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38 他没有安全感

038 他没有安全感

 热门推荐:
  刚好这时,半掩的门被人推开!

  “……”赵卓一抬眼看到来人,立刻一把放开了赵清玥,有些尴尬的朝门口的男人笑了笑,“曲总来了,不好意思,我这里有点家事……”

  赵清玥身子歪倒在沙发里,强烈的咳嗽了几声,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算缓过劲来,她抬头来,正好对上了曲东黎的眼睛!

  原来门口进来的人竟是曲东黎。

  怎么又碰到他?

  哦,对了,这里是曲氏医药集团旗下的私立医院,曲东黎作为曲氏集团的总裁,出现在这里也正常……

  “有没有事?”曲东黎靠近她身边,眼神关切凝着她。

  赵清玥还没说话,旁边赵卓一很是狗腿的尬笑道,“抱歉啊,曲总,刚真的太尴尬了,是这样的,我跟我妹刚因为一点小事闹得不开心,一时激动相互动了手,让您见笑了。要不我们先去外边吃饭,边吃边聊。”

  原来,赵卓一今天来医院就是找曲东黎的,因为盛廷有一款新上市的医疗器械,正在各大医院做推广,他便约了曲东黎在这儿见面。

  曲东黎却冷若冰霜、慢条斯理的开口,“我看赵总火气太旺,你先回去平息一下,合作的事,过段时间再说。”

  “别啊,”

  赵卓一等大半天却被泼了冷水,很是不甘,“曲总,咱都约好了,就今天聊吧,那个产品都送过来了,待会儿我带你亲自去瞧瞧,”

  曲东黎是曲氏集团的总裁,平时主要管辖的是药物生产研发销售这一块,对于圣心医院的经营只是简单过问,但拗不过赵卓一的反复纠缠,他只好抽时间过来应付一下。

  没想到,刚刚一进门发现赵清玥也在,而且还是那样激烈的一幕……

  面对曲东黎,赵清玥只觉得很不堪,尤其是刚才跟赵卓一的冲突被他撞见,她更觉得待不下去,只是淡淡的跟曲东黎点了个头就朝门口走去。

  曲东黎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赵清玥,眸色很深……

  “曲总?”赵卓一看出了他对赵清玥的那份爱慕,调侃道,“我说曲大总裁,你该不会是还对这个女人有想法吧?她给你戴绿帽子的事,我也听说了,咳,大家都是男人,兄弟我很清楚你那时的屈辱,所以刚才跟她吵架时,我也被她气的下了重手,”

  曲东黎闷闷的,面色阴沉不想说话,一想到刚才赵清玥的脸,心里乱的很。

  赵卓一却还在想方设法跟他套近乎,拍了拍他的肩膀,谄媚的笑笑,“曲少,其实你没必要为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浪费时间,我家还有三个妹妹呢,个个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还都未婚也没男友,要不,你从她们当中选一个?”

  曲东黎已经听不下去了,也实在不想跟这个恶趣味的赵卓一多聊一句,冷声到,“关于你说的那款理疗机器,你先去找科室主任聊,我今天忙,抱歉。”

  说完,曲东黎管不了赵卓一喋喋不休的挽留,径直走出了会客室,双手插在裤兜里,脚步坚定的朝楼下走去。

  远远看到赵清玥正要离开医院,他不禁加快了脚步,直到追上了她,“清玥,等一下。”

  她回头来,撞上他那幽深的眼神,“还有什么事吗?”

  “嗯。”他面对这个问题,愣了几秒,“没事,我想跟你,多相处几分钟。”

  “你不是要跟赵卓一谈项目吗,”她问。

  “不谈了,”

  他看着她,感性的说,“你讨厌的人,我也讨厌,跟他合作我嫌晦气。”

  她忍不住轻笑了声,“你怎么也这么幼稚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医院外面的公园,都没急着忙别的事,就是这样默默的肩并肩走着,聊些有的没的。

  “你跟他,过得好吗,”曲东黎终究还是忍不住扯到沈醉。

  “还好。”赵清玥看向别处,低沉的,淡淡的说到,“他这个人,性格跟小孩子差不多,比我还要没有安全感~”

  曲东黎却听得很不是滋味……

  他冷笑了声,不得不在心底承认,在搞定女人的套路上,他的确不如沈醉。

  他悠悠的感叹道,“其实很多时候,我挺羡慕沈醉的。他可以活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想干嘛就干嘛,不用在乎任何人的感受,不用刻意打造完美的人设,他可以大大方方的跟全世界作对,想要什么就不择手段去抢……或许,我这辈子都做不到他这样的潇洒肆意。”

  听了他这么深沉的一番话,赵清玥有些愣住了,她从未见过曲东黎这样忧郁的一面,一时间都不知如何回应他。

  接着,他喃喃自语般的说到,“其实我并没有大家表面看上的那样光鲜,这些年都是活的身不由己……当年我还在我妈肚子里的时候,我爸就去世了,在奶奶的哀求下,我妈把我生了下来。”

  “我叔叔,把我当他亲生儿子一样疼,视我如己出,奶奶对我的好,自不必说,但一个从小就没有父亲的孩子,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所以,我不敢活得太任性,我学会了忍耐克制,活成了大家眼里最完美、却是我最厌恶的模样——”

  是的,曲东黎这些年也是过得比较压抑。

  他是个遗腹子,虽然有叔叔和奶奶的呵护,有母亲沈浣仪的陪伴,但他深知,他不是曲如常的亲儿子,他必须要方方面面极致优秀,

  在长辈面前,他是听话懂事,能担起家族大业的嫡长孙;

  在兄弟姐妹眼里,他是包容谦和、成熟稳重的大哥;

  在公司里,他是雷厉风行、高贵儒雅的总裁;

  在情场上,他是温柔浪漫、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

  但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些只是他给自己戴的面具和枷锁,他更想要的是沈醉那样张狂叛逆的人生,而不是被豪门世家嫡长子的光鲜身份紧紧束缚……

  明白了曲东黎内心的落寞苦楚,赵清玥不免跟他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因为她这些年也是囿于母亲的要求,苦苦在压抑着自己,为一个完美的人设而活,活得多累她很能体会……

  她不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阿黎,其实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他被她嘴里的‘朋友’二字刺痛了,自嘲的笑笑,“第一眼就心动的人,还怎么做朋友?”

  她心里有点乱,只能看向别处,转移话题,“大家都认为你该恨我,报复我,所以你对我态度差点,我可能还好受点,”

  “我从没恨过你,只恨我自己,当初没有早点把你娶回家。”

  他背靠在一颗树上,双手抱在胸前,伤感失落的眼神黏在她身上,“清玥,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对我什么感情?”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