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沈先生他又渣又撩 > 011 有点想你

011 有点想你

 热门推荐:
  次日清晨。

  赵清玥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再瞟了下墙上的挂钟,才7点。

  她打算起床,但身子动不了,低头一看才发现身边的男人大半个身子都压在她身上,他的头缩在她怀里,手揽在她腰间,一条大长腿还搭在她腿上……

  他闭着眼睛,呼吸均匀,显然睡得正香。

  那高挺的鼻梁,浓浓的剑眉,线条流畅的脸型……深邃硬朗又洋气的五官,即便是闭眼睡觉的时候,也有着扑面而来的英气~

  赵清玥的脑袋很清醒了。

  她记得昨晚很疯狂、很疲惫、很虚弱,完事后昏昏沉沉的就跟他抱在一起睡着了,还睡得挺好,梦都没做一个,睁眼就是天亮了。

  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从被困冷库,濒临死亡,到被沈醉营救,在他家浴室泡澡,再然后跟他各种上头的亲密,她却感到些压抑……

  是的,清醒之后便是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觉得一分钟都不能再停留下去了,用力推开他的身子,起床迅速换好已经干透的衣服,拿着自己的手机就要朝卧室门口走去。

  走之前,她心情复杂的瞧了瞧床上的沈醉,他睡得很沉,压根没觉察到她的动静,高高大大的身子裸躺着,也没盖被子~

  早晨的温度低,她拉过被子搭在他身上,转身出了门,再轻轻把门关上,悄然离去!

  *

  在家收拾一番后,赵清玥强打精神,拖着疲惫的身子还得去处理公司的一堆事。

  昨晚为什么会被困在冷库,到底是谁关的门?

  发生这种严重的事故,她不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但也不会立刻搞得公司人尽皆知。

  上午开了个会,忙完比较急的事项后,她理了理思绪,打算先让冷库管理人员调取监控。

  查完监控,她被告知冷库内部几个正面清晰的摄像头都坏了,但在库房外边某个摄像头下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

  赵清玥亲自在视频里仔细看了下,发现就在自己被困的时间段,那个可疑的,模模糊糊的背影刚好从冷库出去……

  看来这是有人蓄意谋害,她毫不犹豫的报了警,让专业的办案人员来调查。

  靠在自己办公室的皮椅上沉思了会儿,她手机短信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沈醉发过来的几个字,“有点想你。”

  盯着这几个字,赵清玥呼吸一滞。

  放在以前,她基本是不予理会,但经历冷库那场劫难后,她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变得优柔和矛盾起来,不再有那么强烈的厌恶情绪了,但是……

  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想到和曲东黎的婚约,想到母亲那残疾的双腿,还有其他一系列的烦心事,她最终放下手机。

  是的,她一个字都没回他,选择了冷处理。

  但接下来的时间,她却没什么状态投入工作,脑子里总时不时的浮现出沈醉那张脸,搅得她越发的心烦意乱。

  ……

  晚上回到家,秦莺照例在客厅里落寞的看着电视,见到她进来,憔悴的老脸上才感到些许的安慰。

  但她还是惯于用质问的语气开口,“小玥,我听说最近曲东黎的妈妈,也就是你沈阿姨,从加拿大回来了,你今天没去跟她见面吗?”

  赵清玥无所谓的说,“不知道,我最近工作忙。沈阿姨只是回国而已,我用不着专门跟她见面吧,”

  秦莺的脸色又沉了下来,“你这是什么态度?沈阿姨是你未来的婆婆,她平时长期住在加拿大,这次肯定也是为了你和东黎的订婚才回来,你不该主动去看望她吗?”

  赵清玥越发的烦躁了,“妈,我真的很忙,”

  “忙忙忙,你就会拿工作当借口!这两年还有什么是比你和曲家的联姻更重要的事吗,我说了多少次了,让你抽出时间跟曲东黎约会,巩固感情,工作的事情先放一边!”

  赵清玥闷了半晌,“……”

  她突然就脑袋一热,蹲下身来,面对着秦莺,“妈,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

  赵清玥暗暗深呼吸了下,她缓缓开口,“我想,跟曲家的联姻能不能取消?现在赵廷之已经把我升为业务中心的总经理,我认为,不用跟曲家联姻也可以——”

  “啪!”秦莺不等她说完,突然就愤怒的甩了她一巴掌!

  “你给我闭嘴!”

  秦莺打了她,反而自己气的浑身发抖,她又气又恨的说,“你懂什么!?跟曲家联姻,是我们母女俩唯一可以翻身的机会!”

  “赵廷之那个老王八蛋给你升个职有什么用?他会让你进入董事会吗,会把公司的控制权交给你吗!这老王八蛋心里只有他跟唐映雪生的那几个野种,不过给你一点粥喝而已,你就眼皮子浅到要取消跟曲家的联姻,你是想气死我吗!?”

  “……”赵清玥摸了摸火辣辣刺疼的面颊,起身背对着母亲,暗暗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澜。

  秦莺骂完,又怒声问她,“我看你这几个月都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曲东黎对你态度不好了吗?!”

  “没有,他很好。”

  看到秦莺这残缺的身体,这偏执的,不稳定的精神状态,赵清玥决定不把昨晚被困冷库的事情告诉她。

  其实,这些年来,她几乎都是跟秦莺报喜不报忧,哪怕在外面遇到再大的风浪,她都会烂在心里,不让秦莺知道。

  她深知,她是秦莺唯一的信念,唯一的希望,她如果有任何闪失,秦莺必然又会疑神疑鬼,焦虑难安,徒增烦恼。

  接下来又过了两天,曲东黎给她打来电话,约她出去商量订婚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