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30 你喂我

030 你喂我

 热门推荐: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是在演戏,但再次瞟了一眼,发现他那无力瘫软的姿势,她心慌起来,赶紧回到他跟前摇晃他的身子,“你怎么了?!沈醉!怎么了!醒醒! 醒醒!”

  看到刚才还鲜活的一个男人,高高大大的身子就这么一动不动瘫倒在地,怎么推都毫无反应,跟死了一样,赵清玥的心是彻底的乱了。

  她心脏狂跳,手都在发抖,赶紧拿起旁边的手机就打120,然后又跑到外面叫楼下干活的保姆陶姐上来帮忙。

  过了没多久,救护车来了,沈醉被送到了附近的高端私立医院。

  看到ICU紧闭的大门,赵清玥坐在休息椅上,浑身僵硬,心乱如麻,那种未知的恐惧一分一秒的折磨着她,让她又想起了上次他出车祸的场景……

  她不知道对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特别特别的紧张,她很害怕听到噩耗,她脑补了成千上万种结果,越想越感到胸闷~

  煎熬了五六个小时后,直到凌晨四点过,医生才打开了门……

  “医生,他怎么样了,”赵清玥赶紧凑了上去,声音发颤的问。

  医生表情比较轻松,说到,“病人是患了较重的心肌炎,感冒引起的,因为心律失常导致昏厥,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家属可以进去探望。”

  赵清玥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走进病房,看到病床上躺着的沈醉,英俊的脸十分苍白,薄薄的嘴唇没有血色,眼睛闭着,胸口微微起伏,粗狂的手背上插着针管,两条大长腿微屈着……整个人看起来虚软无力,跟平时的嚣张形成鲜明对比。

  “醒了吗,”她在他床边坐下,轻声问了句。

  “……”他轻轻撑开眼皮,很冷漠的瞥了她一眼,没吭声,继续睡。

  “有没有不舒服?”她再问。

  “……”他不回答。

  “要不要喝水?”她又问。

  他再次不耐烦的睁开眼,看着她,“你在跟谁说话?”

  “跟你说啊,我问你好点没有。”

  “我是谁?”他板着脸,没好气的反问。

  赵清玥有点无语,但见他这有气无力的模样又有几分心疼,便继续耐着性子给他掖了掖杯子,好言好语的安慰,“你先睡觉,有什么需求叫我。”

  他瞪着她,“你就不会主动来发现我的需求吗?”

  赵清玥闷了闷,说到,“我不擅长照顾病人,不如我给你请个专业的护工?”

  “赵清玥,我只剩半条命了,你TM看着点伤吧,”他再次疲倦的闭上了眼睛,胸口起伏比刚才快了些,明显心里又憋着气。

  眼看旁边心电监护仪上面,他的一些参数又变得稍微不正常了,医生连忙赶过来查看情况,发现他只是因为情绪不稳定导致,便把赵清玥叫到一边:

  “赵小姐是吧,您先生这个病目前虽然稳定了,但是后续还得住院一周观察治疗,你们家属这边首先要做的就是让病人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有什么夫妻矛盾也暂时先放一放,病人身体康复要紧,是吧?”

  赵清玥只得点头答应。

  待下半夜沈醉熟睡时,赵清玥不禁盯着他那张脸发神……

  不得不说,自从跟她结婚后,这狗男人肉眼可见的憔悴了不少,俊脸瘦了一圈,眼底有隐约可见的眼袋,一看就过得很累、不开心、不幸福。

  以至于,一场重感冒让他换上了心肌炎,差点没命~

  她以为自己的心坚如磐石,可夜深人静,独自面对这张熟悉的脸,她心头却涌动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她甚至不由得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脸,但看到他身子稍微动了下,她立刻又条件反射的收回了手!

  次日,沈醉被转到了普通病房。

  这个医院刚好是曲氏旗下投资高端私立医院,专门服务于名流富豪阶层,里面的环境、医护服务、医疗资源等等每方面都处于世界领先的水平。

  沈醉所住的病房跟五星级套房没多大区别,有病房,有客厅,有厨房,还配有一对一的医生护士定时来检查治疗,整体的疗养环境和居家一样舒适。

  “起来吃午餐吧,”赵清玥将保姆陶姐做好的几道清淡营养餐放到小桌子上,又将他的病床调到斜躺的位置,给他准备好碗筷,准备让他自己坐起来吃。

  但他却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样子,手不动脚也不动,就那么懒懒的靠在病床上,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对她撒娇,“我没力气,你喂我。”

  赵清玥给了他一个白眼,硬着头皮舀了半碗粥,用勺子喂到他嘴边,就像上次她失魂落魄时,他亲自为她吃饭那样……

  沈醉倒是享受的张开口吃下去,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痴痴的望着她,“还要,”

  她再舀了一小勺,还贴心的吹了吹,喂到他嘴里……

  她总是这样,可以上一秒对他冷若冰霜,恨不能亲手杀了他,下一秒又可以对他温情到骨子里,反反复复,把他的心思玩的明明白白的,他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他只知道,他迷恋这个女人对他的每一种态度,哪怕是欺骗也好,利用也好,报复也罢,他统统管不了,只要每天睁眼就能见到她,能时刻嗅到她身上的气息就好……

  就这样一勺一勺喂他吃完,接下来她又帮着他洗了头,洗脸,从未有过的耐心和平静,好像照顾一个受伤的小朋友一般温柔细致。

  两人面对面坐在床边,她用那张宽大干燥的毛巾开始为他擦拭湿漉漉的头发,而他的眼神则直勾勾、缠绵的黏在她脸上……

  她从来不是个花痴的女人,对男人的外貌也毫不在意,但此时此刻,面对着他这张英挺俊朗的帅脸,面对他如此火热、直白、痴缠的眼神, 她再坚硬的心也被撞的摇摇晃晃的,甚至藏在头发里的耳根都微微有些发热~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