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大明:殖民全球,打造海上日不落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自作聪明

第一百二十四章 自作聪明

 热门推荐:
  鳌拜拔出了火铳,有些激动也有些茫然还有些害怕,但紧了紧手中的火铳后,只剩下了坚定。他不停的告诫自己:主子如此看得起自己,想培养自己,让自己和冯硕,李鸿基一样单独带领2个小组出来淘金,那自己就得争气!

  刘一峰要建城的目标已经告诉给了当初跟着他的30人,这些人不是女真人就是高丽人,被汉人轻蔑的称呼为建州奴和东夷奴。现在却有了机会翻身做主人,每个人都被刘一峰那高超的演讲说的热血沸腾。

  当然,刘一峰不觉得自己的演讲说的有多好,就是很普通画饼而已。

  “尼格多,豪尔格,金权志,叫所有人集合!”

  上好弹后鳌拜一脚踢开了他的房门,冲了出来,大声喊道3个自己的副手,他们2个女真人1个高丽人。

  3人跑了过来,看着手持火铳满脸严肃的鳌拜,都意识到肯定发生什么事了,没有任何犹豫都拿出了脖子上挂着的口哨,吹响了它。

  一边吹还一边奔向营地的大门,高声让路过的所有人集合,让看管营地大门的人关营门。

  这举动让这个营地都沸腾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按照惯例,都洗漱完后,他们可以活动个一刻钟左右,然后就是集合开饭。

  但现在集合是集合了,却没有冒着热气和香气的食物,反而是大声呵斥让他们排队的面目狰狞之人。

  等众人集合在营地中间的空地后,他们看着满脸杀气手提火铳的鳌拜,和已经关闭了营门同样拔出了火铳的尼格多,豪尔格和金权志,以及剩下5个刘一峰早期班底,如今的管理层,全部手持武器,从各个方向包围了他们,纷纷开始害怕了。

  其中心怀鬼胎的李七和王二狗看着站在鳌拜身后的赵老五,顿时明白应该是自己暴露了。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小声说着掌柜的要灭口之类的事,整个队伍顿时闹了起来。

  “安静!都给我安静!”鳌拜等人大声呵斥到,可惜效果并不是很好。

  在营地里,一直有一种不那么和谐的声音在说刘一峰是私自开采金矿的,海事局知道了肯定是要杀头的,而他们这些民夫最后肯定也要被刘一峰灭口的。

  这个谣言很有市场,而且是谁传出来的已经不可考究了。

  其实不仅是刘一峰这里,早期那些商行开辟的矿区中一样有类似的谣言,基本内容都差不多:商行是私自开矿,海事局发现要杀头,所以知情者最后都会被灭口。

  这些民夫在死亡的恐惧下,加上李七和王二狗的煽动,已经开始有些群情激奋了。鳌拜见局面朝着失控的方向狂奔,果断的抬起了手中的火铳,朝天射击。

  这个大明的普通老百姓,对于火铳的了解程度是远超历史同期其他国家的。

  南军的建立是以戚家军为骨架的,火铳早在戚家军对付倭寇时就让沿海一代的百姓熟悉了,南军在安南都护府,北军的北伐,高丽半岛灭扶桑,这几大战役更是让天下人都知道了火铳的可怕。

  哪怕他们明知道鳌拜射击后,至少需要1分钟才能上弹,依然对那把没有装弹的火铳怕得不得了。

  “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谁再说话,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见局面得到了控制,鳌拜让豪尔格和金权志直接了当的去了赵老五的营房翻箱倒柜去了。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两根没有收获。

  众民夫看着两人空手走出房间时,就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了。和赵老五一样,他们也想到了一个月前那场同样性质的事,当时那6个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等着刘一峰从身后射爆他们脑袋的人,其中之一就在现场,就在他们中间,是另一个小组的组长。

  他满脸震惊的看想了鳌拜,鳌拜明白他的意思,说道:“陈俊,我相信你,你过来帮忙。”

  陈俊立刻走了出来,满脸愤怒的看向赵老五小组剩下的成员,很明显他已经看出来赵老五小组中有人私藏金子了。

  “李七,王二狗,出列!”

  两人有些紧张,但出列的动作看上去并不想被发现了藏金子的人,这让众人都有些怀疑鳌拜是不是搞错了,毕竟在房间内也没有搜到。

  “搜身。”

  什么都没搜出来,鳌拜又搜了赵老五小组其他人的身,还是什么都没搜出来。这下众人看向鳌拜和赵老五的眼神就有些异样了。

  鳌拜无所谓,赵老五气的脸都红了,直接抓住了撒合卡:“你说!你说你看见过李七和王二狗他们藏金子的!”

  撒合卡现在特想哭,他早知道会有现在这情况,打死都不说了。

  “小刘主子,我只是看见他们鬼鬼祟祟的,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李七突然大声骂到:“你一个建州奴在那里胡说八道些什么!敢怀疑汉人,找死嘛!”

  鳌拜和另外几个女真人表情顿时狰狞了,但他们忍住了,哪怕他们猜到了李七在指桑骂槐。

  “小刘大人,我看这件事就是这个建州奴在胡说八道,你惩罚他就是了。”王二狗也语气中带着点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家也饿了,赶紧开饭吧,吃完饭我们还要淘金子呢。”

  撒合卡跪了下来,奴性发作了不停的对着鳌拜磕头,嘴里念叨着“奴才该死,奴才错了,求主子原谅”。

  赵老五和李七,王二狗愤怒的对视着。其他人都面无表情的看着鳌拜,等待他发话。

  鳌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非常后悔自己没有调查清楚就轻易的相信了赵二狗的话。这时候陈俊走了过来,小声的说了一句:“小刘大人,让我们组和他们组交换淘金的位置吧。”

  这话说的鳌拜顿时眼睛一亮,有些明白陈俊的意思了。他按住内心的郁闷宣布解散,准备吃饭,也没有惩罚撒合卡和赵老五,更没有去阻止李七,王二狗和他们身边的几人不算大声也不算小声的冷嘲热讽,只是告诉自己的同伴盯紧了围在李七和王二狗身边的人。

  吃完早饭准备干活的时候,鳌拜再次让所有人集合,然后宣布:“今天你们3组互相换位置。”

  李七和王二狗脸上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虽然很快两人就调整了表情,但还是被鳌拜看到了,他的心情终于好了许多。

  晚上,鳌拜召见了陈俊,陈俊摇了摇头说的确没有找到李七和王二狗可能的藏金地点,但是那片区域绝对不是没有金子的,他们今天就有4盘河沙淘到了金子。按照这个频率,赵老五的小组不可能前面几天一点金子都没淘出来。

  鳌拜又和陈俊商议了一会儿,让陈俊回去了。

  之后3天无事发生,但陈俊小组中有一个人和李七他们越走越近了,鳌拜知道李七和王二狗的把柄终于被自己抓住了。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