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碧玉空间 > 第五十一章 人生如戏

第五十一章 人生如戏

 热门推荐:
  山上野生的参比较难挖,要保证人参的根须健全品相完好须动作小心。

  这一挖小半日过去,太阳已行至当空。

  张静小心翼翼的将这株约有60年份的参放到木盒里,随后长呼一口气!

  这么挖参可真累人,哪像空间里的人参,土地松软,轻轻一拔就出来!

  “休息一下我们再出发,你先吃点东西吧!”

  站在一旁观看的男人递来一块真空包装的压缩饼干。

  张静刚想拒绝,但随即想到自己也没带干粮,便默默接了过来。

  她也不能回空间,也不能不吃饭,这人不是说不差钱吗,不吃白不吃!

  仔细看下这饼干,包装上还写着英文,外国货呢!

  “谢谢!”

  张静道谢,随后两人各自吃东西不再说话,只余山间的风轻抚树叶发出沙沙声,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

  休息半晌后两人再次出发,依旧是漫无目的的乱逛,可惜封启平的新手运已然到了头,一下午再无任何收获!

  眼看太阳西斜,封启平眼中失望越来越重,周身气息也跟着冷峻下来。

  张静寻思着也差不多了,便往事先埋好空间参的地方走去。

  “呀!你看!”

  张静浮夸的叫了一声,随即指向前方。

  封启平随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小山坳里红红绿绿的竟长着不小的一片人参!

  两人快速跑上前去查看,都不由的眉开眼笑。

  封启平不会辨参,询问的看向张静。

  “今日运气实在好,这片参丛里有你们想要的参!”

  “诺!这株最大的,比上次我卖的那株还要大!发财啦!”

  张静心下偷笑不已,自己埋自己挖可还行?

  封启平听了这话一阵欢喜,参有了着落,之前身上的郁气一扫而空。

  看着张静一副财迷样竟然还觉得挺可爱?

  天光已然昏暗,两人也不废话,一个专心挖参,一个警戒守卫,一时间气氛和谐。

  张静撅着屁股挖了好半天,恍然一抬头,天边最后一缕阳光也消失殆尽。

  封启平从随身背着的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张静,示意她用来装参。

  两人小心翼翼将参收好,打着手电筒下山。

  行至山脚,封启平开口告辞,原因自然是要尽快将参拿回去入药才安心。

  张静点头表示理解,虽然不知道这病人是谁,但能使唤的动这位封少校,级别低不了就是了!

  于是她客气的邀请了一下封启平去家里吃饭,又被客气的推拒掉之后两人各奔东西。

  诶,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张静在心里感叹一番,自己不去当演员真是娱乐圈一大损失!

  回到家里张爸张妈已经摆好了饭等她,蒜苗炒肉,炝拌包菜,一锅杂粮粥,主食是新鲜出锅的白面烙饼。

  “哇!爸妈,今天怎么这么丰盛?”

  张静快手快脚的收拾好自己然后上桌。

  不过自家不是要藏富吗?今天怎么做这些好吃的?

  “还不是你这丫头,早上含含糊糊的说了林大夫托你寻参,具体情况也不同我们讲!”

  张妈盛了一碗粥递给张静,接着又道。

  “这山里一钻就是一天,给你好好补补!”

  张静嘿嘿一笑,原来是爸妈担心她了。

  “早上着急呗,我现下说与你们听!”

  于是张静便把整个事情捡了能说的串起来告诉父母。

  “啊?上次围山的那长官亲自陪你采药?”

  这是张爸的惊叹声。

  “那可了不得,也不知那长官是什么级别!”

  这是张妈的附和声。

  “这位封启平长官据说是少校军衔。”

  张静为不断猜测的爸妈及时解惑。

  “呀!少校吗?那是什么级别?厉害吗?”

  张妈问道,张爸也是一脸求知若渴。

  张静扶额绝倒!爸妈半辈子农村人分不清军衔职级,是她草率了!

  “应该挺厉害的,不过这事我们不能出去说。能使唤的动封长官,这病人来头不小!”

  说着,张静给父母打了预防针。扯上这些权贵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一时间桌上气氛凝滞,张爸张妈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便都点头附和。

  “是呀,这些贵人弯弯绕绕的多,我们闷声发大财就行了,可别出去多嘴招惹祸端!”

  一家人商议完便都各自收拾睡觉,张爸张妈明天一早要出工,张静也要去县里看看后续情况。

  不能参拿走了不给钱吧!也不知道这次的参能给多少钱?

  晚上张静进了空间打坐修炼,这空间时差的好处在修炼戊戌决时展现的淋漓尽致。

  掐好时间,修炼完了又去寻小花与定春玩,撸猫简直不要太爽啊!

  这软乎乎的大肉垫,让人爱不释手,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要不是外边天快亮了,定春与小花都要被撸秃了!

  看着张静终于离去,两兽不由得松了口气。

  人类太可怕了!不过人类的菜是真不错!两兽对于自己用美色换来的食物极满意。

  吃着富含灵气的菜,连被撸也觉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且说张静回去小楼洗漱完后出了空间,照例安顿好弟弟才悠哉的往县城去。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张静进了和安堂时封启平也到了。

  林大夫给两人上了茶水,由封启平开了话头。

  “昨日姑娘寻的参极好,经李老鉴定后定为特级。不知姑娘这参作价几何?”

  封启平一边说一边默默打量着眼前淡定的小姑娘。

  “虽然我不懂怎么鉴定人参,但这次的参不论从大小到品相都好过上次我出手的那根!”

  张静微笑着,只说这次的参比上次还好,话头又被抛回了回去。

  封启平玩味的勾了勾嘴角,这姑娘的表现可不像之前那般像个没见识的村姑一样了。

  三句两句就将话抛了回来,还点了他价格不能低于上次。

  至于上次卖参他虽没有参与但也听了两句,大哥与李老都赞这姑娘言语进退有度,态度不卑不亢,不像是平常村姑,到像是名家教养!

  联想到之前围山时对她的调查,却又明明是个村姑!

  封启平心思流转间对张静起了疑心,面上却不显分毫。

  “既如此我就出个价,一万五你看怎么样?”

  张静听了暗自点头,跟她心里价位差不多!

  “好啊,成交!”

  她笑笑,这人蛮爽快,价格也公道!

  两人三下两下谈好,封启平取出提前准备好的存折及现金。

  “姑娘点点”

  张静挑了挑眉毛,准备的真周到,她还以为得像上次一样得等半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