了会之后,有很多内部拍卖书画的好事儿,很多漏可以捡啊!”

  叶辰无奈的说:“那好吧,我去古玩街找张二毛。”

  既然老丈人都交代了,叶辰便准备出发前往古玩街找张二毛。

  萧初然正好今天休息,闲来无聊,便道:“叶辰,我也跟着去看看。”

  叶辰点点头,说:“正好,开你的车。”

  萧初然道:“你开吧,我不想开车了。”

  “行,我开。”

  夫妻二人一起开车去到古玩街。

  周末的古玩街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张二毛是古玩街的老资历了,有自己的固定摊位,所以叶辰一去就找到了他。

  此时张二毛正拿着一块假玉佩,跟一对外地夫妻吹牛,唾沫横飞的说:“我跟你们说,这块玉是明朝崇祯帝贴身戴的宝贝,后来他不是在燕京景山上吊死了吗?这玉佩就落入了李自成的手里,再后来李自成兵败,他孙子带着这块玉逃了出来,几经周折,最后落到了我这儿”

  “这么厉害?”那中年男人惊讶的问:“这块玉得卖多少钱?”

  张二毛笑嘻嘻的说:“我看您跟这块玉有缘,这样吧,十八万八您拿走,出了这古玩街,随便找个拍卖行,卖一百八十万没问题。”

  那女人撇撇嘴:“除了古玩街就翻十倍,你怎么不直接去啊?当我们是傻子?真是的,老公,咱们走!”

  说完,那女人便拉着自己老公走了。

  张二毛在原地气的直骂娘:“妈的,外地游客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叶辰见此,走上前去笑道:“我说张二毛,你还在这坑蒙拐骗啊?”

  “哎哟!”张二毛一见叶辰,激动的肝儿颤,急忙迎上前,点头哈腰的说:“叶大师,您怎么有空来这儿啊!”

  说完,又看着他身边的萧初然,惊呼道:“哎呀!这位就是叶大师您的太太了吧?真是郎才女貌啊!”

  叶辰道:“少拍马屁,我这次来就是来找你的,听说你要三十万买我老丈人的笔筒?”

  “对对对!”张二毛连连点头,兴奋的说:“您岳父真是神人啊!这么大的漏都能捡的到,那笔筒少说值三四十万,厉害厉害!”

  叶辰把张二毛拉到一边,低声道:“你少跟我在这扯犊子,古玩街谁都能看出这破笔筒是假的,唯一一个看不出来假的就是我老丈人,你花三十万买这么一个东西,还不得赔死?说吧,为什么?”

  张二毛急忙说道:“叶大师,您好眼力,不瞒您说,小的这也是想孝敬孝敬您,上次您老丈人拿来两颗神药,让我倒卖出去,赚了一两百万,我回来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踏实,您说您叶大师做的药,大头都让我赚了,多不合适啊对不对?”

  说着,张二毛讨好的一笑,道:“所以,咱才想着,换个办法把利润给叶大师您分一点,我知道叶大师您视钱财如粪土,所以就从您老丈人那回报您了。”

  叶辰冷笑一声:“可以啊张二毛,坑了我给我岳父的神药,给他几十万,你赚几百万,以为花三十万买他个笔筒就能赎罪了?”

  张二毛吓的浑身一哆嗦:“叶大师您恕罪啊!您要是不满意,我回头把这钱都退给您!不求别的,只为交您这个朋友!”

  张二毛可惹不起叶辰,他知道叶辰现在很厉害,很多牛人都奉他为大师,甚至连香港来的玄学大师据说都是被他给灭了,所以他只想着能讨好叶辰。

  叶辰看了张二毛一眼,淡淡道:“算了吧,我叶辰做事最讲道理,我老丈人自己不知道那药丸的价值,还以为占了你的便宜,吃了亏是他活该。”

  说完,他看着张二毛,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过以后在古董文玩这一块,我可能用得上你,到时候你给我机灵着点,听见了吗?”

  张二毛立刻激动的说:“叶大师您放心,以后我张二毛,那就是您叶大师的一条狗,您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