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26 对他冷暴力

026 对他冷暴力

 热门推荐:
  赵廷之还没说话,赵清玥冷笑着回应唐映雪,“唐阿姨,请你搞清楚,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是娱乐圈的明星,我私生活乱不乱,名声好不好并不影响我的工作能力!我想,爸爸真正需要的也只是能帮他赚钱的子女,而不是成天只会当搅屎棍的人吧,”

  “你说的什么话!”唐映雪气得吼了一句。

  “够了,”

  赵廷之瞪着唐映雪,没好气的教训道,“少说两句不行吗,今天好歹是我生日,吵吵闹闹的烦不烦,能不能让我清净点!?”

  唐映雪气呼呼的筷子一放,大叫到,“行行行,你这个好女儿故意送钟诅咒你,你还护着她,那你们在这里上演父女情深吧,我走还不行吗!”

  说完,唐映雪就黑着脸耍小性子上楼去了。

  其他子女都闭嘴不言,默默低头吃饭,但气氛明显冷淡了许多……这正是赵清玥想要的结果,她唇边一直挂着若有似无的冷笑,甚至还故作孝顺的给赵廷之敬了一杯酒祝他生日快乐。

  过了一会儿,赵廷之手机响了,是一个商业伙伴打来的,他暂时离席,拿着手机去阳台上接电话。

  这时,沉默许久的赵卓一端着小半杯红酒,慢摇慢摇的起身来到赵清玥身边,故作客气的跟她碰了杯子,冷言冷语的开口:

  “恭喜赵大小姐啊,有本事控股整个集团了,”

  赵清玥哼笑了声,“谢谢。”

  赵卓一斜靠在椅子上,仰头喝了口红酒,又颇为戏谑的嘲讽,“还是做女人好啊,可以轻轻松松靠男人翻身,佩服!也不知道赵大小姐最近是攀上了哪个有钱老头子,对你出手这么大方,随随便便就是几个亿,厉害!”

  赵清玥仍旧面不改色,她轻飘飘的回敬道,“做女人再好,也不如您做赵家儿子好啊,毛都没长齐,就靠着老爹上位成集团总裁了,看来,这盛廷药业的总裁可真不值钱啊!”

  赵卓一脸都气绿了,他狠狠的瞪了赵清玥一眼,仰头把杯子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赵卓尔又开口帮腔了,她冷声怼赵清玥,“你说这些酸话有意思吗,我哥是赵家唯一的儿子,以后就是名正言顺的接班人,这是整个公司心照不宣的事!爸爸也是提前培养他接班的能力,你是不是以为你攀上个老头子,投点钱,就能控制公司了?简直痴人做梦!”

  赵卓尔刚说完,对面18岁的赵卓武大声叫到,“什么‘赵家唯一的儿子’,当我死的吗?”

  赵卓尔瞪他一眼,“你嚷嚷什么啊,小屁孩废物一个,滚一边去,”

  赵卓武这下来劲了,拍桌跟赵卓尔吵起来,“你以为你很牛逼吗,长得跟个猪头似的,还整天跟人家比,至少人家清玥姐比你漂亮一百倍,有老头子接盘,你连老头都找不到!”

  赵卓尔彻底被激怒,这下把矛头转向赵卓武,两姐弟就连珠带炮的吵成一锅粥……

  赵清玥觉得很无语,想着今晚来这里的目的也达到了,便起身拿着自己的包包就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发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正犹豫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小玥姐,给你伞。”

  转身来,面前出现的是老四赵卓诗,她沉静内向,气质娇柔,是整个赵家最善良懂事的女孩子,相比较其他人对赵清玥的敌意,赵卓诗却从来不参与。

  “谢谢诗诗,”

  赵清玥冲她笑了笑,打着伞就走出客厅,走向别墅的停车场,迅速驾车离开。

  *

  晚上回到家里,她看到手机上有沈醉发的微信:老婆,我今晚有点忙,不回家,住在公司。感冒了不舒服,不想来回折腾,你早点睡。

  这个信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感冒了不舒服,但还得继续工作……

  一副可怜兮兮的味道。

  她深知,沈醉发这个给她,无非就希望她着急他,关心他,对他嘘寒问暖一番,甚至希望她主动开车去将他接回家里住……

  但是,盯着这个消息闷了半晌,她终究还是放下手机,一个字没有回复,上楼洗漱后一个人上床睡觉了。

  这大概就是冷暴力吧。

  她承认,她现在就是一边逢场作戏利用他,一边冷暴力折磨他,她不爱他……她永远忘不掉这个男人带给她身败名裂的耻辱。

  睡到第二天自然醒。已经是上午九点过。

  她吃了保姆做的早餐后,看了看手机,除了工作上的一些信息,没有沈醉的任何消息。

  原本是等着他早点回家后,她要问他关于收购盛廷股权的一些问题,毕竟他在这方面比谁都专业,但等到快中午,他还没回家。

  她主动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谁料电话不接,发微信,微信也不回。

  可能是故意在跟她生气吧,毕竟她昨晚没回他。

  她想了想,干脆自己开车前往他的公司。

  沈醉名下的金融公司有十几家,他只把重心放在几家投资机构上,其他都交给职业经理人来打理,自己参与重要决策就好。

  来到市区某繁华路段上百层高的写字楼外面,赵清玥停好车子,做了登记,进入电梯,按了沈醉公司所在的楼层……

  她本来对他的公司地点是不熟悉的,但婚后几天他给她转移资金,办理各种财产变更手续的时候,她来过几次,也就熟门熟路了。

  来到他所在的那间总裁办门口,旁边负责招待的秘书此刻不在,而他的门刚好又是虚掩的,她便准备推门而入,可手刚放在门把手上,她却从半掩的门内发现里面不堪入目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