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54 我男人我自己照顾

054 我男人我自己照顾

 热门推荐:
  “啊!”赵斯蕊尖叫了声,下意识摸着面颊,怒目圆瞪,“赵清玥,你疯了是不是?这里是医院,我不想跟你闹!”

  赵清玥一声不吭的放下包包,脱下高跟鞋,一把抓住赵斯蕊的头发,粗暴狠辣的拽着对方拖住了客厅,像扔垃圾一般的将其推倒在一米开外!

  “赵斯蕊,从现在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滚出我老公的病房!我的男人我自己亲自来照顾,你要还想赖在这里,别怪我找一堆媒体来现场直播你偷人的过程,就看你还想不想在娱乐圈混下去!”

  这是她第一次正式在赵斯蕊面前宣誓主权。

  以前没放心上,因为没把这贱人当回事,对方只是跳梁小丑……

  可事情发展到现在,她再也不可能任由这小贱人在面前兴风作浪了!

  赵斯蕊顿时气的发抖,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赵清玥,你不要跟个泼妇一样撒泼,我照顾他纯粹是为了让他早日康复,他根本都不想见到你,你来这儿不就是给他添堵吗!”

  赵清玥不想跟她多说一句废话,关上门后,径直走进沈醉的病房。

  沈醉本来斜躺在床,处于半梦半醒中,刚听到外面的动静,他睁开眼,刚好对上了进门来的赵清玥……

  四目相对了几秒,赵清玥来到他床边,问他,“今天好点没有?”

  沈醉只是怔怔的看着她,下意识的想要回忆,可脑袋又崩的疼,一痛起来他心里就烦躁,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走吧,不要打扰我,我说了,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

  听到这冷漠的话,赵清玥脑子一热,突然就强势的掰过他的脸,凑上去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唇!

  她身子贴到他身上,双手捧着他的脸,一股脑的探进去缠绕着索取着,试图用这种熟悉的亲热方式,让他回忆起两人的过去……

  但他被动的由着她吻了十几秒,很是反感的推开了她!

  赵清玥的心瞬间又跌落到谷底,当她不甘心的又强行捧住他的面颊要吻他,门口传来一声呵斥的女声,“赵清玥!”

  她回头一看,来的人又是沈浣仪,后面还跟着曲如常,两人站在一起,俨然就像沈醉的父母一样。

  “……”赵清玥只得暂时放开了沈醉。

  沈浣仪脸色很难看,她厉声对赵清玥说到,“让你不准踏入这个病房,不要打扰他养伤,出去!”

  曲如常也是冷言冷语的,“赵小姐,你最好不要让我们做长辈的为难。沈醉这些天好转了些,不管怎样,你等他完全康复了再说。”

  “我不走。”赵清玥直接拒绝。

  这时,曲如常跟同来的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走上前来,也没动粗,先是恭敬的对赵清玥道,“赵小姐,请!”

  没想到,曲家的人现在已经对她厌恶到这个地步了,居然动用武力强行的阻止她和沈醉见面……

  赵清玥再瞧了沈醉一眼……

  沈醉本来对曲如常都是陌生的,所以对于这些举动也都置若罔闻,整个表情一片漠然,好像不管她发生什么,他脸上都不再有波澜。

  赵清玥不想当他的面闹得很狼狈,只能勉强走出病房,而面前的赵斯蕊又朝她扯出得意的冷笑。

  她再次落寞的坐在角落的椅子里,深埋着头,双手插在头发里,失落至极。

  这次,她并没有颓丧多久,又打起了精神……

  她好好的吃了个午饭,吃饱有力气,回到医院病房外面,她冷静的拿出手机打了110报警:

  “喂,您好,我这边有个事,就是我丈夫受了重伤住院,被人非法控制了,我身为合法妻子不能正常的探望,也不确定他现在的人身安全状况,请你们过来调解一下。”

  “好的。说下地址。”

  “民汉路32号圣心医院住院部10楼8号VIP病房……”

  没过多久,最近辖区的派出所还真的过来了几位民警,来到病房内询问具体的情况。

  曲如常和沈浣仪看到赵清玥居然报了警,气不打一处来,只能勉强配合警察的询问,交代了一些实情。

  曲如常说自己是沈醉的父亲,而沈浣仪更是信誓旦旦的开口,“我是病人的母亲,我们不放心把儿子交给别人,亲自在这里守候照料,这也没什么违法的,还请几位警察同志离开吧,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赵清玥强硬的插话,“我是病人的妻子,从法律层面来说,我才是他的第一家属,其他人有什么资格阻止一个妻子探望丈夫的权利?”

  刚说完,阴魂不散的赵斯蕊却从里边走出来,对警方说到,“你们别信她的话,她跟病人本就有很深的夫妻矛盾,并且亲手制造了这场车祸谋害丈夫,我们大家守在这里,也是为了防止她再次行凶,你们可以把她抓去派出所详细审问。”

  警方听到这里,还真的有几分迟疑,但又不能听信某个人的一面之词,便说让双方几个人都去派出所接受调查。

  “算了,搞这么复杂干嘛,”

  曲如常觉得很烦,也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单独跟民警客套的聊了几句,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就把他们都打发走了。

  眼看警察离去,赵清玥也不急,反正她又不是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她只是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强硬的态度。

  曲如常冷着脸对赵清玥道,“不要再胡闹了。沈醉是我的儿子,现在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后续的一切治疗由我和他大伯母来安排,你不用来掺和。”

  赵清玥冷笑了声,不卑不亢的回敬到,“董事长,他姓沈,你姓曲,你凭什么说他是你儿子?我是他老婆,至少有法律依据。我绝不可能把我不清醒的丈夫交给任何人,你们带保镖我就报警,反正我天天闹,看你们忍不忍心让沈醉处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治疗?”

  “你简直不可理喻!”

  从不轻易对人发火的沈浣仪,现在对赵清玥可谓是厌恶至极,她颤声说到,“赵清玥,原来你伪装的这么好,现在自私自利的本性全部暴露出来了,我不可能让你坑了我的阿黎,现在又想害我的沈醉,你马上给我滚!”

  赵清玥仍旧是不为所动,她直直的看着沈浣仪,“沈阿姨,你不觉得从头到尾很奇怪吗?你只是沈醉的‘伯母’而已,连他的直系亲属都不是!我觉得您的圣母之心可以用在曲家其他人的身上,对沈醉大可不必!而且,您在国内也待了好久了,是时候该回加拿大了。”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