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4章 单方面有仇!

第4章 单方面有仇!

 热门推荐:
  “林玥!”

  姜云幼骤然打断她。

  林玥一脸得意。

  她就喜欢看姜云幼生气,姜云幼越生气,她就越开心。

  姜云幼深吸一口气。

  顿了好几秒后,她才开口道:“既然林老师先来的,那就林老师先请。”

  林玥轻啧:“不再挣扎一下?”

  姜云幼冷冷的盯着她。

  那眼神,仿佛她再多说一句,就别想活着离开一样。

  林玥被她盯的心下一颤。

  明明是她赢了,但此时,她却仍觉得憋屈。

  尤其是看着姜云幼那张脸。

  不就是好看一点吗?

  凭什么她就能得到那么多的偏爱!

  林玥磨牙。

  她压低声音凑近姜云幼耳朵:“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姜云幼往后退了两步。

  她进娱乐圈才两年,但这两年,林玥给她使过的绊子,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你不让我好过,我就真的不好过了吗?”

  她淡慢的开口。

  声音不大,却将林玥气的是脸都要扭曲了。

  明星矛盾是常有的,但暗地里的争斗一旦被拖到台面上,所有听到的人都有那么一瞬的无所适从。

  离得近的几人面面相觑。

  只有林玥咬牙切齿的冷笑了一声后,又恶狠狠瞪了姜云幼一眼,转身带着人大步朝里走去。

  乔菱没走远。

  见林玥气的一脸铁青的离开,她连忙往回走,凑到姜云幼身边。

  “她谁啊?你跟她有仇?”

  乔菱并不认识林玥。

  姜云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她和林玥的关系。

  想了想,她说:“单方面有仇。”

  “?”

  “简而言之就是,她比较讨厌我。”

  “???”

  每个字乔菱都听得懂,但连在一起,她就是没听懂。

  见她困惑,姜云幼正准备细说一下这段渊源的时候,一行人从两人身边往外跑去。

  嘴里还激动的说着什么。

  乔菱隐约听见了“宴涔”两个字。

  她连忙拉了个人一问。

  “是宴神!宴神就在门口!他今天代翁洮老师录一期节目!”

  乔菱和姜云幼都愣住。

  一个是激动的,另一个……

  姜云幼说不出是什么情绪,在乔菱拉着她准备往外走的时候,她浑身抗拒。

  “幼宝你是预言家啊!!!”

  乔菱兴奋道:“我真的要跟偶像同台了我的天!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姜云幼:“……”

  她不想当预言家!

  今天简直是不宜出行!

  先有林玥,后有宴涔,这哪是来录节目,这分明是来渡劫的!

  “快开录了,要不先进去化妆?”

  姜云幼拉着乔菱,一脸认真的心虚道:“你也不想你偶像看到你没化妆的样子吧?”

  “啊!!!我忘了我还没化妆!!!”

  乔菱立马拽着姜云幼就往化妆间跑:“走走走快去化妆!”

  姜云幼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一想到等会她会站在台上,在他的注视下唱歌,她整个人就忍不住的紧张。

  -

  后台化妆间,化妆师看着镜子里那张惊为天人的脸,忍不住感叹:“你怎么这么好看啊!”

  她都没怎么画,那张脸就已经让人移不开眼了。

  姜云幼骤然回神。

  她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朝化妆师一笑:“这可都是你的功劳。”

  “哪里哪里,我什么技术我自己最清楚,你这张脸在娱乐圈居然不红,简直是天理难容!”化妆师说。

  姜云幼心想,还是不要红吧。

  她没助理。

  连服装都是节目组提供的。

  化完妆,她起身去服化间去拿衣服。回来的时候经过林玥化妆间,被拉开门出来的林玥撞了个正着。

  林玥手里端了杯咖啡。

  这一撞,咖啡全泼在姜云幼手里的衣服上。

  这是她一会儿上台要穿的演出服。

  “哎呀,你没长眼睛啊!没看到我端着咖啡吗?真的是,把我的咖啡都弄泼了。”

  林玥冷斥,一脸挑衅的看着姜云幼。

  她就是故意的。

  姜云幼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衣服,白色的长裙已经被咖啡浸染成了棕色,根本没办法再穿。

  她得去换衣服。

  还不一定有合适的。

  她抬起头看着林玥:“我只录这一期,以后也不会参加任何与音乐有关的活动,但凡你出席的活动,我都不参加,可以吗?”

  林玥讨厌极了姜云幼这种冷静的样子!

  她想看姜云幼歇斯底里的崩溃,想让她痛苦!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撞了我你还有理了?我还没让你赔我咖啡呢!”

  林玥拔高音调。

  已经快开录了,两人就在化妆间走廊,很快就围了一圈人过来。

  姜云幼不想跟她纠缠。

  她现在只想早点录完,早点离开这个地方。

  “咖啡我会——”

  “怎么又是你啊!”

  乔菱闻声出来,见林玥在为难姜云幼,顿时冲了过来,将姜云幼护在身后。

  她冷眼瞧着林玥:“人在做天在看,你小心天打雷劈!”

  “你诅咒我?”

  林玥气的脸都绿了,没想到姜云幼走到哪里都有人给她撑腰,气得她伸手就想给乔菱一巴掌。

  手才抬起来,就被姜云幼握住了手腕。

  “松手!”

  林玥咬着牙喊道。

  “你怎么找我的麻烦我都忍了,但你别太过分了。”姜云幼直直的盯着她,“有些事你应该也不想被他们知道。”

  林玥登时睁大眼睛:“你敢!”

  “那就试试,你看我敢不敢。”

  姜云幼捏着林玥的手腕,林玥挣了挣,居然没挣脱开。

  两人无声的对峙着。

  “宴……宴神!”

  有人突然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

  姜云幼听到这声音时,几乎是反射性的缩回了手。

  她心砰砰砰的狂跳,却不敢循着众人的视线望去。

  林玥也看到了站在走廊里的宴涔。

  他穿了件黑色衬衫,领口松散着,露出他冷白的脖颈以及隐隐的锁骨。

  银色的锁骨链挂在那里,让他整个人又冷又欲。

  那张让人神魂颠倒的脸上,眼皮微耷着,眸子逡黑,只冷淡的看着她们,不带任何属于人间的情绪。

  林玥立马调整好情绪,余光瞥了眼姜云幼后,朝宴涔展示她最美的笑容:

  “宴神。”

  宴涔掀眸。

  漆黑的视线从林玥的身上一扫而过,落在那道连看都不敢看他的身影上。

  薄唇紧抿。

  不过眨眼的功夫,他收回视线转过头撇向身边的余缙,声音低冷,还带着丝丝的哑:“不是马上开录吗?”

  言外之意,还不走?

  余缙也是见过大世面的。

  女艺人之间扯头花也是常有的事儿。

  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笑得一脸绅士:“各位美女们赶紧啊,马上开录了。”

  刚刚还堵在走廊里的众人立马朝两边散开。

  姜云幼也跟着靠墙。

  她紧紧的抓着手里被咖啡浸染的衣服,面对着墙看着,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竖起。

  她听着沉闷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没有一丝停顿的,渐行渐远。

  直至走廊里恢复如常,她才发现,后背早已经冷汗涔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