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异闻录 > 第2585章 灭了它

第2585章 灭了它

 热门推荐:
  秋执事的眼光不错,人也很细心。选的冬装不仅没有瑕疵,而且还一件不少。并且做工和用料都很一致,不存在这一件好一点,那一件差一些的问题。中午我就在商行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开始坐等包姐回来。只是一直等到太阳下山,都没看到包姐的身影。

  “四方集!”我觉得是时候去四方集走一趟了。幸亏今天过来了,要不然包姐出事我都不知道。秋执事此时也有些着急了,见我要去四方集,连忙准备去安排马车。

  “不用,马车过去又得一两天。”我拦住了有些慌乱的秋执事。然后迈步出了大门,出门之后脚下一点,哗啦一声地面翻溅起一朵浪花。下一刻我整个人已经腾身而上,浑身被一条水龙包裹着朝西北方而去。空中水龙翻腾,霎时间一阵闷雷滚滚。自从体内的真力变幻之后,以往的竹叶也变成了水龙。并且在声势上也变得浩大了许多。以往用竹叶还能掩藏住身形,现在的话,除非远远就落地。不然人没到,动静已经引人注目了。三百里,三个呼吸之后我就已经到了。下方是一个四山环抱的集镇。整个集镇全都是用石头垒起而成的。只有东西两个门进入四方集。这里别的不多,就是望楼碉堡多。几乎每隔几十米,就会有一个小碉堡立在那里。碉堡也不大,看上去顶多也就容纳三四人的样子。

  我的到来,让四方集顿时紧张了起来。所有的灯,只要能点亮的全都被点亮。原本在家里的人,此时也都提着武器涌了出来。我此次前来压根就没有打算跟他们谈判,而是准备用实力来碾压他们。不等他们将枪口对准我,我已经是一拳朝着下方捶出去。一道粗如人腰的水流,哗哗作响从半空直接冲向了四方集。水流扭动之间,当时将四方集拦腰剖出了一道深达俩仨米,长上百米的壕沟出来。

  这一手挥出,下方的人再也不敢有动作了。他们只是愣愣的站在壕沟两旁,然后开始朝后头退缩着。悍匪嘛,面对生死,也会变得怯懦的。

  “谁是四方集当家的,滚出来说话!”我落在四方集内,朝四周沉声喝道。声音犹如惊涛拍岸,一波接着一波不断荡漾开去。四周的那些人捂住耳朵,长大了嘴巴惨叫起来。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才能减轻声波对他们耳膜的冲击,不至于被震成了聋子。

  “不知道,不知道四方集哪里得罪了大爷?您说出来,我们马上改!马上改!”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年龄大概三十五六的男人畏畏缩缩的从暗处走了出来问我。

  “你是四方集当家的?问你要个人!”我看向他说道。

  “您说,您说,这四方集里不论男女老幼,但凡是您看上的,莫说一个,十个百个都随您高兴。”眼镜对我连连点头哈腰的说道。

  “万包商行的包老板,被你们关在哪里了?”我接着问他。听我问包老板,那眼镜顿时楞住了。他咽了口唾沫,然后朝着四周看了看。

  “敢问大爷跟包老板是什么关系?”提起包老板,这人似乎胆气逐渐壮了起来。刚才的怯懦已经在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眼中闪过的一抹奸诈和狠毒。

  “你在问我问题?”我一笑问他,随后也懒得跟他多废话。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嘭一声闷响将他整个人打飞出去几十米,撞穿了四堵墙,撞垮了一间屋子这才落地没了生息。

  “谁能告诉我,万包商行的包老板,在哪里?喜欢废话的就不要出来多嘴了,省得待会在黄泉路上,跟那杂碎作伴!”我眼含煞气的看向四周问道。

  “我知道!”这回有人回答得很干脆,答了一句我知道,然后将我朝着四方集北边带了去。

  “人就在这里边,大爷您自己进去吧!”带我到了一座石头房子跟前,看看那粗壮的铁栅栏门,还有门上的那把大锁,那人停下的脚步对我说道。我看了他一眼,上前伸手掰断了锁头,然后将栅栏门给推开了。里边有个院子,院子四周都是牢房。牢房没有墙,就那么用铁栅栏一围,将人往里头一扔就算完事。包姐此时正坐在牢房里,抬头朝着大门这边看来。等确定是我来了,她才欣喜的站了起来。跟她同牢房的还有几个人,看样子是包姐带来的枪手。至于其余的,我估计都已经遭了四方集的毒手了。

  “江...北?是不是你?”还没等我开口跟包姐打招呼,就听到侧面牢房里传来了一阵惊呼。听起来声音有些耳熟,但是我一时想不起在那里听过。侧过脸看了看,我对包姐示意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向了那间牢房。牢房里关押的不是别人,正是我找了好几次都没找到的人,阿枝!那个驾车四处卖货的姑娘!

  “我找了你好几次,都没有你的信息,还以为你在卖货的途中遇到如意郎君,跟人家结婚生子去了!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你身边的那两个伙伴呢?”我一伸手将锁头给扭断,将牢门打开后问衣着褴褛,蓬头垢面的阿枝。

  “死了!被四方集的人杀了!”阿枝听我问起她的伙伴,当时咬着牙答道。

  我示意她等我一会儿,转身将包姐的牢门给打开,放他们一行出来了。见我放人,其余牢房里的人也都大声冲我喊叫了起来。

  “大爷,搭把手,搭把手的事儿,求您做做好事把我们也给放了吧!”牢房里顿时人声鼎沸起来。我也不犹豫,上前将那些房门上的锁头先后扭断,然后示意那些人赶紧离开四方集。人们出了牢房,多数都急不可耐的朝着门外跑着。倒是有那么三人来到我的面前,对我深深作了作揖。

  “先生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三人应该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因为就算褴褛,我还是能够看得出他们身上衣裳的款式和标志都是一样的。

  “不用多言,赶紧走吧,待会我会把这里给毁了,今后再也没有四方集!”我不以为意的对那三人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