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33章 你真是他命中的克星!

第33章 你真是他命中的克星!

 热门推荐:
  “不然呢?”

  余缙摊手。

  姜云幼其实和他也就没见过几次,更别谈说话了,加起来也就那么几句。

  余缙倒是一脸淡定:“你看,你去说,不也没用?”

  姜云幼倏的看向他。

  余缙微笑:“你来这里不是来见他的?”

  姜云幼错开视线。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当初是为什么分手。”余缙脸上的笑容敛去,一双眼眸泛着点寒意,“但有件事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

  他的态度变幻的太快。

  姜云幼一时间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

  “知道他两年前为什么取消了最后一场演唱会吗?”

  余缙扯了下领带,垂眼看着车里的姜云幼:“因为,在你跟他分手后,他受了刺激,有很长一段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姜云幼骤然睁大眼睛。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余缙。

  余缙眼神很冷,他对上姜云幼的视线,一字一句,像是刀子般的往姜云幼的心上扎。

  “知道什么是失声吗?”

  “他不能说话,更别说唱歌了,所以巡演的最后一站,你让他怎么上呢?”

  “当然就只能取消了。”

  “当年那些人骂他骂得多凶啊,那些人恨不得挖他祖坟。”

  “哦,你肯定也不知道,取消那一场演唱会,他赔了多少钱。”

  “你也不知道,他做康复训练用了多长时间。”

  余缙垂着眼,凉飕飕的看着坐在车里的姜云幼。

  看着她那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看着她仿佛受了刺激的样子。

  他觉得还不够。

  这比当年的宴涔可差远了。

  “是不是觉得他现在的声音跟以前不一样了?”

  “因为失声的那段时间,他整个人受了极大的刺激,每天每天的抽烟。”

  “这次回国,他没打算复出的,只是回来处理点事情。”

  “谁能想,那么巧,一下飞机居然就碰见了你。”

  “还为你接什么垃圾网剧OST,简直是可笑。”

  “姜小姐。”

  余缙冷眼看着她,“你真是他命中的克星!”

  ...

  余缙走了。

  姜云幼却如临冰窖。

  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发抖。

  怎么会呢。

  怎么会这样呢。

  她没想的。

  她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

  姜云幼浑浑噩噩的,脑袋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车子是怎么开出小区的。

  直到车子突然遭到一股猛烈的撞击,她的头狠狠的磕在方向盘上。

  再醒来,已经是在医院了。

  “幼幼姐!”

  小夕守在床边,见她醒来,立马朝门外喊道:“孟哥,醒了醒了,幼幼姐醒了。”

  有人鱼贯而入。

  姜云幼头很疼,脑子里却不受控制的,一声一声的回响着余缙的话。

  “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医生问。

  姜云幼动了动唇,声音干哑:“头有点疼。”

  “车祸撞击到了头部,头疼是正常的,一会儿再做个检查,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姜云幼摇头。

  医生走后,病房里只剩下小夕和孟叙。

  “是我撞车了吗?”姜云幼看向孟叙:“有没有撞到人?”

  孟叙:“?你被撞傻了?”

  “不是你啊幼幼姐,是有人酒驾闯红灯,撞到你了,还好没什么大碍。”小夕连忙道。

  是这样吗?

  姜云幼完全不记得,她问小夕:“我躺了多久了?”

  “有好几个小时了,天快亮了,幼幼姐,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去给你买。”

  “她除了能吃粥还能吃什么?”孟叙让她出去买了。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孟哥,车祸的事没传到网上吧?”姜云幼问。

  “压下来了。”

  姜云幼松了口气:“那就好。”

  孟叙看了她一会儿,拖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余缙给我打了个电话。”

  姜云幼一顿。

  本就苍白的脸,此时更是毫无血色。

  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干涩的唇:“他有事吗?”

  “车祸的事是他压下来的。”孟叙看着她,“有人上传了车祸的照片到网上,他看到了,认出是你的车,主动把这件事压下来了。”

  姜云幼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点点头,她说:“我知道了。”

  孟叙的脸色却越来越严肃:“你和他见面了?是想签到他名下,还是……”

  “不是。”姜云幼连忙解释,“只是碰巧见到,说了几句话,他大概是以为我出车祸是因为他的刺激。”

  孟叙点头:“那跟我猜的差不多。”

  姜云幼:“?”

  “因为宴涔接《长忆》OST的事情,余缙对你的态度肯定不友好。”

  孟叙往后一靠,“别被他那一脸绅士的外表骗了,他心深着呢,主动提出压热搜,要么就是不想你车祸的事跟他们扯上关系,要么……”

  他顿了下,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姜云幼:“他不想让宴涔知道。”

  姜云幼迎着他的视线:“那就不要让人知道。”

  孟叙在思考。

  “孟哥,我能出院吗?”姜云幼问。

  孟叙睨了她一眼:“观察两天再说。”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见个人。”

  “宴涔?”

  “不是!”

  姜云幼摇头,她要去见顾斯柏,而且不想让顾斯柏知道她出了车祸。

  “我陪你去吧,但只能出去两个小时,回来继续给我躺着观察。”孟叙说。

  姜云幼连忙点头。

  她给顾斯柏打了个电话,两人约好在顾斯柏家见面。

  孟叙开车送姜云幼过去。

  姜云幼头疼的想吐。

  “你也是有病。”孟叙一本正经的吐槽,“车祸了还不安分。”

  姜云幼勉强笑了下,说:“生命在于折腾。”

  但她没办法。

  顾斯柏住的地方是别墅区,孟叙直到把姜云幼送到了,才知道她要见的人,居然是顾斯柏。

  孟叙惊讶。

  “孟先生先喝杯茶,我和幼幼说几句话,招待不周还请谅解。”

  顾斯柏坐在轮椅上温温和和。

  “顾先生客气了。”孟叙说。

  点点头,顾斯柏对姜云幼道:“推我去书房吧。”

  自从顾斯柏车祸后,书房就移到了一楼。

  “头怎么回事?”

  进了书房后,顾斯柏脸上的笑就淡了两分。

  姜云幼忍着头疼,轻笑了声,“没事,我走路的时候摔了跤,磕到头了。”

  “四哥。”

  她敛了笑,一脸认真的看着顾斯柏:“我有件事想求你。”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