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9章 你就不心疼我一下吗?

第9章 你就不心疼我一下吗?

 热门推荐:
  四目相对。

  姜云幼下意识的就缩回了视线。

  这是他回国后,两人的第一次面对面碰上。

  这么近。

  姜云幼甚至能看到他视线落在她脸上时,眼底那一闪而过的不耐和冷戾。

  宴涔黑眸盯了她两秒,漠然敛了眸。

  他垂眼瞧了眼轮椅上的人,声音冷淡如冰渣:“聊完了吗?”

  “小涔,这是——”

  顾斯柏刚欲介绍,宴涔就冷漠的打断他:“聊完了就走,我很忙!”

  姜云幼脊背一阵发凉。

  也是。

  他厌她恨她也是应该的。

  顾斯柏闻言,满眼无奈。

  他一脸温和的看着姜云幼:“他就是这样的性格,你别介意。幼幼,我现在还有事,把你新的联系方式给我,等忙完咱们见一面。”

  姜云幼顿了下才开口:“四哥,我……”

  顾斯柏知道她不想给,轻叹一声:“四哥的腿都这样了,你就不心疼我一下吗?”

  姜云幼没办法拒绝。

  顾斯柏以前就很照顾她,把她当亲妹妹一样。

  只不过后来,她离开了姜家,换了手机号,与以前的人和事彻底断了联系。

  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

  更没想到,宴涔和顾斯柏居然是认识的。

  看起来,还很熟悉。

  姜云幼刚和顾斯柏交换联系方式,宴涔就冷着脸将顾斯柏推走了。

  姜云幼转身。

  她看着他们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

  -

  “你今天怎么了?”

  顾斯柏被宴涔推着,但也没忽略他今天的异样。

  似乎急躁的有点过分了。

  宴涔耷拉着眼皮,神色冷漠:“下次不要再做这些事了,我不会再来的!”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顾斯柏端坐在轮椅上,慢条斯理的开口:“你认识她?”

  宴涔握着轮椅扶手的手骤然收紧。

  青筋凸起。

  “不认识。”

  他声音冷漠。

  顾斯柏轻笑一声:“我都没说是谁,你就不认识了?”

  宴涔冷眼瞥他:“你说谁我都是不认识。”

  顾斯柏失笑,没再多说什么。

  停车场里,顾斯柏被助理扶上车。

  调整好姿态后,他靠在后座,看着站在车边双手插兜的宴涔:“不上来吗?”

  宴涔没动。

  他的视线从顾斯柏的脸上移到他的腿上。

  他端正矜贵,风姿卓然。

  仿佛那双腿从未受过伤。

  宴涔没动。

  默了几秒后,他才开口:“我回国,只是看你,其他的跟我无关。”

  顾斯柏无奈:“我的腿已经不能走路了,这辈子都只能坐轮椅,公司不能由——”

  “坐轮椅怎么了?丢他们脸了吗?”

  宴涔不等他说完,掀眸反问。

  他的眼眸黑而凉,带着几分讥诮:“看来是觉得丢脸了,连云城都不想让你待,还想让你去星州。”

  顿了顿,他又补刀:“你是腿残,又不是脑残。”

  顾斯柏:“……”

  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你迟早要接手的。”他看着宴涔,眼神温和,嗓音平静,“别闹脾气。”

  “我说了,没兴趣。”

  宴涔偏过头,浑身透着几分厌弃。

  “小涔——”

  “走了。”

  宴涔不想听,直接打断顾斯柏的话,转身要走。

  “我知道你不想跟顾家有任何牵扯。”

  顾斯柏喊了一声。

  宴涔闻言,脚步一顿。

  身后,顾斯柏带着几分无力的声音响起。

  他说:“就当是帮帮我,行吗?”

  宴涔沉默。

  他不想。

  他不想沾染上任何与顾家有关的人和事。

  但他却不能不管以后可能再也站不起来的顾斯柏。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口:“……我只帮你。”

  声音冷而沉。

  车里,顾斯柏松了一口气,弯唇一笑。

  “好。”

  -

  饭局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孟叙喝了酒,给自己叫了个代驾,把姜云幼交给助理小夕后才离开。

  小夕将车停在路边上。

  姜云幼没有着急让她开车,她这会儿胃里有点翻江倒海。

  得先缓缓。

  “幼幼姐,我去给你买瓶水。”小夕往边上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跑去。

  姜云幼伸手撑着树干。

  她今晚喝的不少,这会儿脚像是踩在云端上一样,整个人飘飘然。

  一辆哑光黑的跑车突然停到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

  驾驶座的男人冷沉着一张脸,看着撑着树难受的姜云幼,冷然开口:

  “上车。”

  姜云幼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

  她抬起头来,视线穿过降下的车窗,落在了跑车里的那道人影上。

  路边光影流动。

  影影绰绰的光透过前挡玻璃照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姜云幼却陡然僵住。

  她下意识的想转身,就听宴涔透着不耐的嗓音再次响起:“姜云幼!上车!”

  姜云幼:“……”

  装都不装了吗?

  她强压着胃里的不适,镇定心神:“我有司机在这。”

  阴影下,宴涔唇角勾起了一抹冷嗤。

  他凉凉的瞥了眼路边的人:“叙叙旧。”

  姜云幼突然就没了声。

  叙……旧?

  这阵仗,哪里像是叙旧,更像是修罗场。

  “我们应该没什么——”

  “速战速决。”

  宴涔冷冷的打断她:“不然,我跟着你回去?”

  姜云幼:“……?”

  “你什么时候开始耍无赖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打了个酒嗝。

  宴涔眉头一皱。

  带着几分嫌弃的开口:“有用就行。”

  确实有用。

  姜云幼往便利店的方向看了眼,小夕还没过来,她也不想被小夕看到宴涔出现在这里。

  拉开车门,她坐了进去。

  系好安全带后,她报了自己住的小区的位置,末了又加了一句:“你开慢点,我怕我吐你车上。”

  宴涔脸都绿了。

  姜云幼拿出手机给小夕说了声,让她自己回去,明天再来接她。

  夜里的车流依然拥挤。

  哑光黑的炫酷跑车在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当然,全因为它这龟速般的行驶速度。

  姜云幼这会儿晕沉沉的。

  她胃里难受,完全不想开口。

  更何况身边还坐着一个宴涔,她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怕的还是,万一一开口吐到他车上,那就更糟糕了。

  宴涔也没说话。

  车子的隔音效果特别的好,以至于不管外面如何的喧嚣吵嚷,车里依旧安静如鸡。

  依稀能听到两人呼吸的声音。

  龟速行驶了半个小时后,车终于开到了姜云幼所住的小区。

  门闸自动抬起。

  宴涔将车驶进小区后,说出了姜云幼上车后的第一句话:“哪一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