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分手后,我渣顶流的事被全网曝光了 > 第2章 她是个天仙

第2章 她是个天仙

 热门推荐:
  “不像吧。”

  姜云幼心虚的说,“像我这种五音不全的人,这话要是传出去,那就是碰瓷儿了。”

  “也还好啦。”乔菱忍着笑,“真的,你唱歌还挺好听的。”

  “是的。”姜云幼点点头,“而且是好听到要命的程度。”

  “噗——”

  乔菱实在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两人有些日子没见了,晚上一起吃了个饭后,姜云幼才独自回了家。

  刚进门,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经纪人孟叙。

  “给你接了个综艺。”孟叙不等她开口,直接道,“一个跨界音综,就录一期,唱一首歌就行,时间是两天后。”

  姜云幼换鞋的动作一顿:“《唱响人声》?”

  “你知道?”

  孟叙有些惊讶。

  姜云幼轻“嗯”了一声,走到沙发那坐下,“乔菱也要录这个。”

  “所以,今天去接机的是你?”孟叙突然开口。

  姜云幼:“?”

  “我今天正好也没事,就去了,没被人发现。”

  她小声说完,才反应过来,问:“孟哥怎么知道的?”

  “没看热搜吗?宴涔回国了,有路人拍了段视频,我瞧见后面那个人影跟你有点像。”

  说到这里,孟叙问她:“你今天看到他了吗?”

  “宴…涔吗?”

  姜云幼终于说出了这个名字,她长嘘一口气,说:“没注意。”

  “行,那你准备一下歌曲,后天去彩排。”

  “孟哥。”

  姜云幼在孟叙挂电话之前叫住他:“...这个节目,我能不参加吗?”

  早在签约的时候,她就说过,不参加任何与音乐相关的活动。

  “合同已经签了。”

  孟叙声音放缓了两分:“他们需要几个演员跨界唱歌,虽然只有一期,但给的钱比较高。你不是要钱吗?等节目录完这笔钱就能直接打到你账上了。”

  “好吧。”

  姜云幼不想,但她知道孟叙是好意:“谢谢孟哥。”

  挂了电话后,姜云幼有些无力的靠在沙发上。

  一闭眼,今天机场的那一幕就浮现在眼前,她坐起身来打开微博。

  微博早就爆了。

  #宴涔回国#的消息早已经铺天盖地。

  姜云幼点进去。

  里面是一段自动播放的视频。

  机场出站口,一个身穿黑色T恤的男人头顶鸭舌帽,口罩也拉的严严实实,正大步朝前走。

  他身边还跟着白天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伸手推着他的行李箱。

  “姜云幼~”

  嘈杂的环境中,这一声喊虽然不太真切,却让姜云幼整个人猛地一惊。

  她紧盯着屏幕。

  发现原本大步朝前的男人骤然停下,甚至是转过身去。

  姜云幼呼吸一窒。

  视频到这里戛然而止。

  姜云幼呆坐在沙发那,脑中却忍不住的猜想——

  他是听到她的名字了吗?

  ...

  与此同时,云城市中心的一个高档小区里,低而缓的钢琴声从一个漆黑一片的屋子里传出。

  琴声悦耳,但落在人耳中,却带着一种莫名的孤寂。

  过了不知道多久,琴声戛然而止。

  琴房的灯光骤亮。

  坐在钢琴前的男人低垂着眉眼,似乎还没适应这突然的光亮。

  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的手还落在黑白琴键上,那双手骨节分明,修长而又有力。

  一根红色的手编绳绑在他白净的手腕上。

  大概是时间太久了,手编绳的颜色褪去了些,带着点老旧的色彩。

  “什么事。”

  坐在钢琴前的男人突然开口。

  他的声音微微的有些沙哑,像是从沙砾上滚过一样,很低,却莫名的性感。

  “看看你在干什么。”

  说话的男人倚在门边上,双手抱着胸,姿态散漫的看着宴涔,懒洋洋道:“现在全网都知道你回来了,那就打算这样继续窝着?”

  宴涔将琴盖合上。

  他站起身,走到一边的沙发那,弯腰从茶几上拿起一瓶水拧开,喝了一口后才道:“我回国不是为了参加节目的。”

  “……”

  一句话把倚在门口的男人怼得想骂人。

  他气得真是猛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道:“你是不是有点受虐的倾向啊!抖M啊你!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出国的,你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那段日子你都忘了吗啊?”

  宴涔拧瓶盖的动作一顿。

  他眼皮掀起,那双漆黑狭长的眼眸落在门口的男人身上,明明是一双漂亮的眼睛,此时却只剩下一片黑沉。

  门口的男人被他看的噤了声。

  宴涔握着水瓶,过了几秒才说,“跟她没关系。”

  偏低的声音里裹挟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还有……

  对她的维护。

  余缙站在门口真的要骂人了。

  “跟她没关系?”

  他气笑了,原本倚在门上的身体激动的直了起来,冲宴涔道:“不是她,你的嗓子会变成这样?不是她你会取消演唱会消失两年?不是她你现在会遭到那么多的辱骂?不是她你现在都已经是娱乐圈顶流了!是个天仙吗她,把你迷的七荤八素!”

  宴涔的脸色很差。

  尤其是在余缙将一切缘由怪罪到她身上时,戾气几乎是一瞬间萦绕到了他周围。

  但听到最后一句时,他那张沉郁的脸莫名的缓和了些,还带着某种愉悦。

  余缙:?

  在他懵逼中,宴涔开口了。

  他说:“嗯,是个天仙。”

  冷冷静静,陈述事实一样。

  余缙:……

  这是重点吗?

  靠。

  他再次深呼吸,无可救药的看着宴涔:“……你真是没救了!”

  宴涔没说话。

  他走到沙发那坐下,像是没骨头般的往里面一窝,从边上拿起手机看了眼。

  灯光从他头顶倾泻下来,碎发在额前打下一层暗色的阴影,连带着那双眼眸也被笼在了阴影之中。

  他很帅。

  是那种一眼望过去立马就能在人群中吸引住人视线的长相。

  五官端正而深邃,鼻梁高,皮肤白,眼皮轻撩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冷淡而又凌厉的感觉。

  眉眼之间除了漠然就是戾气。

  但大部分时间,他都没什么情绪。

  余缙走了进来。

  在宴涔边上的沙发上坐下后,他一双探究的眼神落在宴涔的身上。

  “你都回来了,总该告诉我她是谁了吧?”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