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护花高手在都市 > 第2250章 问天君已经死了

第2250章 问天君已经死了

 热门推荐:
  如果是夏天,现在已经一拳把这人给揍趴下了。但是伊筱音不是夏天,其实她脾气也不是很好,但是素质很好,气量很大,并不计较这类冒犯。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伊筱音缓声说道:“他们确实全都死了。”

  “果然如此。”陆清峥神情略有些低落,“虽然早有所料,不过确认了之后,还是有些怅然若失啊。”

  伊筱音淡淡地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呵呵,你那个问题其实问出来就很蠢。”陆清峥嗤笑一声,略有些嘲讽地说道:“既然我们能通过传送阵来到地球,那凭什么别人就不行呢?”

  伊筱音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继续问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地球上以前没有出现过你们这样的人?”

  “因为你们这个星球太破了呗。”陆清峥没好气地说道:“要灵气灵气没有,要天材地宝也没有,要洞天福地又很一般,金丹期以上的修仙者根本看不上,金丹期以下来了提升不了。这就是地球被修仙联盟当成废弃之地的原因。”

  伊筱音对陆清峥的话并没有十分相信,持保留意见,毕竟夏天就带着他的女人们一起升到了渡劫期,虽说夏天是个特例,但也证明了凡事无绝对。

  “不妨告诉你,凡是正道仙宗,其实都有开疆拓土、传播教化的野心,不只是地球,茫茫宇宙中,很多星球都被修仙者光顾过。”陆清峥像是被伊筱音勾起了瘾头,忽然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只是大多数星球荒僻破败,无法修行。地球其实还算好的,万年前应该有人下了灵种,只不过进展太缓慢了,仍旧不是修仙者们理想的静修之地。”

  伊筱音轻声说道:“你的意思是,很多修仙者来过地救,但是都没有留下来。”

  “我可没这么说。”陆清峥又矢口否认,摇头晃脑地说道:“其实在这里当个凡人,养养老还是很不错的。谁能保证修仙者中就没有这种想法的异类呢。”

  “明白了。”伊筱音暗自叹气,看来这人身上也掏不出别的有用信息了,于是最后问了一句:“你还教过别的徒弟吗?”

  “老夫说过了,我没有收过任何徒弟。”陆清峥不满地说道:“在缥缈仙门,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弟子,没有收徒的资格。私自收徒,那是要受门规处罚的,我可没有在地球上就此混吃等死的想法。”

  伊筱音详细观察了陆清峥两眼,淡淡地说道:“你的身体里的多个器官都产生了癌变,能活到现在已经算奇迹了,难道还有回到仙云大陆的想法?”

  “当然有。”陆清峥瞪着伊筱音,有些不愤地说道:“不然我培养萧伟干什么,就是让他闹出些动静,让月师姐或者其他几位师兄师姐注意到我,然后带我回去。”

  伊筱音并不打算把月清雅的事情告诉眼前这人,只是缓声说道:“那就祝你早日实现这个愿望。”

  “等等。”陆清峥察觉到伊筱音有要走的意思,立时开口恳求道:“你既然知道这些事,应该跟月师姐关系不浅,能不能替我带句话,让她念在同门多年的份上,救我一回。”

  伊筱音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人:“你可是过来杀她的,你觉得她会来救你?”

  “谁说是来杀她的,只是奉师尊的命令,带她回缥缈仙门的。”陆清峥辩解道:“我因为她落难至此,她就必须负责,否则的话,就算她回了缥缈仙门,也难逃师尊和门规的责罚。”

  伊筱音对这种强盗逻辑甚是无语,不由得说道:“这个问题,你就多虑了,问天君已经死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陆清峥愣了一两秒钟,接着勃然大怒,整个人颤动了起来,似是要冲破脑后的那一枚银针的控制。

  “这是事实。”伊筱音神情平净地解释道:“当年他用分身混进你们十二人之中来到了地球上,想将月清雅强行带回仙云大陆,然后就被击杀了……”

  “原来只是分身被杀了。”陆清峥心下稍定,接着又陷入了怀疑:“不对啊,就算是师尊的分身,那对付月师姐应该也是绰绰有余啊,怎么会被杀呢。”

  这时候,伊筱音淡淡地说道:“后来本尊过来也被杀了。”

  “放你娘的屁!”陆清峥直接口吐芬芳,指着伊筱音道:“你再对师尊不敬,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信不信由你。”伊筱音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她已经获取到了她想知道的信息,只要银针留在这人的后脑,那他也没办法再弄出什么妖蛾子来了,既如此那就没必要跟他浪费时间:“我就告辞了,你好自为之吧。”

  “慢着,你给老夫站住!谁让你走了,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师尊被谁人所杀,月师姐又究竟在何处……”陆清峥怒目圆睁,刚想飞身过去拦住伊筱音,结果脑后一疼,整个人顿时瘫软在地上。

  伊筱音没有回答,径直出了密舱,走回了电梯之中。

  “谈完了?”梅傲雪俏立在电梯中,笑意盈盈地看着伊筱音:“他好像很激动呢,你对他说了什么?”

