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46 不屑于去抢男人

046 不屑于去抢男人

 热门推荐:
  她懒懒的抬起眼皮,正好对上赵斯蕊那白嫩精致的脸,而对方双手抱在胸前,同样是眼神冰冷的等着她。

  赵斯蕊来这里,显然是进行了精心的打扮……

  她穿了件抹胸吊带,下面是一条磨边的超短牛仔裤,外搭长款防晒衬衣,完美的展现了她雪白的肌肤,笔直的长腿,纤细的小腰……

  赵斯蕊是唐映雪三个女儿当中最漂亮的,也是唯一能在颜值上跟赵清玥相提并论的。

  但,赵斯蕊的那种美,是没有灵魂的美,五官特别精致,眼睛鼻子嘴巴好像哪哪都好看,可就是没什么特色,很空洞~

  而赵清玥就不一样了,她那张脸或许有些角度比不上赵斯蕊的精致,但胜在很有故事性,眼睛特别漂亮,梦幻迷离勾人心魄,气质清冷典雅,不染尘埃,不容亵渎,是很多女人看一眼就自卑的那种美,也是很多男人不敢直视的那种高贵。

  所以,哪怕赵斯蕊在娱乐圈都算排的上号的美人,面对赵清玥时,多多少少还是底气不足。

  赵斯蕊的眼睛扫视了这个卧室,看到里面有着沈醉生活的痕迹,想象着他跟赵清玥平日里的夫妻生活,她内心很堵。

  “有什么事就说,”赵清玥一身家居服,靠在床头,眉眼清冷,一直不正眼瞧赵斯蕊,“退到门口去,不要随随便便踏进我房间。”

  赵斯蕊倚靠在门边,稍稍酝酿了下,开口道,“小玥姐,我今天来,是专门来帮沈醉拿一些换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他短期内不打算回到这里来。”

  赵清玥的神色暗了下去,冷冰冰的说,“需要什么,让保姆收拾,你别碰我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赵斯蕊双手抱胸,冷笑了声,“好啊。我不动。不过,你一点都不担心他,或者关心他吗?你大概不知道吧,他这一周都跟我住在一起,住在我的一套房子里,白天他在公司,晚上就回我那里”

  赵清玥的呼吸变得不畅……

  赵斯蕊又说,“他上次生病住院本来就没有痊愈,你不愿意照顾他,那只有我替你照顾了,反正我是不忍心看到心爱的男人受伤。”

  赵清玥暗暗呼吸了下,沉声回怼,“赵斯蕊,看来,你妈把她做二奶的经验都传授给你了,你继承的挺好。”

  赵斯蕊被噎了一下,脸色微红。

  “赵清玥,你别动不动就说这些难听的话,也别扯我妈。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跟沈醉认识这么多年,从没跨出那一步,我只是单纯的爱着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不管是以什么身份,我只想对他好,”

  赵斯蕊颇有些激动的说到:

  “他的出身你不是不清楚。因为这个不光彩的身份,他从小遭遇了很多心理创伤,吃了很多苦,特别没有安全感……”

  “他渴望一个完整的家,渴望一份真挚的感情,但是他不会爱,也不懂爱,只会用笨拙或者极端的方式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你赵清玥,只会伤害他、折磨他,从未让他有过一天开心的日子,一次次的从心理和身体上中伤他、害他生病住院,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听了赵斯蕊这番话,她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胸口堵得发慌,云淡风轻的眉眼也不由得染上了一层晦暗……

  她内心澎湃如海,可还是没有乱了方寸。

  “你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

  赵清玥满眼不屑,终于抬头瞧了瞧赵斯蕊,“他的所有权在我这里,你对他再好都是属于偷盗行为,我再怎么折磨他,也是名正言顺的合法行为,别搞不清楚状况就在这儿疯狂输出。”

  赵斯蕊被她怼得脸色涨红,忍不住咬了咬牙。

  “赵清玥,你既然这么不在乎他不爱他,那你跟他离婚,让出位置!”

  赵清玥冷笑,语气冷硬的说到,“我凭什么要离婚?我跟他结婚就是为了他的财产,还有他曲如常儿子的身份!你不是说你只是单纯的‘爱’他吗,你爱他的人,我爱他的身份,也没什么冲突。”

  赵斯蕊这下是哑口无言了。

  赵清玥更加清冷的说到,“赵斯蕊,如果你以为你反复来挑衅我,我会跟你去争夺他,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从来不屑于去争抢男人,随你怎么玩,只要别触犯我的根本利益,我压根没心情跟你较量。”

  赵斯蕊,“……”

  “桃姐,送客!”赵清玥已经一秒都不想再见到面前的女人。

  事已至此,面对赵清玥这足够冷漠的面孔,她也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在保姆的邀请下悻悻离开。

  屋内终于清净,赵清玥却疲倦躺倒在床,整颗心松懈下来,只觉得很累很堵,好像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

  沈醉这边。

  晚上8点。

  赵斯蕊很快来到了他办公室里边的卧室里,跟着他靠坐一起,把跟赵清玥聊天的那些录音放给他听了一遍。

  他其实并没有让赵斯蕊去找她,更没让她录什么音。

  可是,亲耳听到这段录音,她对赵斯蕊说的,那些不掺杂任何感情的冷言冷语,每个字都像刀子一样刮得他生疼,他眸底的阴郁又加深了一层……

  “我没骗你吧,”赵斯蕊在他耳边念叨,“你听她这些话,她亲口承认了,对你没有什么爱,跟你结婚不过是利用你的身份,真的,我当时完全被她怼的没有反击之力,我只能佩服她的绝情,自私,冷血,她真活得特别现实!”

  沈醉这些天本就因为赵清玥上环的事,已经对两人的关系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这时候再听到赵斯蕊放出的录音,更是对这份感情感到一种绝望……

  他失魂落魄的躺在床上,神色阴郁,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说,也没力气冲回家找她对峙,只是静静的聆听着心被撕碎的声音~

  赵斯蕊关上了房门,关闭了卧室的灯光,她双手攀上他的脖子,贴在他身上,柔声安慰,“别再为这种女人伤神了好不好,你这样的我好心疼,沈醉,我爱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真正爱你的,你离开她好不好……”

  朦朦胧胧的说这些话,赵斯蕊的红唇已经忍不住凑上去细吻他的面颊,吻着吻着,又滑落到他唇边,试探性的去撬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