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碧玉空间 > 第六十一章 屯粮

第六十一章 屯粮

 热门推荐:
  “我们小静啊,从小就懂事,还爱读书!这不,期末考试全校第一,奖学金10块呢!”

  姥姥听的一愣一愣的。

  “呦,小静去年念的书吧,一年级?奖学金这么多啊,真是给咋家长脸!”

  “小静虽然念书晚,但她平时自己跟着村里孩子学的不少,入学的时候考试直接上五年级!”

  张妈一脸自豪,她的闺女真是文曲星下凡,财神转世!读书又好又能挣钱!

  对着两人慈爱的眼神张静红着脸低了低头。嗨呀!虽然......但是......她脸皮还不够厚呀!

  约摸着坐了半下午,张妈领着她们跟姥姥辞行。

  “芸儿呀,吃了饭再走吧!你爹还没见着俩孩子呢!”

  姥姥分外不舍,拉着张静搂着小弟张恒不让走。

  张妈也很想留下,但是......

  “家里就张平一个,他收工回去没汤没饭的,家里猪呀鸡呀的!......”

  刘姥姥知理,闺女嫁人了有自己的小家要操持。

  可恨两家过得都不容易平时走动少,这么些年了见外孙儿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放心吧娘,我现在日子过开了,以后会经常来看您的!”

  张妈拉着自己娘的手又红了眼睛。

  姥姥虽然不舍但也没办法,只转身回去拎了条鱼出来。

  “拿着!昨天卫国偷摸从河里捞的,回去做了吃!”

  张妈赶忙推辞。

  “娘呀,我家里也时常吃!卫国好不容易逮条鱼,你们留着自己吃!”

  娘家条件如此艰苦,外甥好不容易搞点荤腥回来!她要是拿走了,嫂子估计得恨死她!

  再说了,自家条件虽然不敢露富,但各种好吃的时不时都能吃上!

  姥姥不依,张妈忙抱起儿子给女儿打眼色,三人落荒而逃。

  直到姥姥追不上,远远的冲着她们挥手,张妈才停下脚步。

  唉!张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神情怅然。

  身怀巨富但不能显露,连接济娘家都得缓着一点点的来,憋屈!

  张静知道张妈的心思,但她没有说话。

  再等等,等国家稳定,政策开放,那时候才不会让大家盯着他们家!

  ........

  再回到家已是天黑,张爸已经做好了饭,玉米碴子粥,肉包子!

  走了那么远的路,张静还好,张妈跟小弟都累惨了!一家人草草吃了饭就各自去休息。

  日子平淡,八月份的尾巴也一闪而过,明天就是九月一号,开学日。

  张妈给张静收拾明天开学报到的东西,初中也在县里,倒是省很多事。

  “要不明天妈送你去吧,也不知学校的老师好不好?”张妈终是不放心女儿独自去报到,又一次提起了要送她的话头。

  张静抚额,哭笑不得。

  “妈,我自己能行。这几天天天下雨,路也不好走,你还是在家待着吧!”

  这两天也不知怎么了,天阴着,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连着三天都如此。

  她自己一人走路有灵力相护还方便作弊,带着张妈的话就得老老实实在泥地里蹚。

  “你要不放心等天晴了再去县里小院看我!”

  看着张妈还不死心,张静又补了一句。

  “好吧,你早点睡!”

  张妈嗡声闭嘴,女儿一向独立。

  索性还有个小的等着她照顾,也就放弃了送女儿去上学的念头。

  夜半,整个村庄只余淅淅沥沥的雨声,张静看了眼爸妈那屋的窗子,黑漆漆的显然沉睡了。

  粘手掐了个法诀隔开雨水,纵身向后山跃去。

  自她从市里回来把两只蠢萌放回山里后就没再管过,但明天她要去上学,显然不能再让它俩逍遥下去了!

  片刻后,张静立于山脚,望着黑沉沉的山打了个呼哨。

  哨声沉闷不显,但却裹挟着灵力传出很远。

  随后,山中传来一声虎啸,与先前的哨声呼应。

  没过一会儿山林中就热闹起来,一虎一豹相继冲下山来,对着山脚下的张静好一阵亲热!

  召回两只蠢萌,张静又反回家中。

  定春和丹丹这俩货滚了一身泥巴,下山了还不忘蹭给她!

  悲催的只能先洗兽,再洗自己!

  “定春!你再甩水我就断你两天灵泉!!”

  第n次被定春甩洗澡水,张静彻底失了耐心,咬着牙恶狠狠的威胁着。

  欢快甩毛甩到一半的定春陡然停了下来,原本挺立的耳朵耷拉下来,乖乖坐好,任由张静冲洗毛发。

  虽然玩水很欢乐,但比张张的灵泉那还差的很远!

  不能为了一时的开心,失去两天的灵泉!定春心里默默念叨,它还是很识时务哒!

  这只调皮的豹子终于安静下来,张静松了口气,总算能好好洗了!

  有定春惹恼张静在前,轮到老虎丹丹的时候就顺利了很多。

  虎头随便rua,尾巴也翘着随便摸,拍一拍腿就知道躺下露肚皮。

  端的是听话可爱小萌宠的样子,将一旁舔毛的定春看的目瞪口呆。

  嗬,你这心机虎,你卷我!定春暗中呲牙。

  你抖张张一身水,我给张张摸肚皮,我的灵泉比你多!

  丹丹虎眸微眯,不理这个蠢蠢的豹子。

  两小只暗中的小动作张静一无所知,她废了半天力气两只兽总算是干净多了。

  抬手点了点丹丹的鼻子。

  “以后再滚一身泥,我就让你俩出去流浪!”

  看着定春和丹丹一副乖觉认错的模样,张静挥手把它俩扔到了空间的山上。

  呼!现在,她又得洗自己了!

  张静甩甩手开始洗澡,也不知何时能学那个净尘决?她实在是懒得慌!

  ........

  一夜雨未歇,天亮时还在下,看着像是天漏了一般。

  吃过早饭张妈把书包给张静背好,又帮着她穿好雨具,目送她冲进雨里消失不见。

  “今年的雨可真多啊!”张妈倚在门边叹道。

  “不行等天晴了我再去搜罗些粮?”张爸也皱着眉头望向门外。

  今年气候明显不对,万一有洪涝之灾显然也是他们这些底层的农民受苦。

  吃不饱的日子难捱的很,索性手里不缺钱,多买些粮屯着心中有底!

  如此想着,屯粮之事便又提上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