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49 他的噩耗,从天而降

049 他的噩耗,从天而降

 热门推荐:
  在短时间内,赵清玥和曲东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会睡在一起,为什么没穿衣服,为什么会睡到酒店房里,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么多人围观??

  这一些列突发的,令人耻辱的状况,让赵清玥无地自容的恨不能当场死去,而本来稳重的曲东黎,同样是皱紧眉头,不知所措,赶紧迅速的穿衣服……

  赵斯蕊嘴唇扯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她故作惋惜的拍了拍沈醉的肩,“要不别看了,我们先走吧,我怕你受不了。”

  沈醉就好像是冻僵了,傻了,灵魂出窍的,就那么死死的盯着床上,看不出多么震怒,但是眼神里的那份阴沉,让人不寒而栗……

  同样处于震惊状态的还有曲老太太。

  “奶奶,您现在亲眼看到了吧,”赵卓尔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安慰着曲老太太,“我本来也不想叫您老人家来这儿的,画面实在太龌龊,但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你不看清,以后曲家不知道会被她害成什么样子。”

  “真是晦气!”曲老太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一秒也看不下去,她自己都觉得丢人,转身就气冲冲的走出房间!

  沈醉压着心头的海啸,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床边,眸光像刀光一样射在赵清玥身上。

  他似乎用了很大力气,嗓音低哑的开口,“不需要跟我解释一下?”

  赵清玥整个人都快疯了,她扯着被子紧紧捂着自己身体,发狂的冲赵斯蕊和其他几个人尖叫了声,“滚!给我滚出去!滚!”

  吼完,她看向沈醉,目光里没有明显的愧疚之色,反而还是那么冷冰冰的,很不以为然的姿态:

  “我没有做不该做的事,我也不想解释,没做就是没做,你信不信由你!”

  是的,在她看来,她被人陷害的痕迹太明显了,只要不是傻子都看的出来,所以她都不屑于解释。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爱她,相信她,就该有基本的判断力……

  曲东黎已经穿好衣服裤子下床了,他率先把赵卓尔和赵斯蕊以及她们雇来拍照的助理吼出了房间,在稍微镇定些后,才正式面对沈醉。

  但是曲东黎并没有跟沈醉道歉,也不急于说明整件事的缘由。

  他来到他跟前,颇有些挑衅意味的看着沈醉,

  “上次在订婚仪式上,你用同样的方式羞辱了我,此时此刻,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到我那时的痛苦——”

  沈醉的心,再次被狠狠的撕扯了下,他浑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他甚至都没空搭理曲东黎,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赵清玥……

  他更进一步的靠近床边,面对她,嗜血的眼眸里带着强烈的压迫感,

  他声音冰冷、低哑,甚至有一丝乞求,“再问你一次,要不要给我一个解释?”

  她避开他的视线,“没有解释。”

  听着这轻描淡写的几个字,盯着她那一如既往没有感情的面孔,他只觉得脑子里的一根线突然崩断了!

  他没有冲她发怒嘶吼,也没有对曲东黎大打出手,他只是最后深深的看了她半晌,然后,他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他走得很坚定,高大的背影带着一种绝尘而去的悲壮感……

  “沈醉!”赵斯蕊见到他,跟着他追去,心里不免有些小激动,“沈醉,你等我一下,我陪你。”

  但是沈醉走得很快,像一阵龙卷风似的,进入电梯,下楼,出了电梯,浑浑噩噩的上了自己的车。

  他内心寒冷而绝望,满脑子装的都是她和曲东黎昨晚一夜春宵的画面,一度感到呼吸十分困难,没有力气再去争取任何的东西……

  他启动车子,飞快的奔驰在车流里,单手把着方向盘胡乱的开着车,他只想着赵清玥一次次的绝情,

  她偷偷做掉他们第一个孩子;

  她上环避孕,一辈子都不愿再给他生娃;

  她一次次冷落他,漠视他,从未对他有所主动;

  她一次次跟曲东黎见面勾搭,甚至上床,完全无视他的尊严;

  这个女人,从未爱过他,一秒,一瞬间都没有爱过他!

  她从头到尾只是在玩弄报复他!

  ……

  被这些事实冲昏了头脑,他脚下油门快要踩到底,脑子不再受控制,只想通过这种速度带来的快感排解痛苦……

  他意识麻痹,头脑昏沉,精神溃散……

  他不断的加速,不停的违章,躲过很多车和人,没有伤及无辜,但是,当他开到一个岔路口,丝毫没减速继续往前冲的时候,旁边主干道上刚好飞驰过来一辆满载的大货车!

  只听得“砰”一声剧烈的碰撞,沈醉开的那辆宾利被撞得飞出去几米,又重重的砸落在地,翻转了几圈,才滚落在路边的大树下……

  “沈醉!”

  一直开车在追他的赵斯蕊,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她惊得惨叫一声,赶紧把车停在路边,颤抖着手摸出手机打120,然后下车来跌跌撞撞的冲向车祸旁边。

  大货车司机包括一些路边的车辆还有街边的行人都吓坏了,纷纷帮着报警,打急救电话。

  “沈醉,”赵斯蕊看到被撞的稀巴烂的车内,沈醉整个身子被卡在座位上,满头是血,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她一下子瘫软在地,脸色惨白,浑身发抖,痛哭着不停的摇头,“不要,不要死,你不要死,不要……”

  十几分钟后,沈醉被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抢救。

  赵斯蕊在煎熬的等待里,先是给姐姐赵卓尔打了电话,赵卓尔又告诉了曲老太太,紧接着曲家所有人都知道,曲东黎知道了,赵清玥也知道了。

  突然得到这样的噩耗,赵清玥只觉得头上一阵天旋地转,差一点就晕了过去,连走路都走不稳,用了最大的力气跟着曲东黎一起赶到了医院。

  曲老太太,还有曲如常,沈浣仪都来了……

  医生已经下了一次病危通知书,说他的情况很不乐观,目前只有一点生命体征,随时都有可能离去~

  赵清玥脑袋一片红白,她瑟缩在一个角落的椅子里,通体发寒,手脚控制不住的颤抖,不去想,不敢想,一滴眼泪都没有,但是心脏上像是压了一块巨石,痛的没法正常呼吸,最怕就是ICU的门突然被打开……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