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29 故意折磨我是不是

029 故意折磨我是不是

 热门推荐:
  曲东黎不甘心的再问她,“清玥,你跟我说实话,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决定?以你的性格,你不可能会嫁给他。”

  “可能是破罐子破摔吧,”

  赵清玥不可能把跟沈醉之间的复杂恩怨告诉他,只是语调苍凉的说,“阿黎,你和沈醉之间有着血缘关系,发生了这种事,我要是再跟你结婚,只会害你一辈子……你永远克服不了心理上的那一关,别自欺欺人了。”

  曲东黎一时间说不出来了,他满腹的不甘和纠结,他承认赵清玥的话有一丝丝道理。

  他本来丝毫不介意她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但这个跟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是沈醉,那问题就没那么简单了。

  沈醉和他是血缘上的堂兄弟关系,如果他真的跟赵清玥结为夫妻,这将成为外界的笑话,曲家的声誉会持续受影响,他心里也永远有根刺……

  但是大道理都懂,小情绪却难以自控。

  此时此刻,他真的没心情却考虑那些大道理,他就是舍不得身边这个女人,接受不了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现在却成为了别人的妻子,这与他而言可谓杀人诛心。

  “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他,”曲东黎仍旧低垂着头,却不死心的冒出这么一句。

  “不爱。”

  她这次回答的冷淡干脆,没有一丝犹豫。

  “好。”他苦笑着说到,“哪怕你骗我的,我也好受多了。”

  “……”

  两人相互沉寂了半天,曲东黎收起失落情绪,故作轻松的说,“已经下午5点了,我们去吃个饭吧,边吃边聊工作上的细节。”

  赵清玥想起此次来这里的目的,便答应了。

  考虑到曲东黎的伤势还没有痊愈,赵清玥便上了驾驶座,让曲东黎坐在副驾驶,她开车前往他常去的一个中餐厅吃晚饭。

  两人坐在包厢,表面上还是像过去那样有分寸的相处着,聊得最多的还是关于新药上市的合作项目,看起来跟商业伙伴没什么区别,但曲东黎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他看得出来,赵清玥是真的想跟他做‘朋友’,而他,却再也无法面对她已经是沈醉妻子的身份,就连勉强挤出来的微笑也带着苦涩。

  他默默剥了几只虾,放到她碗里,“小玥,以后遇到什么难题,随时来找我。”

  赵清玥也默默的吃了他剥的虾,只是淡淡的‘嗯’了声,没说什么话。

  饭毕后,已经是傍晚七点过,她照例开车将曲东黎送回曲氏宅邸,准备离开的时候,曲东黎借着车内的幽暗和封闭,轻轻碰了下她的手背,低哑着嗓音说到,“他如果对你不好,一定要告诉我。”

  赵清玥受不了曲东黎那灼热的眼神,她别开视线,沉声道,“我知道怎么做的,就这样吧,早点休息。”

  “嗯。”

  透过车窗看着曲东黎那高大落寞的背影,她胸口闷得不行……

  *

  从曲宅离开后,她一路驾驶着车辆回到了沈醉的别墅。

  回到家换了鞋,她上了二楼准备洗澡,岂料刚推开卧室门就发现沈醉已经躺在了床上。

  他好似是刚回家,还穿着在公司里的那套衣服,脚上袜子都没脱,很随意的仰躺在被子上,双手枕着头,睁着眼,神色阴郁的盯着天花板,听到赵清玥回来了也没看她。

  “你怎么不换衣服就躺床上了?”赵清玥不满的抱怨了一句,就开始找自己的睡衣,打算去卧室里自带的那个大浴室洗澡。

  “……”沈醉还是一动不动,只阴着脸,看天花板发神,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赵清玥瞟了他一眼,以为他是遇到工作上的烦事,正在思考,便也不再作声。

  “今晚没回家吃饭?”他突然冷冷的开口问道。

  “没有,在外面吃的。”

  “跟谁?”

  “……”赵清玥听到这火药味十足的质问,她再次定定的看向他,“你不要用这种审问犯人的语气,我不想回答。”

  谁知,她刚说完,沈醉一下就从床上起来,欺身到她跟前,粗暴的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脸来,咬牙阴沉的问到,“别的男人给你剥的虾,很好吃是不是?”

  赵清玥微微愣了下,一下子明白过来,明白了他发火的原因,但她内心顿时就涌起一股怒火,她猛地推开他的手,气急败坏的吼到,“沈醉,你TM有病是吗?你凭什么跟踪我!凭什么监视我!你想控制我一辈子吗!?”

  她现在怀疑,面前这个变态肯定是雇佣了一个团队来专门跟踪她,不然以他每天的工作的强度,他如何知道她每时每刻的行程,每天跟哪些人见了面??

  “所以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沈醉却仍旧逼问着她,哑声说着,“你现在是我老婆,明目张胆跟别的男人约会,吃饭,开车送他回家,你特么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有错?”

  “我没有解释,也不想解释!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赵清玥简直气得发抖,她也不想再跟他说话,试图绕过他高大的身子,走出卧室。

  但他顺手抓住她的胳膊就将她推抵在墙,他危险阴鸷的眼神紧锁着她,灼热沸腾的气息笼罩着她,宽敞厚实的胸膛压着她,让她退无可退,呼吸不畅……

  “赵清玥,你故意在折磨我是不是?从结婚到现在,老子差不多已经跪在你脚下舔你了,你还是这副冷冰冰的清高样,你到底在拽什么!老子真的很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什么颜色!”

  赵清玥也是死死的瞪着他,她挣脱不了,情绪有些失控的吼出了心底的话,“是!我就是在折磨你!不要以为你害我身败名裂后,再给我一笔钱,就可以消除我对你的恨!如果不是你当初做了那些恶心的事,我妈也不至于气到自杀!我永远不可能真正原谅你!”

  “那你偷偷弄死了我的孩子,这笔账怎么算!?”他怒声反问。

  她心里突的抽痛了下,顿了几秒,她冷冰冰的偏过脸去,“如果你还在扯这件事,那我可以跟你扯平了,我们离婚,彻底划清关系!”

  “……”听到这话,沈醉这下陷入了沉默。

  他呆呆的盯着她,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暴躁不起来,也强势不起来了……

  是啊,他早该知道,面前这个女人,跟他身边那些恋爱脑的傻白甜完全不一样,她有原则有底线,骨子里有着深深的傲气。

  赵清玥趁着他手里的劲松懈了,用力推开了他的身子,就要朝门口走去。

  沈醉本能还想再伸手捉住她,抱住她,不让她溜走,但是不知怎的,他突觉浑身无力,脑袋眩晕,看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眼前一黑,身躯不受控制的往地板倒去——

  听到‘砰’一声闷响,走到门口的赵清玥惊得回头一看,

  只见沈醉竟然昏倒在了地上!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