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16章 你是不是有点蠢?

第16章 你是不是有点蠢?

 热门推荐:
  “站边上!”

  姜云幼低喊了一声后,避开男人伸过来的手,借着巧劲猛的一拽。

  手骤的砍在男人的关节那。

  她用力一扭。

  “咔——”的一声,男人被酒精麻醉的神经反应慢了半拍。

  一秒后,才“嗷”的痛苦的喊了一声。

  随后就是杀猪般的叫声。

  另一个男人见状,怒了!

  他上前就是一脚,用力的朝着姜云幼踹了过来。

  姜云幼将一边的桌子踢开。

  盘盏掀翻了一地,木桌迎上男人的脚,不堪重负的直接破了个洞。

  “报警!”

  乔菱朝小夕喊了一声后,扛起椅子就朝男人砸了过去。

  老板没想到居然打起来了。

  他也不敢去拽那两个男的,但又不忍看着两个小姑娘被打,立马大声喊道:“救命啊——”

  姜云幼掰折了男人的手臂。

  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的看了眼老板,一时间竟有些无语。

  但此时太晚了。

  根本没几个人,闻声过来的人,看到那两个凶神恶煞喝醉酒的男人时,也不太敢上前。

  事实证明,喝了酒的男人,力气依然很大。

  即便是被姜云幼掰折了手臂,那人却伸手拽住了姜云幼的长发。

  姜云幼被他扯的人不由的往边上摔去。

  “幼幼!”

  乔菱眼睛一红,扛着椅子就朝男人砸去,嘴里还不停的骂着:“去你妈的!松手!”

  那两男的喝了酒,越打越凶。

  老板脸都白了,连忙伸手去扯架,刚一过去就被推攘开。

  小夕完全吓傻了。

  她想上前帮忙,颤颤巍巍的从边上抓了个啤酒瓶,她想砸那个男的。

  却被那男的发现,一巴掌直接将她呼到了地上。

  姜云幼头皮感觉都要被扯掉了。

  她钳住男人的手臂,正准备朝他下面踢上一脚的时候,头皮骤然一松。

  她只觉得眼前光影一晃,刚刚还拽着她头发的男人突然闷哼一声,被一脚踹飞。

  同一时间,警笛声由远及近。

  姜云幼头皮发麻。

  但一抬头,就见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正抄起一个啤酒瓶朝那醉酒的男人头上砸去!

  “别砸!”

  她控制不住的大喊一声,整个人都在发抖。

  “警察来了,你别砸!”

  姜云幼几乎是本能反应的冲过去抱住鸭舌帽男人的腰,恐惧的道:“你别动手!”

  鸭舌帽男人身体一僵。

  用了狠劲的手停在半空,没有再下一步。

  警车已经停下来了,姜云幼推了他一把,急急的道:“你赶紧走!”

  鸭舌帽男人一脚踩在凶狠男人的肚子上,声音冷沉:“走不了了。”

  ...

  凌晨三点的警察局。

  乔菱看着跟她们坐在一起的冷戾男人,整个人还有些恍惚。

  她偶像。

  跟她一起。

  打架?

  她是在做梦吧?

  还是她喝假酒了?

  不,不对,她今晚没喝酒!

  那一定是做梦!

  对!

  做梦!

  没人说话。

  姜云幼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宴涔更甚。

  黑色鸭舌帽下的那张脸又冷又臭,浑身都透着一股别惹我的杀气。

  “现在是凌晨三点!!!”

  一个近乎咆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贯西装笔挺的余缙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穿着睡袍就出来了。

  没了金丝眼镜的脸少了几丝斯文气,却增加了几分暴躁。

  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大厅里的宴涔,冲上去就道:“凌晨三点!我特么的睡得正香,你让我来派出所接你!你是不是想要我死啊你!”

  宴涔抬眸。

  鸭舌帽下那双漆黑的眼眸里染着几分戾气。

  余缙所有的脾气都熄了火。

  刚想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小天仙。

  得。

  余缙忍不住的捏了捏鼻梁,自顾自的吐槽:“就知道沾上她没好事!”

  他声音真不大。

  但人就在宴涔面前,他想不听到都难。

  宴涔朝他腿弯就是一脚。

  余缙翻了个白眼:“等着!我去办手续!”

  余缙刚进去,孟叙就来了。

  一起的还有乔菱的经纪人,看起来像是在门口碰见的。

  脸色一个比一个差。

  尤其是看到一行还有一个宴涔后,都忍不住的扶额。

  为什么这位爹也在!

  经纪人各去办理各的手续了。

  乔菱实在是憋不住了,轻轻的扯了下姜云幼的衣服,用气音问:“……宴神为什么会来?”

  姜云幼:“……”

  她怎么也想不到,重逢后的第一次对话,居然是在刚才那种混乱而又狼狈的时刻。

  闭了闭眼,她绝望道:“可能是因为你那条朋友圈吧。”

  乔菱似懂非懂。

  而后一脸了然的道:“宴神是不是看了我的推荐,所以也准备来吃吃看?”

  “是吧。”

  姜云幼无力的应了声。

  乔菱信以为真,小步的走到宴涔的身边,小声的喊了声:“宴神。”

  宴涔掀了掀眼皮,侧过脸看向她。

  帅的没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带着几分厌弃,但也没开口。

  乔菱记挂着他刚刚帮忙的事情,小声道:“那家的烧烤是真的很好吃,不过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去那里吃好了,你可以叫助理给你买的,要是不嫌弃的话,下次录节目我可以给你带过去。”

  也不知道这话是触到了宴涔哪根神经,他唇角轻扯了下。

  微凉的声音裹挟着丝丝的哑:“不用。下期是翁洮老师。”

  乔菱一愣。

  她都忘了,她偶像是给翁洮老师代录的了。

  翁洮老师回来了,她偶像自然不会再去。

  “那……”

  乔菱想了想,小声道:“那要不,我明天打包一些给你送过去?”

  宴涔没说话。

  乔菱知道这是无声的拒绝,只能悻悻道:“那偶像你让助理去买吧。”

  “还有,今天,谢谢了。”

  乔菱说完就退回去了。

  宴涔唇角扯了扯,掀眸,姜云幼自始至终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像个雕塑!

  宴涔心里突然腾起了一股子的气,但看着她凌乱的头发,那股气又原路返回了。

  “姜云幼。”

  他突然喊了一声。

  安静的大厅因为他这一声喊,引得乔菱和小夕都看了过来。

  宴涔抬手压了压头顶的鸭舌帽,冷冷的对上姜云幼转过来的视线。

  他说:“你是不是有点蠢?!”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