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56 对他精心的照料

056 对他精心的照料

 热门推荐:
  接下来的日子,赵清玥就一直待在病房形影不离的陪着他,他睡觉时,她会抓紧时间审核公司的邮件,或者开个视频会议。

  她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各种需要她亲自出席的重要场合,她也全部让助理代替。

  而沈醉,在迷茫中逐渐接受了赵清玥的存在,从一开始的陌生、没感觉,到现在的强烈依赖,他一秒见不到她就会着急。

  这天,赵清玥推着他去医院外边的公园里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

  正在一条水泥小道上走的时候,对面有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踩着平衡车朝他们这边飞冲过来,

  刚刚靠近的时候,平衡车压到一块石头,男孩身子一歪——

  眼看小孩就要摔倒,并且会直直的扑到坐轮椅的沈醉头上,赵清玥吓得尖叫了声,本能的反应就是将小男孩推开……

  但为了防止小男孩摔伤,她又趁机抓住孩子的胳膊,结果她和小男孩都失去平衡,一起摔倒在地!

  小男孩被她拽住,只是轻轻的摔了个屁股蹲,没有磕碰到头,但她自己的手肘着地,明显擦破了皮,疼的她龇牙咧嘴~

  沈醉见状,着急的想要从轮椅上起来,赵清玥马上制止他,“别动,我没事。”

  “子航!”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一边喊着小孩的名字,一边急切的小跑过来,把孩子拉起来各种检查之后,突然——

  妇女转身就打了赵清玥一巴掌,气势汹汹的冲她骂道,“你这个女人,怎么长的这么漂亮,心却这么恶毒?你刚为什么要故意把我孙子推倒?!我告诉你,幸好小孩没摔到哪里,不然我饶不了你!”

  赵清玥的手肘都在流血了,疼的不行,她也不想跟这种不讲理的老女人争辩什么,起身推着沈醉的轮椅就打算离开。

  但老女人却认定刚才赵清玥就是故意的,不依不饶的骂到,“你心肠这样歹毒,一看就是生不出孩子的货色!”

  听到这儿,赵清玥攥紧手指,狠狠的瞪着老妇女,恨不能一巴掌扇死她!

  而沈醉也是在听到‘生不出孩子’这几个字时,脑子里突然一闪而过曾经的某个画面,就是赵清玥那张上环的检查单,不过短短几秒,画面闪过去,又很快在脑海里消失了、

  这一刻,他明显感到了呼吸不畅,心里莫名有点堵,他怔怔的看向远方……

  赵清玥不想跟别人起冲突,推着他的轮椅继续朝前面走去了,后面那个不讲理的老妇女却还不停的骂骂咧咧~

  回到病房,赵清玥顾不得处理自己的伤势,只想着喂他吃药,安顿他休息,但他却握住了她的手,一言不发的揭开她的衣袖。

  看到她手肘擦破渗血,他有点激动,立即按铃叫来护士给她处理伤口。

  一想到刚才她为了保护他才伤成这样,还无端被个老太婆打骂,沈醉疼惜的不行,他默默的从她身后抱住了她,显得温柔又粘人~

  他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问到,“你这么好,我很好奇,我以前凭什么本事娶到你的?”

  赵清玥回头亲了亲他的面颊,定定的注视着他的眼睛,“我说了,别提以前,我想跟你重新开始。”

  “……”他一瞬不瞬的迎着她炽烈的眼神~

  就这样相互凝看了半晌,两人在同个瞬间凑上来吮住了彼此的唇瓣,如鱼得水般热切的深吻到一起,如痴如醉,如梦似幻……

  相比过去,她不再有一丝丝的抗拒和勉强,纤细的手腕搂住他的脖子,主动的进攻着、索取着,几乎要将他吞噬~

  *

  这样精心调养了一段时间后,沈醉的记忆虽然没有好转,但整体恢复的很不错,能下床走路,体力也渐渐恢复,基本能够生活自理了。

  这天上午,赵清玥在病房里喂他吃了药,又坐在那儿削水果的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随之进来一个人。

  是曲东黎。

  他看了看赵清玥,犹豫的问,“方便进来吗?”

  “进来吧。”

  如今再见到曲东黎,她内心也没什么波澜了,就当是他是个普通朋友般接待。

  见到突然出现的曲东黎,沈醉不认识,但防备的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问,“请问哪位?”

  赵清玥在一旁介绍,“他是曲东黎,曲董事长的侄子,也就是你堂哥。”

  “……”沈醉盯了曲东黎好半天,冷淡却客气的说,“你好。”

  面对沈醉的转变,曲东黎有点懵。

  他早知道沈醉失忆了,不记得任何人,但没料到沈醉现在性情也变了,居然能好言好语的跟他打招呼,从原来的嚣张狂妄变得如此成熟稳重,他还有点不习惯。

  “嗯,”曲东黎也象征性的问候了沈醉了几句,转而对赵清玥道,“清玥,我今天想跟你聊点事,关于赵卓尔的,要不去外面?”

  赵清玥想了想,“就在客厅吧。”

  她考虑到,如果去外边聊,沈醉难免胡思乱想,如果就在这病房说的话,提到之前一些往事,又会刺激到他不好的回忆……

  来到客厅里,曲东黎沉声告诉她,“上次的事,警方这边提取到了相关监控,又找了赵卓尔去调查,她承认了事情由她一手策划,当时是买通了会所的工作人员下的药,伪造第二天床上的场景,”

  “挺龌龊的,没想到她这一个女人,会做出这种不耻的事。总之,我已经找了律师,准备以非法侵害生命权健康权名誉权,还有侮辱罪这些罪名来起诉她,如果胜诉,可以让她被判3年以上。”

  “但我考虑到,她毕竟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事情曝光有可能影响到你们赵氏集团的声誉,也会影响你和赵董事长这边的家庭关系,看你这边要不要考虑出具谅解书给她减刑?”

  “绝不,”赵清玥冷哼了声,轻蔑的说到,“三年太少了,我希望多找几个律师,把她上次利用冷库杀我未遂的事情一起起诉,数罪并罚,看能不能判10年以上,”

  曲东黎顿了顿,“行,这方面我会去找律师,你到时候配合提供证据就行。反正对于这个女人的所做作为,我是零容忍。”

  “嗯。”

  聊完这个话题后,曲东黎喝了点水,沉寂半晌后,有意无意瞧了里边病床上的沈醉一眼,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说啥都不合适。

  他定定的看了赵清玥,温声道,“那我先走了,公司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

  “嗯。”

  “自己保重,看你最近挺疲惫的,”他声音更低的说了句,同时又不舍的瞧了她一眼,才缓步出了门。

  等曲东黎走后,赵清玥回到病房里,接了杯水喝,顺便问沈醉,“你要不要喝点水?”

  沈醉却沉下脸来,不吭声。

  “怎么了?”她发现他神色有点不对劲儿,走到他跟前,“头又痛了吗?”

  “有点不舒服。”

  赵清玥着急的问,“哪儿不舒服,我现在去叫医生。”

  “恶心,胃里难受,”他板着脸,闷声道,“刚刚那个男人看你的样子,让我很不开心。”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