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25 跟继母一家的较量

025 跟继母一家的较量

 热门推荐:
  餐厅里,唐映雪热热闹闹的一家人都齐聚在圆桌上,正在推杯换盏准备给赵廷之祝寿,见到赵清玥突然来了,都用那种冰冷的、充满敌意的目光朝她看过来。

  这桌人是挺热闹的,满满当当五六个成年子女,全部是唐映雪这二十多年来给赵廷之打下来的‘江山’。

  大儿子赵卓一,不到30岁,刚刚被赵廷之提拔为集团总裁。他身边坐着的是他去年结婚的、门当户对的老婆许芳菱;

  二女儿赵卓尔,26岁,算是几个孩子里最聪明,最强势,最有事业心的;

  三女儿赵斯蕊(th

  ee的谐音),25岁,外貌倒是惊艳,目前在娱乐圈三四线混着;

  四女儿赵卓诗, 21岁,还在美国名校念大学,性格比较柔弱内向,存在感最低;

  小儿子赵卓武,18岁,在美国一个野鸡学校混着,从小被惯得目中无人,标准的纨绔子弟,日常就是跟一帮富二代混子飙车、泡妞、打架、炫富……

  所以唐映雪别的本事没有,最大的本事就是超级能生,一口气给赵廷之生了两儿三女,让他不愁没人继承香火。

  “你来这儿做什么?”

  唐映雪第一个站起来,朝她开炮,“我还特意叮嘱了你爸,让你今年别来呢,你妈刚去世,你少来触我们的霉头!”

  赵清玥面带冷笑,不把唐映雪的抵触放在眼里,她慢悠悠的走进餐厅,把手里的礼物提到赵廷之跟前,故作恭敬的说,“爸爸,祝你生日快乐。我每年都要给你过生日的,今年自然也不例外,还给你买了一份很特别的礼物,你打开看看。”

  “……谢谢。”赵廷之虽然已经对赵清玥比较失望,但看到她这么孝顺,也不好再摆脸色,只淡淡的说,“礼物先放一边,坐下吃饭吧。”

  正在这时,一旁的唐映雪眼尖,透过礼物盒子的透明部分看到了里面的‘礼物’,皱了皱眉,主动拿过盒子,三下五除二拆开,然后就夸张的尖叫起来!

  “老赵你自己看看,你这个‘好女儿’给你送了个什么东西!?”

  赵廷之凑过来一看,发现盒子里竟然是一个欧式挂钟,外观倒是十分的古典精巧,看起来也价格不菲,但是……

  不过顿了几秒,赵廷之气得脸色铁青,一把将挂钟狠狠的摔在地上,吓得在坐的人都震惊不已!

  赵清玥脸上却毫无波澜,她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唇角似笑非笑……

  唐映雪用手指着赵清玥,推波助澜的骂道,“赵清玥,你这个不孝女,你竟然在你爸爸生日这天送他挂钟,这不是故意咒他吗,你怎么这样恶毒没教养,他好歹是你爸爸!”

  原来,送钟的意思寓意‘送终’,在中国来说,是非常不吉利的一种礼物。

  赵卓尔也趁机开口攻击她,“赵清玥,我说你是不是自己亲妈刚死,精神错乱,故意要咒我们爸爸啊?爸爸本来最近身体就不好,你还搞这一出,你还是人吗!”

  其他几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纷纷朝赵清玥投来憎恨的目光……

  唐映雪继续煽风点火的对赵廷之说,“老赵,事已至此,你不如趁此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反正你这个所谓的女儿,也早就名声臭了烂了,以后让她也不准再踏进公司一步,不然影响我们盛廷药业的形象,到时候你在商场都抬不起头来!”

  赵廷之本就因为她和沈醉的那个不雅视频,对她没了期待,此刻就很容易被煽动了,他目露凶光的对赵清玥低吼到,“从现在开始,我没你这个女儿,给我滚!滚出去!”

  “……”赵清玥却并没有走,漂亮的脸上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她不把唐映雪和其他人的排挤辱骂放眼里,更没有在意赵廷之的态度。

  她从容淡定的说,“抱歉,爸,我以为你喜欢挂钟这种古董呢,还是今年在欧洲出差早早给你买好的。不过,除了这个挂钟,我还有另外一份大礼要送您,事关盛廷药业的融资问题,不知道您接不接受?”

  听到这儿,不仅是赵廷之,连其他人也引起了注意。

  赵廷之瞪了她一眼,板着脸耐着性子问,“说清楚点。”

  赵清玥冷眼扫了下这家人,才正式开口对赵廷之说到,“咱们集团下面新投资的几个项目不是最近遇到了资金困难吗,我打算投一笔钱进来,”

  赵廷之脸色缓了缓,问她,“你能投多少钱?”

  赵清玥说,“不会少于五个亿,另外,我还打算出资收购部分股东手里的股份,扩大我个人在盛廷的股权,希望持股比例能达到30%以上,成为盛廷的董事,”

  刚说完这话,在座的唐映雪包括其他几个人都不淡定了,尤其是赵卓尔,她连忙对赵廷之说到,“爸,你最好别信她的话,她哪里能拿出这么多钱来?说不定看你要把她开除出公司,她走火入魔了,去什么非法渠道搞的钱,到时候公司还得负法律责任——”

  是啊,在这家人眼里,她赵清玥哪里有钱呢?

  除了她跟母亲秦莺住的那个旧别墅能卖几百万,再加上她在盛廷药业的一点小股份可以分点红,以及她每年七八十万的年薪,全部资产合起来也不会超过500万,哪来的几个亿??

  更别说,她已经被曲家退货,曲家也早就收回了上千万的彩礼……

  赵清玥并不理会赵卓尔的质疑,她对赵廷道,“爸,关于资金来源问题你大可放心,反正增资扩股,我会请律师来,完全按照合法的流程验资,对公司不会有任何影响。您现在需要考虑的,就是要不要接受我这笔投资?”

  赵廷之显然是有些动摇了,毕竟,他想扩大商业版图,确实需要大量的资金注入。

  而且盛廷集团旗下的一些项目的确也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他冷声对赵清玥道,“这件事,等我回头跟董事会的人商量一下,你先坐下吃饭。”

  赵清玥还真就在一个空位边坐了下来,管不了其他人的冷眼鄙视,大大方方的准备在这里吃一顿晚餐。

  赵卓尔不由得朝她投去一个恶毒嫉恨的眼神。

  唐映雪也坐不住了,在赵廷之耳边唠叨,“老赵,你可别听她的妖言啊,一个不到30岁的女孩子进入董事局,你让其他大股东怎么想?再说,她现在臭名昭著,怎么还适合待在我们盛廷,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