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14章 竟然是宴涔。

第14章 竟然是宴涔。

 热门推荐:
  “我说一千八百万就是一千八百万!”

  许淑艳拔高音调,带着几分厌恶:“我只给你一个月时间,月底之前我要是没有收到钱,你就乖乖的回来嫁人!陈老板昨天还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嫁过去,还不上钱,那就用人代替!否则,我有的是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嘟”的一声,电话被挂断。

  姜云幼隐在黑暗里,像是雕塑般的,久久没有反应。

  直到小夕寻了过来。

  “幼幼姐,你电话打完了吗?”小夕小声道,“副导演在催了。”

  姜云幼动了动。

  “……来了。”

  她声音微微的有些哑,将手机递给小夕后,转身朝着片场走去。

  小夕拿着手机,觉得幼幼姐的声音有点不太对劲。

  抬头,昏暗中,她隐约感觉幼幼姐的眼睛是红的,还有点点的光闪过。

  这是……哭了吗?

  ...

  姜云幼今晚有场哭戏。

  导演之前还担心她会不会哭不出来,或者是哭出来的效果上镜并不好看。

  但她这一镜演的格外的真。

  镜头里,她眼眶微微的泛红,循序渐进的,水汽氤氲而上,那模样,我见犹怜。

  片场很安静。

  镜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跪坐在蒲团上,什么也没做,就将人代入到了那种隐忍而克制的情绪中。

  她不能哭。

  颤颤的,她轻吸了口气,眼眶却越发的红了。

  惹人怜爱的杏子眼里,终究是盛不了那么多的水雾,一滴泪从她的眼底滑落……

  全场松了一口气。

  导演正准备喊“咔”的时候,跪坐在蒲团上的女人突然抬手捂住脸,放声大哭。

  导演一怔。

  他立马抬手阻止其他人过去。

  刚刚还坚忍的女人此时正掩面痛哭,仿佛一瞬间卸去了所有的伪装和面具,情绪无法克制的迸发而出。

  这哭声太揪心了。

  小夕就站在边上不远的地方,身上已经忍不住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连导演也紧紧的拧着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整个片场安静的不像话。

  只有哭声。

  从开始的放声恸哭渐渐变成细细的啜泣。

  ...

  哭声终于止住。

  姜云幼平复了一下心情,抹了下眼泪,看向导演:“可以了吗,导演?”

  “这段很好!”

  导演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她的眼神也相当的和善:“你先休息一下补补妆。”

  姜云幼点头,小夕立马拿了纸巾过来给她擦脸。

  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还没有褪去。

  “幼幼姐,你还好吧?”

  小夕觉得她这场哭戏里多少带着点自身的崩溃情绪,从坚忍到后面忍不住的爆发。

  简直是让人头皮发麻。

  姜云幼哭了一场,心里的那股憋闷和难受已经散去,她摇摇头:“我没事,有水吗?我喝口水。”

  “有有有,在这里。”

  小夕立马将保温杯递给她。

  化妆师等她心情平复后,过来给她补妆,也忍不住的说:“你刚刚那一哭真的把我吓一跳,但说真的,我看着你我都想哭。”

  姜云幼都被她逗笑了:“不至于。”

  “不过,你是不是明天就要杀青了?”

  化妆师给她补了个口红,说:“你这个脸,简直是化妆师的福音,我师兄托我问你,有没有兴趣试一下他的彩妆。”

  “你师兄?”

  “对,我师兄是宁瓯,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专门给明星做造型的。”

  化妆师小声说:“他昨晚看了你的照片,想免费给你做一组彩妆造型,不收你钱。”

  姜云幼觉得她的“不收你钱”这四个字格外的可爱。

  是知道她现在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吗?

  “当然可以。”

  姜云幼当即应下。

  她知道宁瓯,很多明星的红毯造型都是他做的,收费很贵的。

  少则十几万,多则百来万。

  还不一定能预约的上。

  现在宁瓯要免费给她做造型,她岂有拒绝之理?

  化妆师立马就笑了,“行,我现在就跟他说,我一会儿把你微信推给他,你等他联系你。”

  “谢谢啊。”

  姜云幼真心实意的道谢。

  “哎没事没事,你不知道,我比他可幸运多了,我现在都在给你化妆呢,他呢,他想给你做造型,还得找我牵线搭桥!”

  化妆师神色骄傲:“我现在在他面前倍儿有面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姜云幼是什么顶流大咖呢,听着话就好像给她做造型还要求她一样。

  哭笑不得。

  回酒店的路上,宁瓯就加了她微信。

  她刚准备打个招呼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备注的名字,她抿了下唇,接起。

  “四哥。”

  姜云幼很轻的喊了一声。

  顾斯柏听着她的声音,轻轻的笑了一声,“没打扰你睡觉吧?”

  “还没有呢。四哥这么晚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还不能跟你打个电话了?”

  顾斯柏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好了,不逗你了,什么时候方面见个面?”

  姜云幼明天杀青。

  想了想,她说:“我明晚回云城,后天中午可以吗?”

  “可以。你住哪里,我到时候让司机去接你。”

  “我还是自己过去吧。”

  “就当四哥想早点见你不行吗?还是说幼幼现在嫌弃四哥的腿了?”

  “当然不是!”

  姜云幼立马反驳。

  顾斯柏“嗯”了一声:“那就等我去接你,一会儿微信通过一下,回去后把定位发给我。”

  “……好。”

  姜云幼打开微信,通过了顾斯柏的好友申请,切回聊天框界面时,宁瓯已经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

  [宁瓯:姜小姐!我是宁瓯!]

  [宁瓯:我的合作意向小葵应该已经带到了,不知道宁小姐这边什么时候有时间?]

  [宁瓯:妆造我这边可以全权负责,姜小姐到时候可以请个摄影师,我想效果应该不错。]

  姜云幼有些意外。

  传言宁瓯脾气不太好,性格有些怪。

  她现在面对的这个宁瓯,感觉脾气好的像是个假人!

  好奇归好奇,但她还是立马给宁瓯回了消息。

  [姜云幼:我明天杀青,过两天就会回云城,大概会待一个星期,我就宁老师的档期。]

  手机震了一下。

  姜云幼以为是顾斯柏发来的消息,她切出去一看,没想到竟然是宴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