  伊筱音淡淡地说道:“最好是别问。”

  “那就不问了。”梅傲雪按了几个按钮,把陆清峥再次麻醉了,送回了密闭舱中,沉入了水里。

  回到别墅之后,伊筱音就提出了告辞,安妮小姑娘的病情已经稳定,只要过几个月再来给她复诊就行了,那她完全没理由呆在这里了。

  梅傲雪不禁挽留道:“别急着走吧,拉城还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我还没带你去试试呢。”

  “我对那些不感兴趣。”伊筱音淡淡地拒绝了,“国内也还有病人等着我治疗,我没心思在这里玩乐。”

  梅傲雪对伊筱音的态度不以为然:“你就是太认真了,医生嘛,就是一个职业,打工人而已,何必这么拼呢。”

  “人各有志。”伊筱音神情淡然:“你认不认同我的观念,与我无关,我也不需要别人的认同。”

  梅傲雪也没有再挽留:“好吧,那我就让雷娜送你去机场。”

  伊筱音又跟小安妮道了别,随即坐着那辆加长般林肯,离开了黑色花园。只是她刚离开没多久,便有一辆黑色的汽车悄悄地跟在了后面。

  “小姐,有车跟在了后面,要不要……”跟着出来送行的高大男子忽然冲梅傲雪说道。

  梅傲雪抬了抬手,笑着说道:“不用理会,”

  “万一要是出了意外,那可有损我们公司的信誉。”高大男子迟疑地说道。

  “在拉城,还没有人敢动我的车子。”梅傲雪美眸中忽然亮起一抹杀气,冷声说道:“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没招惹我的胆子。”

  车上,伊筱音也察觉到了后面有人在跟踪,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仍旧在闭目养神。

  下一秒,一团黑漆漆的流动气团缓缓渗进了车内,将伊筱音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很快又悄无声息地消散了,只是伊筱音也跟着不见了。

  雷娜正专心致志的开着车,似乎是毫无察觉。

  很快,就到了机场。

  “伊小姐,机场到了。”雷娜停好车子,轻声冲身后说了一句,结果没等来回应。

  下意识扭头一看,赫然发现后座上早就没人影了。

  “奇怪,人呢?”雷娜满头的问号,四处张望了一会儿,也没看到伊筱音的身影,不禁有些奇怪:“难道她早就下车了,我没留意?”

  正当她想再找找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下,收到一条梅傲雪的短信,只低头看了一眼,她就直接踩下油门,离开了机场。

  走了没几秒钟,雷娜刚好跟之前跟在后面的黑色汽车来了一个交汇。

  雷娜下意识瞥了一眼,结果吓出了一身冷汗,那车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团黑色的气流正在缓缓消散,可是车子仍旧在高速行驶着,不过很快就撞上了护栏,接着“轰”地一声爆炸了。

  与此同时,距离机场数千米的某个赌场,顶楼的总统套房里。

  有五个身高成阶梯状的黑衣男子,正分而一个阵法的五个顶点。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连帽宽袍,脸上也蒙着一层黑布,衣服上满是各种诡异发亮的纹路,嘴里还念念有词,都是些晦涩难懂的音调。

  不多时,一团黑色的气流从窗外漂了进来,落在了阵法的上空。

  等黑色气流散尽,伊筱音赫然出现在了阵法中央。

  伊筱音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房间,一眼就看到了这五个黑袍男子,不过并没有多惊讶,因为他们就是吟唱师而已,真正把她召唤到这里来的,肯定另有其人。

  “别躲了,我看到你了。”伊筱音淡淡地说道:“你费这么大周章,把我召唤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

  “这就说笑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红毛青年缓缓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一边鼓掌一边笑道:“我只是对伊小姐仰慕已久,特意请你过来聊聊而已。”

  “你是谁?”伊筱音淡淡地说道。

  红毛青年笑道:“在下是在拉城的代理人,叫齐科夫,叫你过来,是想聊聊关于长生不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