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64章 你骗我!

第64章 你骗我!

 热门推荐:
  顾斯柏安排了住所她知道,但因为没打算去,也没怎么过问。

  所以姜云幼这会儿不确定宴涔知不知道这地方在哪,还是说,他早知道她搬家了,故意在这等着。

  不管是哪样,姜云幼今天都不能上这个车。

  “四哥没跟你说吗?我今晚不回去,约了乔菱一起。”

  姜云幼镇定心神。

  “怎么去?”宴涔问。

  “我打车过去就行了,跟你们不顺路。”姜云幼说。

  宴涔骤然掀眸,笑了声:“我特意来接你,你去哪我都顺路。”

  “……”

  姜云幼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上了车。

  她不知道四哥是个什么意思,一直让他往她面前凑,是觉得内疚吗?

  她心里泛着潮。

  那种湿漉漉的沉闷让她有些理不清思绪,更有些烦于此时的处境。

  尤其身边还坐了个人。

  姜云幼报了乔菱家的地址,想暗地里跟乔菱说一声,但宴涔就坐在边上,她也不方便拿手机。

  距离也不远。

  只扫上一眼就能瞧见。

  好在宴涔也没问。

  云城的夜晚跟资阳不太一样,闹市区依旧人声鼎沸,但从机场去往市区的路却寂静的很。

  宴涔没说话。

  姜云幼起初还有些绷着,但到后面犯起了困,那绷紧的脊背也软了下来,眼皮也耷拉了下去。

  她轻轻的晃了下。

  在即将磕上车窗的时候,被人用掌心挡了下,燥热的温度反倒让她觉着舒服。

  还轻蹭了两下。

  宴涔眼底有浮光掠过,喉结滚了滚,垂着眼无声的弯了下唇角。

  任她舒服。

  车开的稳,慢慢悠悠的,像船一样,飘飘荡荡,姜云幼睡的沉了下来。

  直到车开进了云盛蓝湾。

  姜云幼还没醒。

  司机很轻的下了车,宴涔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一动不动,手臂都麻了。

  姜云幼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昏沉间睁眼时骤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下子坐直身子,狠狠的撞在了宴涔的头上。

  宴涔因支着手臂,只能挨着她阖目休息。

  这一撞,他轻吸了口气,睁眼。

  “痛死了。”

  他喊了声。

  姜云幼也痛,她捂着头,见宴涔靠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神色隐忍的样子,顿时有些慌:“你怎么了?”

  宴涔偏头瞧她:“痛。”

  其实不是痛,是麻。

  刚刚被她枕着的手麻了很久了,这会儿正钻心的痛,像是千万根针齐齐扎在他的手臂,比刮骨疗伤还要痛。

  他也不敢动。

  “我也不是铁头,你不会脑震荡吧?”

  姜云幼这会儿刚睡醒,脑袋还有点不清醒,连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几分憨态可掬。

  宴涔被她逗笑了。

  这一笑,手臂那刺骨的感觉又来了。

  他喘了口气。

  车里昏暗,姜云幼循着他的脸下移,落在他僵直的手臂上,突然反应了过来。

  又愧欠又复杂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

  她准备下车。

  但在推开车门前,突然发现眼前的景色并不是乔菱家楼下。

  这熟悉的花草灯座,分明是云盛蓝湾。

  他把她直接带到了他这里!

  “我没说还要来这里!”

  姜云幼扭过头看向他。

  “乔菱不在家。”宴涔手臂缓和了些,轻轻的活动了下,“想着你搬家了,那就只能送你过来了。”

  姜云幼一愣。

  他说的是送她来这里,而不是带她来他这里。

  什么意思。

  顾斯柏安排的房子,在这里?

  跟他一栋楼?

  宴涔半眯着眼:“你不知道?”

  姜云幼确实不知道。

  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宴涔就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你搬去哪了?”

  姜云幼彻底不动了。

  显然,他什么都知道,只不过一直任由她胡诌,非得再最后再给她来一下。

  她抿唇,也不看他。

  “你气什么?”

  宴涔手臂终于活动自如了,但他依旧冷懒的靠在那:“你骗我,你还气上了?”

  姜云幼扭头瞪他。

  宴涔笑:“你真不知道?”

  姜云幼知道他在问什么,无非就是确认她不知道顾斯柏给她安排的住处究竟在哪。

  “你到底要干什么?”她泄了气。

  “手好麻。”宴涔说。

  姜云幼看了眼:“这么久,早好了。”

  “还没,刺痛刺痛的。”宴涔说,“给我揉一下我就告诉你。”

  姜云幼反而往后退了点。

  “四哥为什么会这么纵着你?”她凝眸看着昏暗里的人。

  这优越的轮廓隐于暗处,在明暗相间里,越发的撩拨人。

  大概是知道他这个样子有多欲,他还伸手在领口那扯了下,将衬衫的扣子解了两颗,露出那撩人的锁骨。

  姜云幼挪开视线。

  “他欠我的,纵着我不是应该的?”宴涔说的含糊。

  他是顾家私生子。

  说顾斯柏欠他的,这话要是换作其他人,大概会追问上一句。

  但姜云幼没问。

  顾斯柏说过,他早早就知道宴涔的存在,四哥心善,可能一直后悔没有早点接宴涔回顾家。

  “知道在几楼吗?”宴涔撩眼看着她。

  姜云幼一股气又憋到了嗓子眼。

  “你送我回去。”她说。

  “回哪?”

  她咬着牙说了个地址。

  宴涔心满意足。

  从后座换到了副驾驶,姜云幼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宴涔可能是在诓她的。

  四哥再怎么纵着他,不可能真把名义上的婚房放在这。

  那么多人盯着呢。

  还跟宴涔放在同一栋楼!

  “你骗我!”

  姜云幼转过头觑他,有些懊恼。

  宴涔也不看她,目视前方专心的开着车,随口问了句:“骗你什么了?”

  她张了张嘴,却又说不出口。

  两人一路再无言语。

  直到车开到了姜云幼新住处的楼下,车挺稳,姜云幼没打算邀请他上楼。

  宴涔也没这个打算。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他停好车,姿态懒漫的靠在那,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浸染着星光瞧着她。

  “不用。”姜云幼说。

  “毕竟要成为我四嫂了。”宴涔这个时候说这话,真的是让姜云幼变了脸色。

  她再次瞪向宴涔。

  宴涔欺近她,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在她错愕又惊慌的眼神中,他低头,靠近她的唇,却又没真的落下去。

  “订婚礼服是我挑的。”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