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逃出世界 > 445F,食壳期

445F,食壳期

 热门推荐:
  http://

  在残页的背面,则是一张有关等级的表格。

  一共三列,分别是东方称呼,西方称呼,和屠龙者的级别称呼。

  为了方便理解,莫兰在最前面则加上了她所熟知的品阶。

  一阶,通用称呼为后天武者。无论西方和东方,都是如此称呼。

  屠龙者的称呼有点意思,为【食壳期】。

  传说龙族出生之后,会吃掉自己的蛋壳以补充营养,而龙壳的营养成分等同于人类的胎盘……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屠龙者的等阶名称,似乎跟龙族杠上了。

  二阶,通用称呼为先天武者,东方称练气期,西方称魔法学徒,屠龙者为【一叶龙鳞】。

  三阶,魔武者,筑基期,初级魔法师,【幻龙肢】。

  四阶,金丹期,中级魔法师,【龙诞】。

  五阶,元婴期,高级魔法师,【百魂龙者】。

  六阶,化神期,大魔法师,【千魂龙者】。

  七阶,合体期,魔导师,【万魂龙者】。

  八阶,渡劫期,大魔导师,【蜕龙者】。

  九阶,大乘期,圣魔导师,【屠龙者】。

  十阶,真仙,神祇,【御龙者】。

  所有品阶大抵又分为三个阶段,初期,中期和后期,如练气前期,或者一叶龙鳞前期。

  而西方对此的称呼比较特别,是为新晋、老手和精英三个级别。

  例如新晋初级魔法师,老手初级魔法师,和精英初级魔法师。

  其中,最为重要的级别,后天武者,又被细分为一到九阶。

  九阶分别对应着练体,练骨,练筋,练血,练肉,练五感,练武,练魂,练心。

  若是在系统下学习,莫兰他们就应该是严格按照这个步骤来的。

  但是莫兰现在已经稀里糊涂的到了一阶中期,若是现在回去练,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不过可惜的是,这上面没有具体的锻炼方法。

  每当这个时候,莫兰都在想,如果她有一个贴身老爷爷就好了,说不定还会给她个药方,让她泡个药浴什么的……

  嗯……

  好像就算给她药方,她也没有地方去弄药。

  值得一提的是,这上面从四阶开始,就没有了通用名称。

  但是在西莱的印象中,第四阶明明是有着自己的名字。

  被称为【龙祭祀】。

  西莱沉默着,开口说道。

  “我最近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他的语气意外的严肃,引得莫兰不得不认真起来。

  “龙。”西莱说道,“我是站在一个圣殿之中,一金一银两头巨龙看着我……”

  “龙?真的龙?”

  西莱默默地点头,“在塔内,龙族一直避免出现自己的身影,但是他们却统治着外面的世界。而我,知道龙祭祀,甚至还有着如此离奇的记忆……”

  “也就是说……”莫兰开口道,“你是从塔外来的吗?”

  “这不是猜想,而是几乎已经确定。”

  “的确,你知道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东西,如果是从塔外来,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莫兰说道,“但事情也变得有点儿麻烦,周围没有什么熟悉的东西,如果你想要恢复记忆,难上加难。”

  西莱微微摇头,似乎在否决着。

  现在是否恢复记忆,已经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无论他以前如何,他先是屠龙者的身份,就足以将一切清零。

  他是要跟外面世界对着战斗的人。

  要是想起来什么,而绊住脚,或许才对他是糟糕的。

  最重要的是……

  他现在身边有莫兰和诺哈,宛若家人般的存在。

  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让他坚持下去。

  “如果是恢复记忆的话,我也许能够帮上忙!”诺哈举手说道。

  “真的吗?说来听听。”莫兰说道。

  西莱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心跟着一颤。

  这不是面对莫兰时候的激动,而是……害怕。

  诺哈似乎是自己终于能够派上用场,而意外的高兴,认真地说道。

  “我当时被倒挂在柱子上,听到了瑟隆尼亚斯的喃喃自语,他说……”

  “等等。”西莱开口道。

  “怎么了?”诺哈歪头问道。

  “没,没什么……你继续说。”西莱说道,然后深呼吸。

  “我记得他当时是这么说的——无影贤者,西莱·狄特莱斯。”

  西莱的称号和全名。

  西莱表示自己对这个称号有一点点熟悉,虽然不知道这个称号的具体含义,但他想应该是跟他的雷光属性有关,攻击速度很快而衍生出的称呼。

  至于这个姓氏,他默念了几遍,隐约中记得这个似乎是一个大家族的姓氏。但是他至今为止没有想起任何关于这个大家族的记忆。

  “会不会是王子殿下什么的?”莫兰笑着说道。

  “不可能。”西莱立马就叫了一盆凉水,“还记得那个家伙称我为狄特莱斯大主教吗?”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喂喂喂……不会吧……”

  莫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铁青。

  “如果是大主教的话,那岂不是禁止婚配?你是处子之身,这件事情也说得通啦?但是……哎,难道属于我的丘比特是早夭了吗?”

  西莱瞧莫兰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只觉得甚是可爱,轻笑一声说道,“如果是关于教意方面,我是有一点印象的,我在意识海里穿的白色圣袍,是名为圣葛威柏教,信仰名为葛威柏的白龙。修士允许结婚,但仅允许一夫一妻,且不允许离婚。”

  莫兰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不准许离婚?听起来有点严格。但是比那些剃秃顶的修士好多了。”

  莫兰印象中,那些修士的确是不允许结婚,所以他们就养情妇,有的养好几个,还有的共用一个,什么奇葩的事情都有。

  不过也许是莫兰在这个世界所住地比较偏远,小教堂里的修士还算清廉,虽然从来不允许她进去祈祷,但也没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不止这一句哦,好像还有一句……什么来着?”

  诺哈紧皱眉头回忆着当时的场景,甚至极力模仿着瑟隆尼亚斯当时的语气。

  “不对,不可能……他们是不能进入这里的……进入这里的,只有我们七个人……”

  此话一出,震惊的不只是他们两人,还有终于反应过来的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