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碧玉空间 > 第四十章 长本事了

第四十章 长本事了

 热门推荐:
  回到病房里张爸已经睡着了,张静看着往日高大的汉子,在病号服的衬托下竟有些许瘦弱。

  不过三十多岁就已两鬓生了白发,脸上的皮肤由于风吹日晒的辛苦劳作显得黑且沧桑。

  便是家里连糠菜饼子都快吃不起的时候也依旧想着让女儿上学!比起前世将她抛弃的父母更是两个极端!

  若说之前她待张爸张妈好是承原身的情,那现在她便是享受贪恋这样的亲情。

  她从没体会过别人对她坚定的爱护,所以现在便对这段亲情倍感珍惜。

  想着想着张静鼻头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自两颊滑落。

  她回过神来擦掉眼泪,如今她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

  其实经过她的努力张家的生活已经渐渐好起来了,而往后只会越来越好。

  暗暗的在心里给自己一番加油打气后张静情绪恢复稳定,默默坐在一旁的空床上打坐修炼。

  中午便与张爸吃了剩下的粥和饼子,晚上则是买了医院食堂的饭。

  两份粥饼外加一颗水煮鸡蛋共花了2块钱,也是够贵的,怪不得张妈要回家取粮食!

  夜里张静在床前照看张爸守夜没有进去空间修炼。

  这个时代的小偷很多,医院里时常有被贼光顾的病患,从衣食到金银钱财通通都不放过。

  这也间接反应了这个时代物资匮乏的一面。

  张静闭目养神到了后半夜,果然病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有人鬼鬼祟祟的进来翻寻。

  嘲讽的勾了勾嘴角,黑暗中的人毫无预兆的扑通一声倒地!

  这是张静施了灵力将这小偷点了穴。

  张静用床单将他绑好解穴,无视小偷一动一动的嘴巴和狠厉的眼神,拍拍手出去喊了值班护士进来。

  问为什么小偷不放狠话?那确是被点了的哑穴没解!

  害怕他吵醒张爸,直到他被关在值班室张静才将他的哑穴解开。

  第二天医院的领导来上班,打电话报了警,将这倒霉蛋移交给了警察。

  一直到这时,住院的人们才知道昨晚竟抓到了一个小偷!

  大家具都检查自己的腰包清点物品,好在没什么损失!

  也就这小偷倒霉,他按着惯性开门行窃,那知张爸便住楼梯口第一间。

  什么也没捞着便被张静抓住,自然没机会去偷别人!

  爱听八卦是人的天性,更何况在这个没什么娱乐的年代。

  大家纷纷向护士打听抓小偷的情形,为什么自己昨夜竟一点响动风声都没听到?

  爱传八卦也是人的天性,不到一上午医院里就传出了好几个抓小偷的版本。

  有人说抓小偷的是个三百斤的大胖子,有人说是两个虬髯大汉,还有人说小偷遭了鬼打墙?

  说法不一而足且没有一个是真相,因为张静特地嘱咐了护士不要提她。

  那时护士对她这种小小年纪便做好事不留名的行为很是赞赏!

  连着来给张爸检查换药都热情用心,直夸他会教孩子!

  张爸待在病房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以为护士是说张静照顾他用心。

  遂当护士夸他时一脸骄傲,他的女儿自小便是懂事疼人的!

  张妈于中午带来了午饭和张爸的换洗衣物等物品,吃过饭就催着张静下午去上学。

  并嘱咐她放学回家,不必再过来看望张爸。

  毕竟家里还有个小萝卜头嗷嗷待哺,鉴于种种原因也不好老让张奶奶老两口看顾。

  张静依言点头,走前跟张妈说了医院里有小偷的事情,让她晚上跟护士打了招呼把门从里头锁上。

  两下交代清楚也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张静辞别张爸张妈去往学校。

  回到班里大家对她上午缺勤的事情略显好奇,冯丽那群小伙伴也过来关心她。

  “张静,你上午怎么没来上课呀?出什么事了吗?”

  冯丽站在张静桌前双手撑着桌面盯着她问道。

  而冯丽身后的几人也是齐刷刷的盯着她。

  “没什么事,我爸住院了,我去替我妈一下而已。”

  张静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表情这么严肃,只边点头边整理课本。

  “我们今天去等你的时候听到了一个事情诶!”

  身后的麦会云突然挤了过来,冲她眨眨眼。

  张静会意,几人往外走去。

  “怎么了云云,什么事情啊?”

  张静一脸懵逼,这几人什么事情搞得神神秘秘的。

  “我们早上看见你们村的那个女的,带着他哥堵你来着,结果没堵到!”

  “嗯嗯!!”

  话音刚落心直口快的冯丽便抢先说了出来,麦会云像个小仓鼠一样撅着嘴巴半天无语,只能瞪着眼附和。

  张静心下了然,八成是那刘慧不服输又跑出来折腾。

  不过这次还知道挑她家出事的时间,还知道叫人,长本事了呀!

  看来不给她吃顿饱的是学不乖了!略一思索张静看向小伙伴们。

  “冯丽,你们明天别等我。”

  “为什么呀?你不要怕连累我们,朋友之间互相帮助!”

  冯丽伸手一把揽过张静,动作利落活像个汉子!

  张静扶额,这姑娘以后可怎生是好!怕不是人家谈对象她拜把子吧!

  “不是怕连累你们,就是人多不方便!总之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吃亏!”

  张静不好跟冯丽她们讲太细,只好敷衍过去。

  正好上课铃响了,一行人便赶紧回去上课。

  入了冬以后周短夜长,6点的大路上除了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学生便没有其他人了。

  张静选的这个时段略晚,学生们早就走到前头去了。

  为了以防万一她往偏僻的路上走了几分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赶时间抄近道呢!

  看着差不多了,张静吹了声口哨站定,回身。

  她摆了摆手,白嫩的小脸儿在这将亮不亮的夜色里扬起了笑,两只杏眼弯弯甚是可爱。

  “嗨!到地方咯!”

  眼前大片小腿高的草地里突然站起来了三个身影。

  定睛一看,中间那个小矮子正是刘慧,旁边的两个傻大个应该就是她哥哥了!

  她从家出来时这三人就跟着了,一路上窸窸窣窣动静不停,忍着到了地方才挑破实在是她定力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