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57 病床上的甜蜜

057 病床上的甜蜜

 热门推荐:
  赵清玥回想了刚才曲东黎的神情,“没有吧,挺正常的啊。”

  “我觉得不正常!”

  他眸底有丝愠怒,“那个男人跟你说的每句话都盯着你看,每次看3秒以上,对你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我很不舒服。”

  她微微一怔。

  很快,她笑了笑,来到他身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软声哄道:

  “喂,别这么小心眼好不好,我跟他是正常聊天而已,我哪有注意到他什么表情啊,不过,你不开心,那我以后不跟他说话了。”

  说到这里,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出曲东黎的号码,当着他的面,把对方的电话删除了,问他,“这样可以了吗?”

  他神情缓和了些,这才认认真真的凝视着她那动人的面孔,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以后,只有我能这么看你,其他人都不行。”

  “嗯,你看吧,给你看个够。”她大大方方的跟他对视着……

  爱一个人的表情是掩饰不住的。

  就像此时此刻的她,盯着他的时候,她勾魂摄魄的眸子明显在发光发亮,唇角不自觉的扬着甜蜜的笑意,面色红润,眼里心里对他满满的爱慕~

  她似乎已经忘了以前对他什么态度了,也完全放下跟他过往的恩怨。

  此时此刻,她只想好好珍惜这个受伤、失忆、又迷茫的男人,不愿他再受到任何的伤害,倾尽所有去爱护他……

  就这么对视半晌后,沈醉情难自控的拥紧她,低头急切的吮住她的唇,两人沉醉于此,难分难舍起来……

  没想到的是,当他们正吻得神魂俱乱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同时有个人走了进来,刚好目睹这样一幕!

  听到动静的两人惊得立即抬头来,发现进来的人是居然是沈浣仪!

  沈浣仪也挺尴尬,立马背过身去……

  赵清玥有点面红耳赤, 她随意擦了下湿润的唇,整理了下头发,赶紧下床来,对沈浣仪道,“抱歉,沈阿姨。”

  沈醉也多少有些不自在,立即把胸前的几粒纽扣扣好……

  沈浣仪勉强瞧了眼沈醉,温声问他,“好点没有?”

  “嗯,”

  沈醉淡淡的回答,“多谢大伯母的关心,现在好多了,过几天可以出院。”

  “那就好。”沈浣仪顿了顿,又对赵清玥说,“清玥,我们出去聊聊。”

  “好。”

  跟沈浣仪一起走出了病房,来到外面的休息椅坐下。

  沈浣仪见到她,已经没了前几次的愤怒和鄙夷,相仿,她看起来温和客气,又恢复了那种豪门贵妇的优雅状态,对赵清玥道:

  “清玥,关于你上次跟阿黎睡一张床上的传闻,我现在已经搞清楚了,知道这一切是个误会,是有人故意陷害你们,所以,想亲自跟你道个歉。”

  “不用,”

  赵清玥赶紧制止,礼貌恭敬的说,“沈阿姨,不用给我道什么歉,您毕竟是沈醉的长辈,也是我的长辈,对我说了什么,我不会放心上的。”

  沈浣仪轻叹了声,“对不起,我上次在医院对你动了手,现在想想还觉得过意不去。当时我也是听到你奶奶说你和阿黎又厮混在一起,我就很生气,特别沈醉又处于生命垂危中,我一时之间就失去了理智打了你一巴掌……”

  “没事,都过去了。”

  赵清玥挽了下耳际的头发,说,“沈阿姨,其实,我得谢谢你对沈醉的特别关心,你上次给他输了血救了他的命,现在又时时关心探望,作为他的妻子,我会把您的恩情铭记在心。”

  沈浣仪听了,神情有些微的不自然,但很快,这种不自然一闪而过。

  她深沉的说到,“我是同情沈醉的出生,他从小就被寄养在别人的家庭,后来也是十几岁才被接回曲家,家里人都嫌弃他,如果我不给他一点关爱,他不是更可怜吗。”

  “嗯。”

  沈浣仪转移话题问,“清玥,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沈醉,还是有其他什么目的?”

  听到这里,赵清玥陷入沉默。

  沉默了半会儿,她暗自做了个深呼吸,低沉的开口:

  “我对他,当然是真心的。以前我不确定这份感情,时常陷入矛盾和纠结中,但经过这场车祸,特别是看到他失忆的痛苦,我已经很确定了,我爱这个男人,特别特别爱他,我靠近他,什么目的都没有,就是因为离不开他……”

  听着这么直白热烈的诉说,沈浣仪有点动容。

  “那就好。”

  沈浣仪的态度更加柔和,“清玥,我从来没有故意为难和你沈醉,我唯一在意的,就是你对他是否真心。如今确定了,我就放心了。”

  赵清玥听着沈浣仪这些话,总感觉怪怪的。

  沈浣仪在曲家的身份,只是曲如常的大嫂,一个常年定居加拿大的豪门寡妇,为什么会对曲如常外面的私生子沈醉如此关心?

  不管是行动还是言语之间,跟一个母亲没有区别……

  正疑惑时,沈浣仪又淡淡的说,“清玥,我其实,还想给你说一个事。”

  “什么?”

  “我希望,你以后能跟阿黎真正的保持距离,能不见最好不见。阿黎对你的心思,我都懂,但他和沈醉毕竟是堂兄弟关系,如果因为一个女人的事弄得兄弟不合,说出去也会影响曲家声誉。”

  “好。”

  赵清玥说到,“其实我跟阿黎之间一直是很清白的。以前只是迫于两边家族的联姻,不得不跟他结婚,但我心里从始至终爱的只有沈醉。我不可能做出有违伦理道德的事情。”

  “你能这样明理就好,”

  沈浣仪表情变得凝重,“清玥,关于上次跟阿黎订婚仪式上的那些事,就让它过去吧,你以后好好跟沈醉过日子。我会安排阿黎去国外工作两年,顺便给他介绍新的女孩,让他早日走出来。”

  “嗯。”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