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馆学徒到大乾武圣 > 第六十章暗流涌动

第六十章暗流涌动

 热门推荐:
  县尊神色凝重,他也想不到究竟是有谁敢杀县丞。

  劫杀官员,行同造反。

  究竟是哪个不想活了!居然敢干这种事情。

  可无论怎样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调查与善后。

  其实他明白更多的都是善后,敢杀县丞的人既然敢动手,就说明有绝对的自信,不会被他们查出来。

  “王友路,这件案子要继续查下去,一切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下官明白。”王友路鞠身行礼。

  刚刚说出县丞死亡这个消息时,他是最淡然的。

  因为此时从一开始便是他来调查,他也是最早得知县丞死亡这一消息。

  说实话,其实他内心明白,调查不出来什么了。

  发生在城外,这件事情根本调查不出来任何信息。

  甚至他们连尸体都很难找到。

  若是失踪的第一天就开始寻找,或许还能查出来些东西,如今已经七八日了,什么都别想找到。

  之所以能确定死亡,是因为县丞仿佛瞬间消失了一样,除非他后面再冒出来,不然多半是死掉了。

  这样突然离奇失踪的人,每年四方城都有很多。

  唯独没想到这次竟然是县丞。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县丞还活着,只不过是被困在了某个地方,不过这种概率很渺茫。

  “至于原本由丁猛负责的事务,暂时先麻烦柳兄了。”县尊又道。

  “下官明白。”柳江应道。

  说完这些话,县尊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再多说什么。

  一个八品官,在他的任上被杀,无论怎样他都有一部分责任。

  更不要提,如今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何人所为。

  偏堂内其他人见状立刻退了出去,任谁都看得出来县尊对这个事情很是忧愁。

  至于其他人,倒并不是多么关心。

  除了王友路有些头疼,不知道这件事情该从何去查起。

  李易也随着他们一同离开,然而离开后却又避开所有人,悄然杀了个回马枪。

  …………

  “堂尊。”李易拱手行礼道。

  “何事?”周友仁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回堂尊,县丞大人在消失前曾向典狱司借调九名囚犯前往武库整顿武备。”

  李易说完便一言不发,自己只需要说到这里就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多管。

  他负责把水搅浑。

  至于水混了后需要头疼的事情,他就不关心了。

  “你说什么?”县尊声音不由高了起来,蹭了一下便直接起身。

  如果说死了县丞仅仅只是让他有些头疼,那么武备出事,便足以让他感到惊惧。

  “那些罪囚进入武库后便再也没有消息,如今下官也不知道他们在哪。”

  李易又道。

  周友仁面色凝重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一般。

  武库和县丞都出了事情,而且时间如此巧合。

  若说这两者之间没有联系,他自己都不信。

  可是谁敢干这样的事情,在这四方城的地界上,敢杀害朝廷官员,甚至敢于谋取武库武备的人究竟又有几个!

  县尊一张脸皱的仿佛能够挤死几个苍蝇,显然他已经想到了,在整个四方城,究竟有谁敢干这样的事情。

  内城家族!

  除了他们,没有人敢做这样的事情,更没有人有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情。

  “行了,本官知道了。此时暂且不要声张。”

  县尊面上的表情很快舒缓过来,再次变得镇定从容,好像若无其事。

  然在这镇定自若之下,才是真的波涛汹涌,心情激荡,久久不能平和。

  自己该怎么去调查!又该如何去解决这些问题!

  真的是他们干的,他们会让自己发现蛛丝马迹吗?

  无数个问题都在困扰他,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去做。

  不过表面上仍然镇定从容,泰山崩于面而不变色。

  李易默默退开,他相信县尊十有八九已经怀疑到四大家族。

  因为除了他们,整个四方城的地界上,没人有能力干这件事情。

  李易回到门内时,竟然很难得的见到沈见山。

  这段时日以来,他身为沈氏族人,似乎一直很忙碌,已经有月余不到门内。

  “师弟。今天晚上百花楼,师兄请你们吃饭。”

  沈见山看见他,很高兴爽朗的大笑。

  “师兄什么事这么开心?”李易也笑着问道。

  “我突破了!”他语气很是激昂兴奋。

  “真的。那恭喜师兄啊!”李易也笑了起来,他也是真的为沈见山高兴。

  早在几个月之前便听他说过自己要突破这件事情,等了这么久,也算有所得。

  这段时日,恐怕也在天天潜心苦修。

  沈见山朗声大笑表情很是肆意,毕竟在炼血境界修行这么久,如今终于突破,怎能不高兴!

  更不要提此次修为突破,对他而言更是有着莫大帮助。

  突破后便可以慢慢牟取一个族老的位置,沈家族内面对他也会有诸多优待,从此之后将又是一番新的境遇。

  全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江海,神色并不是多么好看。

  “这还得多谢师弟你呀!”沈见山勾住李易的肩膀。

  “我?”他有些纳闷。

  沈见山大笑,自从上次两人交手自己差点输给李毅回去之后,他便坚定心思一门苦修。

  不然被一个刚入门的师弟打败了,多丢脸。

  正因如此,他才能这么快的突破。

  见李易一脸不解的神色,沈见山笑得更大声了。

  心中琢磨要不要找机会再和自己这位师弟打一场,看看自己这段时日的苦修所得。

  不过想了想之后他暂且放弃了,就算要打也得挑个没人的地方,不然自己输了多丢脸。

  上次自己修为也比他强,练刀的时间也比他长,最后还是差点输了。

  更不要提这么长时间,自己苦修,自己这位师弟肯定也在苦修。

  “你别想这么多了,今天晚上百花楼。不过你可不能敞开了喝,不然师兄可真没这么多钱。”

  沈见山笑道。

  李易想告诉他,其实自己不喜欢喝酒,但想了想终归没说。

  他感觉说出来自己师兄也不会信,这个事情恐怕是解释不清了。

  最终只能点点头。

  是夜,诸位师兄弟欢聚百花楼内,直至深夜,才各自散开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