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72章 便宜不是这么占的

第72章 便宜不是这么占的

 热门推荐:
  一个是电竞圈最炙手可热的拽王选手,靠着一手出神入化的技术封神的薛池,池神。

  一个是娱乐圈刚有点曝光了的新人姜云幼。

  这热度,直接从电竞圈炸到了娱乐圈。

  #池神姜云幼#

  #姜云幼恋爱#

  #池神电竞拽王#

  连着好几个话题冲上了热搜,在一帮娱乐明星中,毫不逊色。

  可见电竞圈的厉害。

  姜云幼接到孟叙电话的时候,已经到酒店,准备睡觉了。

  “你怎么回事?你不是回云城了吗?怎么会在海城?”

  孟叙心累:“你怎么还和电竞圈的人搞在一起了?这个薛池是不是之前KP俱乐部的?你们之前拍戏认识的?”

  “是。”

  姜云幼也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薛池而上热搜!

  “你是不是忘了,你才刚订婚?”孟叙也不好说重话,“三更半夜的和别的男的吃火锅,你……”

  “就是个弟弟,还没成年。”姜云幼解释。

  “你还知道没成年呢!你知道现在网上怎么说吗?说你老牛吃嫩草,说你包养未成年人,说你私生活混乱,连未成年人都不放过!”

  孟叙噼里啪啦说一堆,不等姜云幼开口,她又道:“这事儿是有人故意在搞你,我看了的,有人在恶意买热搜,很多水军。”

  “我去澄清一下。”姜云幼说。

  “你怎么澄清?”

  “弟弟。”

  姜云幼抚了抚额,说,“他是我弟弟,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我是不是还能说,我是你没有血缘关系的爸爸?”孟叙没好气的说。

  姜云幼:“……孟哥,便宜不是这么占的。”

  “咳,口误。”

  “吃个宵夜,又没做什么,朋友一起吃个饭都不行吗?”姜云幼说,“别惯着他们了。”

  挂了电话后,姜云幼还没来得及去微博上看一眼,手机就响了。

  “姜云幼!”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尖锐,还带着怒火:“你去见那个小贱种了?”

  “你谁啊?”

  姜云幼凉凉的开口。

  “我是谁?你别给我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

  电话那头,许淑艳刻薄而又愤怒:“你不就是想和那个小贱种一起霸占姜家的财产吗?小贱人和小贱种,你们还真是绝配!”

  “顾斯柏还不知道吧?”

  许淑艳又道:“你说你一个订了婚的人,和男人三更半夜勾勾搭搭,顾家知道会怎么样?顾老爷子这么要面子的一个人,孙媳妇儿趁着孙子不在家,与别的男人私会,你说他会让你好过吗?”

  尖锐的声音让姜云幼把手机拿得远了些。

  她嗤了声:“热搜你买的?”

  “什么热搜?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跟那个小贱种搅在一起,别怪我不客气!”

  “你这么怕啊?”

  姜云幼听着她恼羞成怒的声音,轻飘飘的开口:“姜高朗知道你四处找他们麻烦吗?你说我要是把这些告诉他,他是要儿子呢,还是要你呢?”

  “姜云幼——!!!”

  许淑艳几乎是吼出来的,她阴恻恻的道:“我已经让你离开了姜家,你别不知好歹!”

  姜云幼有些同情她。

  如果她知道,她亲生的女儿早已经去世了,她身边的女儿只是一个冒牌货,不知道会不会疯。

  “我要是你,这个时候就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而是想办法把钱财弄到手。”

  姜云幼垂着眼,慢悠悠道:“你怕的无非就是姜高朗把他认回去后,跟你和姜林玥抢夺家产。你就没想过,万一人家压根就不想回去呢?”

  “你什么意思?!”许淑艳不相信她的话!

  “我的意思是,只要钱都在你手里,让姜高朗求你,其他人都不重要。”

  “你让我把姜高朗的钱都转走?”

  许淑艳忽然冷笑一声,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然后呢,你是不是还要劝我跟姜高朗离婚,我一走,他就去娶那个贱人?认回儿子,一家三口幸福的过日子?姜云幼,你到底是谁的说客?”

  姜云幼好笑:“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

  “我不管你是谁的说客,你最好离那个小贱种远一点!”

  许淑艳说完这句话就想挂电话。

  姜云幼叫住了她:“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你要说什么?”

  许淑艳是警惕的。

  姜云幼走到化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到闵露那张脸,她垂下眼,随意的拨弄着桌上的东西。

  “说起来,你们只做了林玥和姜高朗的亲子鉴定,是不是没做过她和你的?我就是觉得,她和你长得不太像。”

  “你胡说八道!”许淑艳立马反驳。

  姜云幼莞尔一笑:“我也只是提出一下我的想法,你觉得胡说八道就胡说八道吧。”

  她是故意的。

  她现在也不确定薛池说的就是真的。

  文件是薛池给她看的,这个叫闵露的人也有可能是他杜撰的。

  她总得验证一下。

  姜云幼也算是歪打正着。

  她原本是想着,姜高朗刚爆出了一个私生子,这个时候提醒一下许淑艳,也只是为了在她心里扎根刺。

  但林玥如今跟姜高朗站到了一条线上,甚至让许淑艳忍受。

  姜高朗也说过,不管他外面有多少孩子,他的夫人只有许淑艳一个。

  所以姜云幼这话,更像是催化剂。

  许淑艳挂了电话后,整个人都在发抖,她的脑海里腾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林玥……

  姜林玥会不会是姜高朗的一个私生女?

  有没有可能是借着她丢失的那个孩子的身份住进姜家!

  如果是这样……

  许淑艳仿佛一瞬间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她心跳得飞快,竟有些不受控。

  不。

  不可能!

  她觉也不睡了,慌乱的朝着林玥的房间跑去,打开房间翻找。

  终于,在枕头下面找到了一根头发!

  她要去鉴定一下!

  ...

  挂了手机,姜云幼觉得许淑艳是真可怜。

  比她可怜多了。

  她打开微博,想着该怎么澄清的时候,发现薛池已经先她一步发博了。

  [KP-薛池:没恋爱,家里人。]

  姜云幼:“……”

  她同意了吗他就家里人!

  这个臭小子!

  她想了想,没转发,也不真的是家里人,真要揪出来,反倒惹麻烦。

  ...

  同一时间,云盛蓝湾里,宴涔双手撑在栏杆上,看着外面的冷清灯火,墨眸深深。

  余缙幸灾乐祸:“天仙夜会帅哥,我看了下,这帅哥跟你还挺像。”

  宴涔转过头冷眼瞧他。

  余缙又给他扎上一刀:“你说,有没有可能她就喜欢这种酷酷的?”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