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44 宝贝,生气了?

044 宝贝,生气了?

 热门推荐:
  赵斯蕊这番话,傻子也能明白了。

  换言之,她来过沈醉办公室的卧室,还把耳钉都掉到了他的床上,再准确的翻译一下,她睡过这床,和沈醉……

  面对这么明显的挑衅,赵清玥只是在内心翻涌起波澜,可是那沉静高贵的面庞上,始终没有乱,她淡淡的看了眼沈醉。

  沈醉身为男人,有点直,也没有特别去琢磨赵斯蕊刚才的言语和举动,只是皱了皱眉头,对赵斯蕊道,“你先走吧,我这里忙。”

  “好啊,”赵斯蕊看似答应的很爽快,顺便又对沈醉加了句,“那你记得让阿枫把我们上次在纽约游玩的一些照片发给我哦,”

  一句话,又是满满的信息量,原来人家还在美国一起游玩,一起拍照了~

  随之,赵斯蕊还特意装作很尴尬的对赵清玥说,“小玥姐,你千万不要多想啊,沈醉应该给你说了,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所以平时会走得比较近一点”

  “没有啊,”

  赵清玥虽然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但脸上还是云淡风轻,她勾唇笑了笑,很是轻松大度的回到,“小蕊,听说你在娱乐圈混得挺好的,都快二线了是吧,你平时要跟沈醉约会的话,还是多注意,尤其是要戴好帽子口罩墨镜,不然被拍到了,我倒无所谓,网友肯定会说你跟有妇之夫勾搭不清,这不利于你事业发展,是吧?”

  然后,她对沈醉道,“我今晚约了个朋友吃饭,可能回家比较晚,你先陪小蕊吧,不用急着赶人家走,放心吧,我没那么小气的。”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化,好像她真的一点不计较不介意,一点也没有那种吃醋女人的小家子气……

  沈醉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没有马上解释,也没有挽留。

  赵清玥说完,拎着自己的包,就淡定从容的走了出去,也没坏脾气的摔门,反而还轻手轻脚的帮着关上了门。

  沈醉没有追出去,因为面对她的淡定,他自己心里也堵得不行。

  眼看赵清玥走了,赵斯蕊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了他……

  他烦躁的抠开她楼在他腰间的手,自己在沙发坐了下来……

  他岔开双腿,手枕着后脑勺,背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俊脸颇有些疲惫之色……

  “你刚才说那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干什么,”他冷声问着,都懒得多看赵似蕊一眼,只在琢磨刚才赵清玥的反应。

  赵斯蕊挨着他坐下,靠在他肩头,“我也没说谎啊,本来就是要来拿我的耳钉,人家也说没有误会啊,”

  他再次推开她的身子,不允许她靠近自己,阴沉的警告,“以后不要在我面前玩这些小心机,很烦!”

  “呵,”赵斯蕊轻笑了声,“要论心机,赵清玥的心机不知道深到哪里去了,不然不会把你玩的团团转,”

  他闭了闭眼,沉声道,“我讨厌心机深的女人,但她心机深就可以。”

  听到他这句话,赵斯蕊顿时就僵住了,心里微微刺痛……

  她僵了半天,哑声问到,“沈醉,你跟我说实话,我到底输在哪里?你为什么这么倾心于她,论外貌论身世,我都不比她差,我不明白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沈醉仍旧是闭着眼睛,脑子里想的也是赵清玥那张脸,他喃喃自语的、直白的说到,“她成熟、神秘,永远让我抓不住,只有她才能让我体验到征服女人的乐趣……”

  赵斯蕊越听越不是滋味,心都被这些话扎成了筛子。

  她冷笑道,“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你喜欢她的样子,刚好就是她不爱你的样子!我告诉你,女人要是真的爱一个男人,只会像我这样,卑微粘人,爱闹爱作,把脆弱都展现给你,会吃醋会嫉妒,喜怒哀乐都只为你,天天围着你转。”

  “而赵清玥根本不爱你,她才可以做到对你若即若离,她也不会为你失控,也从没为你激动过,就像刚才,我都说了那些话了,正常女人不都会生气发火吗,可是她,丝毫都不放心上!因为她不爱你!”

  刚刚还有些倦意的沈醉,听到赵斯蕊的话,有点被震住……

  尤其是‘她不爱你’几个字,反复刺激着他的神经,他胸口隐隐有些发闷。

  他心里一直都有个意念——赵清玥不爱他。

  哪怕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哪怕过了一两个月的夫妻生活了,可在他心里,这个女人他还是没有彻底得到。

  此时此刻,赵斯蕊给他分析出了‘她不爱你’这个事实,还反复在他耳边念,他不知不觉被戳到了痛处…

  *

  赵清玥从沈醉公司出来,坐回自己的车上,有种强烈的窒息感。

  她没有急着开车,只是无力的倒在车子椅背上,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想着刚才在办公室里,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的场景。

  她很清楚,赵斯蕊故意说那些话在刺激她,挑衅她,差不多骑到她头上撒野,但她没有力气,也不愿爆发。

  她只是恶心自己,居然轻信了那个男人的甜言蜜语,以为自己真的就是他的唯一,还差点就要为他沦陷……

  真TM可笑。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她又没心情吃晚饭了,也没心情看工作邮件,直接把手机关了机,浑身无力的倒在床头。

  沈醉回来的时候,是晚上八九点,也并不晚,他走进房间看到赵清玥又是盖着被子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好像睡了又好像病了。

  他试探性的推了推她,“睡这么早?”

  赵清玥没有睡,但她没睁眼,也不想动,只是淡淡的‘嗯’了声,貌似正常的说了句,“你也早点睡。”

  沈醉看她这么‘正常’,心里头反而更加的低落,他忍不住侧躺在她旁边,伸出大手轻抚着她的面颊,小心翼翼的、柔声问,“宝贝,是不是生气了?我跟那个赵斯蕊真没什么,如果你介意,以后我完全断绝跟她的来往。”

  她也没有推开他的手,也没有说风凉话情绪话,只是淡漠至极的答,“随便你,你的私生活我不干涉。”

  面对这种姿态,沈醉的心再次往下坠……

  她不作不闹,却能把气氛将至冰点,一声不吭,却能让他遍体鳞伤……

  他顿时觉得很累,烦躁的锤了下床铺,也懒得哄她了,自己去浴室洗澡,一直在里面洗,洗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洗完澡,他穿好衣服,一言不发的去了别的卧室,非但没有像原来那样低声下气的求她抱她,反而主动‘远离’她!

  听到他关门离去的声音,赵清玥内心一抽,不由自主的蜷紧身子……

  明明大夏天的夜晚,她却感到浑身发冷发寒,渐渐又头痛欲裂,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