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入赘女婿叶辰萧初然 > 第1207章 你怎么会这么愚蠢

第1207章 你怎么会这么愚蠢

 热门推荐:
  第1207章你怎么会这么愚蠢

  宝富贵听陈泽楷说,叶辰要来自己的珍宝阁参加拍卖会,登时激动的无以附加。

  他第一时间就让人把最大最好的包厢准备了出来,与此同时,还专门给叶辰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就恭敬的说:“叶大师,在下宝富贵,听闻您周一上午要来参加拍卖会,所以我特地给您留了最好的包厢!”

  叶辰嗯了一声,淡然道:“宝阁主有心了,不过这次千万不要对外透露我的身份,更不要透露我要去参加拍卖会的消息。”

  宝富贵毫不犹豫的说道:“叶大师您尽管放心,我明天会亲自负责安保工作,拍卖会现场,杜绝任何闲杂人等进入,媒体记者更是不允许靠近珍宝阁一百米范围内,您到时候可以直接走内部通道,全程不会暴露身份。”

  叶辰满意的说道:“很好,那明天就辛苦宝阁主了。”

  “哪里!哪里!”宝富贵谄媚的说:“能为叶大师服务,是在下的荣幸!”

  叶辰笑了笑,说道:“宝阁主,那咱们就明天见了。”

  “好的,叶大师,咱们明天见!”

  挂了电话,宝富贵心里还多多少少有些疑惑,心中不免暗忖:“真是搞不太明白,叶大师为什么要来珍宝阁,参加这种司法拍卖。”

  “我这珍宝阁里,常年会举办很多大型拍卖会,其中不乏各类奇珍异宝,但叶大师好像基本上都没来参加过。”

  “而这一次的拍卖会,不过就是一场很普通的司法拍卖,拍卖的东西也不过都是一些被法院查封的资产,其中以二手车和二手房居多,根本就是不入流”

  “这样的拍卖会,不可能吸引任何高端人士参加,可叶大师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还要亲自过来?”

  “这次拍卖会的拍品,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值钱的,是一栋老旧的二手别墅,起拍价六百万,估计市场价也就八百多万的样子,叶大师住在汤臣一品,这样的房产根本不可能看得上啊”

  宝富贵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一想到周一就能与叶辰多接触接触,心里依旧十分激动。

  这段时间,他也没少听说金陵那几个大名鼎鼎的人物,都得到了叶辰的馈赠,据说叶辰赠给他们的丹药,有死而复生的奇效。

  所以,他觉得,如果自己也能有机会多跟叶辰拉进些关系,或许也有机会得到一颗能起死回生的神药。

  周一早上。

  叶辰早早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一个人打车前往珍宝阁。

  这场拍卖会,本身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在金陵本地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也没有多少人关注。

  不过,远在上千公里外的燕京,却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这场拍卖会。

  这些人关注的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苏家的大儿媳妇,苏守道的老婆杜海清。

  所有人都关心的一件事,就是杜海清今天,到底会不会亲临这场拍卖会。

  有人觉得杜海清不会出现,因为他们认为苏家一定会就这件事情向杜海清施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杜海清丢了苏家的颜面。

  可也有人觉得,既然杜海清已经去了金陵、已经去了叶长缨的故居,甚至已经报名要参加这场拍卖会,那以她的性格就一定会去,哪怕是天上下刀子,也一定会去。

  于是,好事之人甚至在燕京开了一个下注的盘口,就杜海清到底会不会出现,开始了下注博弈。

  此时此刻的杜家老宅。

  杜海清也已经准备妥当。

  这场拍卖会,她早已决定必须到场,所以,即便苏家对此意见很大,她也毅然决然的准备出发。

  苏知非、苏知鱼兄妹二人,一大早就守在杜海清的房间门口,待她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兄妹俩立刻看到了穿戴非常正式的妈妈。

  苏知非顿时急了,脱口便道:“妈!您还真准备去参加那场拍卖会吗?”

  杜海清微微点头,说:“早就已经报过名了,又怎么能不去呢?”

  苏知鱼一脸焦急的说:“妈!您不能去啊!我朋友告诉我,现在全燕京的人,都在关注着您呢,他们说,如果您真去了,苏家就彻底颜面无存了”

  杜海清认真的说:“苏家的颜面不是我决定的,是苏家自己决定的,你爷爷、你爸爸的所作所为,才是真正关系到苏家颜面的关键。”

  苏知鱼急切的说:“妈,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苏家之前的那几件事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可如果您现在能放弃参加这场拍卖会的话,苏家还能最后挽回几分颜面”

  杜海清看着苏知鱼,非常认真的说道:“知鱼,妈从来不在乎任何人对我的看法,包括这件事也是一样,所以谁都可以这么认为,但唯独你不可以,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知鱼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随后,她开口追问道:“妈,为什么我不可以?”

  杜海清十分严肃的说道:“他们之所以觉得我应该为苏家挽回最后的颜面,无非就是觉得我是个嫁出去的女人。”

  “他们觉得,作为一个已经嫁出去的女人,无论任何时候,都要以夫家的利益为上。”

  “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了情人,绝不能大吵大闹,相反还要做出一副天下太平的样子给所有人看,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时刻以丈夫的面子为重,在他们眼里,这样的女人,才叫识大体。”

  “但是,在我看来,这样的女人,太可悲了!我凭什么要委屈自己、迎合别人?我凭什么要委屈自己、成全别人?难道就因为我是个女人?”

  说到这,杜海清看着苏知鱼,无比郑重的说道:“知鱼,妈从来不希望你嫁给一个多么有钱、多么有权的夫家,妈只希望你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维护好你自己的尊严,千万千万不要沦为那种要以所谓大局为重的女人,否则的话,你这辈子都不会幸福!”

  苏知鱼在这一瞬间,如遭雷击。

  她看着自己妈妈坚毅的眼神,内心中忽然间翻起了惊涛骇浪。

  她不禁暗想:“为什么我会跟妈妈说出那样的话,难道这样的事情将来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也会这么要求我自己吗?苏知鱼啊苏知鱼,你怎么会这么愚蠢”

  想到这,她不禁握紧拳头,咬牙说道:“妈!既然您一定要去,那我陪您一起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