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书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14 孩子是他的

014 孩子是他的

 热门推荐:
  医生的脸色比较平淡,语气也很平淡,“没事了,没有生命危险,就是撞到头部,颅内有点淤血,过几天就可以转普通病房。”

  赵清玥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了地,“那他醒了吗?”

  “醒了,就是意识还不太清晰。”医生又问她,“你是他女朋友还是妻子?现在可以进去探视了,先换衣服。”

  “我——” 赵清玥听说他醒了,不禁有些犹豫,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是他的家属,这样吧,我现在通知他的家属过来探望。”

  她坐在医院外面的走廊上,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亲自进去看他一眼,可是一听到他不会死了,也没缺胳膊少腿成植物人啥的,她对他的那份担心关切又淡了下来……

  如果进去看了他,软言细语的嘱咐他好好养伤,是不是就代表自己妥协了?

  终究,她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她打算通知他的‘家属’,可对他的亲朋一无所知,思来想去,想到了曲家的人。

  她马上给沈醉的生父曲如常打通了电话。

  原本在睡梦中的曲如常,一听到沈醉出车祸住院,瞬间的清醒过来,按照赵清玥给的地址飞快的赶来了医院,以家属的身份进了急救室去探望。

  躲在角落里亲眼看到曲家的人进去了,赵清玥不得不走出了医院。

  走到医院外边,吹着凌晨的冷风,她浑身说不出来的寒冷,胸口也十分的闷,每走一步都特别沉重~

  *

  接下来的几天,赵清玥仍旧装的像个没事人一样上班下班,正式升任总经理后,手头的工作量也骤增,每天忙得晕头转向。

  但闲下来的时候,她不免还是会想到车祸受伤住院的沈醉。

  不知道他好转没有?谁在病床前贴身照顾他,护工还是曲家的人?

  他会不会恨她的绝情?

  恨就恨吧。

  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本就有着不可调和的仇恨。

  他当初像个强歼犯一样占有了她,还拍照片视频,用那种不入流的手段威胁她,让她受尽了屈辱,她绝不可能心软妥协!

  但她每天总是静不下心来做事,也没什么胃口,总觉得恶心反胃,脑袋昏昏沉沉的,像生病了一样。

  她起初以为是例假快来了,并没有在意,直到某天在家吃午饭时,她吃到一半突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飞快的冲到洗手间吐了个天翻地覆……

  吐完后,她好似虚脱似的,摇摇晃晃的从洗手间出来,却对上了秦莺那可怕的眼神。

  “你怀孕了?”秦莺低哑着声音,死死的瞪着她。

  “……”赵清玥脑袋里轰的一响,煞白的脸更加苍白了。

  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有好久没来例假了,再联想到跟沈醉发生过的种种细节,她心脏骤然狂跳起来,忍不住瘫坐在沙发里。

  “说实话!”秦莺突然愤怒的吼叫了声!

  赵清玥稍稍镇定了下,试着安抚秦莺,“妈,我没有,只是肚子不舒服,”

  “闭嘴!”秦莺情绪已经开始失控,“你马上跟我去医院检查,现在,马上!”

  赵清玥也想要个准确的答案,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这是个私立医院,医院的副院长跟秦莺关系比较好,秦莺这些年生病住院都是在这里,也有几个交情比较深的医生朋友。

  秦莺特意给妇产科的朋友罗医生打了个电话,让对方亲自帮忙开单检查。

  经过抽血、做B超等一些列检查,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结果出来了……

  当看到检查报告单上清晰的显示她已经孕有8周左右的胎儿,后面跟着还有一些列的宫内数据,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而得知结果的秦莺,所有的暴怒都藏在心里,脸上似乎看不出多大的变化。

  母女两人随后又回到了家里。

  “孩子,是曲东黎的?”秦莺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沉声问她。

  赵清玥的脸一直是惨白的,眼神是涣散的,她深深的呼吸下,才有力气看向母亲,“妈,对不起,我犯了错——”

  “啪!”秦莺一下子就爆发了,甩手朝她猛抽了一巴掌,撕心裂肺的吼道,“告诉我,是谁的种?是谁的?!”

  “……”赵清玥的口腔内充满了血腥味道,脸上火辣辣的刺痛,但更加痛的是心。

  “孩子是沈醉的,”

  “沈醉?”秦莺脑子稍微转了下,怒声问,“就是曲如常那个私生子吗?你怎么会跟这个野种鬼混在一起?是他强奸了你,还是你自愿的!?你说!”

  赵清玥想到,如果说出自己被沈醉威胁的实情,秦莺肯定会沉不住气去报警,到时候传到曲家人的耳朵里,只会让一切更糟糕——

  她简单编了个谎言解释,“我跟这个人,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了,那时我们简单交往过一段时间,后来分手,他纠缠过一阵,最终酿成了现在的结果。”

  “你……你你……是要气死我!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不争气的东西啊!”秦莺气得猛烈捶打自己的胸口,突然间就气急攻心,血压飙升,眼前一黑,人就突然晕倒在轮椅上!

  “妈!”赵清玥嘶声喊道,摇晃了她几下,在颤抖中拿出手机拨打120。

  秦莺被送到医院,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主治医生却单独把赵清玥叫到了医务室。

  陈医生面色凝重的开口,“赵小姐,上周你带你母亲来这里看病,当时我发现她肺部有个阴影,后来做了进一步的病理切片检查,现在结果出来了,您得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情况?”赵清玥的心一下子纠紧。

  “我们初步诊断是肺癌,已经到了中晚期,最乐观的情况下也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

  听到这个晴天霹雳的噩耗,赵清玥脑子里轰然炸开,身子一歪差点瘫倒在地……

  她竭力扶着桌边,浑身发颤,手脚冰凉,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似的说不出话来。

  陈医生赶紧搬个凳子,扶着她坐下,温声安慰,“冷静点。你现在是你母亲唯一的精神支柱,你不能倒下,既然发生了,我们只能勇敢面对。”

  “……”赵清玥平时从不轻易落泪,但是在这一刻,她转过身去,眼泪突然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胸口闷痛不已,好半天都喘不过气来~

  是的,事情发生了,她没法逃避,只能面对。

  从医务室出来,她来到秦莺的病床前,尽量表现的很镇定,一边给秦莺卷了卷被子,一边说到,“妈,医生说你的肺部结节是良性的,没多大问题,治疗一段时间就好了,”

  秦莺躺在病床上,闷声不语。

  好半天,她才声音嘶哑的开口,“肚子里的野种,你打算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