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碧玉空间 > 第五十九章垃圾堆寻宝

第五十九章垃圾堆寻宝

 热门推荐:
  钱花了个七七八八,她又要变穷光蛋啦!这下也不知道倒腾药材的余胖子愿不愿意倒腾点水果?

  她空间里的水果压满树,卖了正好换钱!

  张静在日暮时分等到了房东将钥匙还了回去,她打算明天还要逛逛市里,今晚就直接回了空间。

  吃饭,打坐修炼,一夜好眠!

  早饭榨了一杯豆浆,配着昨天买的点心。

  吃完出去溜达着在街上逛了逛。

  可惜,没有好吃的也没有好玩的!

  几个小孩提着袋子风一般刮过,嘴里还兴奋的念叨着什么......

  “我攒了好些杏核,卖到收购站说不定就凑齐学费了!........”

  “我有碎玻璃........”

  收购站,张静默念着想起了些前世的传闻。

  建国时破旧立新,大量带有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四旧”书籍,以及外国书籍,成了“封资修”的破烂,被卖进了废品收购站。

  思及此,张静有了主意,今天就去收购站逛逛吧!

  随着小孩们的脚步张静越走越偏,直走到城南过了车站才到。

  收购站是一个一进两串院的院落,前院是办公场所,后院是出纳和工作人员收购做业务的地方。

  而收购站收的东西那叫一个齐全。

  生铁,熟铁,黄铜,红铜,铝,铅,胶鞋底,塑料底,骨头,杏核,杏仁,活兔,兔皮,羊皮,麻袋,麻绳,碎玻璃,酒瓶,书纸报纸,塑料布,猪鬃等等,等等。

  张静看的目瞪口呆,真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应收尽收!

  看着前边卖东西的人都走完了,她赶紧上前。

  “大叔,我想进去淘两本书可以吗?”

  张静仗着人小挤到跟前,手里捏了几张钱塞进那工作人员手里。

  差不多10块钱左右,那大叔看了一眼手里的钱,点了点头。

  “悄着点,快去吧,天黑之前锁门,那之前出来!”

  许是之前有人干过这种从废品站淘东西的事,这院里其他两个工作人员都没说什么。

  张静一路往后院去,院里收回来的物品堆积如山,有时走路也没有下脚的地方。

  院西北角有很高的墙,墙外面就是居民巷子。

  张静一路翻翻捡捡,多是些报纸草纸之类的,还有些以前的课本。

  偶尔也能看到几本厚厚的外国书籍,打开里边是全是英文!

  张静挑了几本感兴趣的,借着杂物遮挡视线全都偷渡到空间里。

  一天翻啊翻的真叫她找到好些不错的古书,典籍,画本,诗集,医书药理,花样繁多数不胜数。

  太阳快要落山了,张静才出去。

  “咦,你就捡这几本吗?”收货的大叔看她夹着那几本书问道。

  平时那些人给个1块2块都不少拿呢,这姑娘心厚啊!

  “大叔,我就看这几本不错!”

  张静呵呵笑着,这人有意思,还怕她拿少了不够本!

  她可是想好了,等今晚没人了再来淘淘好东西呢!

  从收购站出来,张静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进了空间。

  进厨房给自己炒了两个菜煮了一个汤吃的极满足,白天为了多找点书她中午都没吃饭休息,饿了一天呐!

  吃完饭又去山上走了一圈,看了看两只蠢萌。而后就是静待月黑风高,垃圾堆里寻宝!

  啧啧啧!张静觉得心里美极了!这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透过空间看到天色已晚,张静又往收购站而去。

  从白天看好的西北角提气纵身,轻巧的落入院中,没发出一点声响。

  今夜黑的深沉,月光微弱不能有效视物。张静心下一动手里浮现一个小火球将周身照亮。

  嘿嘿,她现在火球术可比炸鱼的时候长进多了,想多亮就多亮,想烧哪儿就烧哪儿!

  越过纸堆往前摸去,一堆铜啊铁啊之类的金属分区放着。

  张静扒拉了好一会儿才捡出一个看上去很精美锡制灯台,几个青铜酒杯,一块印章........

  林林总总,等她把整个收购站全翻了一遍之后天都快亮了!

  听着鸡叫了三遍以后张静一跃从墙边跳了出去。

  不行了,她得回去吃点东西,补个觉!这一晚上翻得她腰酸背痛,当贼也难啊!

  虽然修了仙,但张静觉得睡觉还是更能消除人的疲劳。当她再次醒来时,外边下起了雨。

  不同于之前的雨,这次的雨里夹杂着大颗冰雹!

  这种天气于农民并不友好,地里的庄稼被砸的东倒西歪。

  幸好冰雹来的快去的也快,雨停之后张静便往车站赶,出来这几天事情都办完了,她得回家了!

  坐上那辆挨挨挤挤晃晃悠悠的大巴,看着沿途的庄稼全部被冰雹砸过。

  幸好已是8月,庄稼已经长成,受损不大。不过,今年的雨是不是有些多啊?

  张静皱眉,平时她没关注过地里庄稼的问题,自然也留意过往年的天气。

  这次回去得让张爸多去买点粮食放县里才行!这样全靠天吃饭,万一天公不作美岂不又要饿肚子?

  下午汽车到站文水县,张静下车跺了跺坐麻了的脚,往县外山上去。

  早前答应定春和丹丹放她俩出去玩的,就趁着现在吧!

  “你俩,出去不许下山不许咬人知道了吗?”

  虽然两只蠢萌已经开了灵智,但每次放她俩出去时张静都要再次叮嘱。

  看着两只乖巧点头,张静挥手将它们放出空间。

  看着两只快乐的消失在山林里张静舒了一口气,雨后空气清新,新冒头的野菜嫩生生的。

  回想起上次吃的时候那脆脆的口感还仿佛停留在口腔!

  想到便做,从空间拎了个篮子出来,边走边挖,不一会儿,框子就满了。

  张静满意的拎着一篮子野菜回县里的小院。

  吃罢饭后将房子打扫了一遍,又把新买的东西拿了些摆出来做装饰。

  收拾好明天回村里要拿的东西,百货商场买的糕点,茶缸,克宁牌的奶粉........

  收拾了满满一背篓张静才作罢。

  第二天又是艳阳高照,张静早早地回了村里。

  “小静,东西买好没啊?”

  几天没见,张妈拉着女儿使劲儿看,生怕磕了碰了瘦了。

  张静放下背篓拉着张妈的胳膊撒娇。

  “买了些,市里的百货商场可大了,可惜好些东西没票买不到!

  妈,那大巴车坐的我难受死了!”

  张妈好笑的拍拍张静的胳膊。

  “我都没坐过汽车呢,你还嫌坐的不舒服!”

  张静俏皮的吐吐舌头。

  “那回头您跟爸带着阿恒再去一趟!我在家看门!”

  张妈把她按在凳子上,给她冲了一碗热乎乎甜丝丝的糖水,又给她手里塞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诺,前儿大队长家亲戚拿来一兜子苹果,你奶奶厚着脸皮去换了几个,特特给你跟阿恒送来尝尝的!”

  张静闻了闻手里的苹果,一股清甜的香气萦绕在鼻腔。

  奶奶对他们家也很好,虽然对二叔一家偏袒了一些,但不管是她摔下山还是平时老人时不时对他们家的关心,都不能否认老人的爱。

  十个指头都有长短,何况是人心?

  张爸到底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计较那些也没什么用了!

  “妈,我买了好些东西呢,你看着给奶奶家还有姥姥家分些!”

  张妈应声去翻背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