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67章 刺激吗?

第67章 刺激吗?

 热门推荐:
  因着顾斯柏双腿的关系,订婚宴一切从简。

  所以今晚的宴厅里并没有太多的宾客。

  饶是如此,姜云幼一身雪白鱼尾裙,推着顾斯柏出现在了宴厅里面,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有替顾斯柏遗憾的。

  也有瞧不起姜云幼的。

  毕竟姜家的地位,在整个云城实在是入不了眼,更何况她还不是姜家亲生的。

  若非顾斯柏车祸,双腿残疾,顾四夫人的位置怎么可能轮到她!

  姜云幼置若罔闻。

  顾斯柏在人前变现的没有以前的风轻云淡,整个人带着郁色。

  老爷子露了一次面。

  宣布了两人的订婚后,顾斯柏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让姜云幼推着他进去了。

  刚才在徐嘉怡话里消失的顾沛这会儿也出现在了宴厅。

  以兄长之名,替顾斯柏招呼宾客。

  “幼幼什么时候的飞机?”

  离开宴厅后,顾斯柏轻声问。

  “晚上十一点。”

  “那也没多久了。”顾斯柏说,“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安排车送你去机场,我先去见见爷爷。”

  姜云幼点点头。

  她本来是想推顾斯柏过去的,但顾斯柏的助理过来了,接过了推他的任务。

  走廊里安静了下来。

  姜云幼踩着高跟鞋,慢悠悠的走在楼道里,朝着休息室走去。

  “谢谢可不是嘴上说说的。”

  骤然响起的声音把姜云幼吓了一跳。

  还没等她反应出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的,她就被人拽住了手腕,拉进了边上的休息室里。

  门关上的瞬间,她也看清了面前的人。

  悬起的心骤然落了下来。

  她惊魂未定:“你吓死我了!”

  宴涔笑。

  他的手臂撑在她的耳侧,睫毛微垂,看着她:“哪儿吓到了?”

  像是从沙砾里滚过的声音,带着点轻微的哑,却偏偏尾音又微微扬起,撩人的紧。

  心口还在起伏。

  姜云幼觉得这个姿势太过暧昧,她想躲开,才刚动,细腰就被一只灼热的手从后面扣住。

  隔着礼服,他掌心的温度依旧如火。

  “别动。”

  宴涔看着姜云幼身上的白色鱼尾裙,看着她与裙身几乎融为一体的雪白,肩颈纤薄,锁骨精巧。

  甚至从他的视线,还能看到她抹胸那朦胧的起伏。

  他喉间动了动。

  “好看。”

  他声音哑了些。

  撑在墙上的手臂轻轻的在她耳朵上的钻石耳坠上碰了下,眼底是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欲色。

  绯红几乎是瞬间爬上了她的耳朵。

  一点点的蔓延。

  她没忘记他说过,这礼裙是她挑选的。

  尤为合身。

  “你怎么查到姜高朗出轨的?”姜云幼将头往边上错开了些,问。

  他的呼吸撩在她耳廓那,很痒。

  “不重要。”

  宴涔低语。

  姜云幼不解的看向他,就见他弯了下唇。

  “姜高朗出不出轨,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来不来。”

  宴涔灼灼的望着她,微微弯腰,凑到她跟前,与她平视:“怎么感谢我?”

  姜云幼呼吸一滞:“...谢谢。”

  “就这?”

  宴涔轻啧一声,呼吸与她几乎碰在一起,“你有没有点良心?”

  姜云幼心里是暖洋洋的一片。

  她说:“没有。”

  宴涔眉梢一挑。

  姜云幼说:“我没有良心。”

  “知道了。”

  这三个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带着妥协和无奈,他伸手捏了下她的脸。

  “没良心我也要。”

  说完这句话,他低头去找她的唇。

  被她抬起的手挡住。

  宴涔墨眸对上她的视线,里面是隐忍和询问。

  姜云幼脸颊泛红,耳朵连带着脖子,都染上了一片粉色,在纯白的礼服映衬下,娇艳得像朵花。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她的眼尾撩起了雾。

  宴涔抓住她挡着的那只手,轻轻的捏了下,状若不懂:“知道什么?”

  “你——”

  刚说出一个字,剩下的就全被他堵了回去。

  他勾着她的腰贴近自己,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颈,一下一下的轻啄。

  就是不让她说话。

  她一张嘴,他就吻她。

  断断续续的好几次,直到姜云幼不再开口。

  宴涔在她唇上轻咬了下。

  “嘶——”

  姜云幼倒吸一口气。

  “装。”宴涔抵着她的鼻尖,呼吸压抑,“我都没用力。”

  姜云幼脸爆红。

  更多的,是一种从心底涌起的羞耻。

  今晚是她和顾斯柏的订婚宴,即便不是真的订婚,只是一出戏。

  但在这个时候,在宴厅后面的休息室,与未婚夫的弟弟厮混……

  姜云幼闭了下眼,声音有些不稳:“你别闹。”

  “好。”

  宴涔答应的爽快。

  在姜云幼惊讶的视线里,他贴着她的唇,哑着声音说:“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

  姜云幼不动。

  宴涔退开了点,让两人间有了点点空隙,他揉捏着她的耳垂,说:“我就要这点感谢。”

  这还叫就这点?

  姜云幼瞪了他一眼。

  可她不知道,她这会儿杏眼噙着雾,脸颊绯红的样子,更像是娇嗔。

  宴涔揉捏她耳垂的手不由自主的用了点力。

  姜云幼躲。

  磨蹭间感觉到了点变化。

  她怔愣了一瞬后,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一抬眼,就对上了他那双克制而又被欲色填满的眼眸。

  “惊讶什么。”

  宴涔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含笑威胁:“别让我加筹码。”

  姜云幼此时,说是霞飞满天也不为过。

  那哑而明显动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缠绕,让那软意从耳尖一直蔓延至全身。

  姜云幼真的怕。

  身后是门,门外就是走廊,随时都会有人经过,要是被人发现……

  她咽了咽口水,视线落在他的唇上。

  她亲了下。

  但还没来得及退回来,他的手已经阻拦了她后退的路,深深的吻住了她。

  不再是刚刚那克制的轻碰撕磨。

  姜云幼已经快要喘不过气了,下意识的抓住他腰间的衣摆。

  ...

  门外有脚步声经过。

  姜云幼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她下意识的就去推他,却被他抓住手。

  “别动。”

  他用沙哑的气音贴着她的耳廓:“没人会进来。”

  终于能大口的喘气。

  姜云幼感觉自己要窒息了,这屋子里的灯光都开始变得晃荡起来。

  宴涔却笑了声。

  他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下,问:“刺激吗?”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