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式养成权臣大佬 > 第213章 盗稿

第213章 盗稿

 热门推荐:
  说完,柳云瑶便招呼着人将马车赶回去,小荷却突然追上两步,对着柳云瑶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小姐,东西奴婢已经给您拿来了,不知道奴婢妹妹的事儿,您看……”

  “放心吧,她死不了,在我手底下好吃好喝,日子过得可比你舒坦多了。只要你继续给我从冉秋念那里传递消息,你妹妹就不会缺衣少食,你好自为之。”

  甩下这样一句话之后,柳云瑶的马车就越走越快,很快就将这可怜婢女的身影彻底丢在了后面。

  小荷得了这一句话保证,也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了,想到自己额头上的痕迹,她赶忙用袖子狠狠擦了擦,把泥土和灰尘全都擦掉。

  只可惜额头上淤青的伤口却不是用袖子能够擦干净的,若是有人问起来,小荷只能推脱是走的急摔了一脚磕破的。

  这件事情之后,没两日时间,京城里就忽然冒出来一家新开的首饰铺子,铺子里的首饰新颖漂亮,一下子引去了不少客人,而冉秋念和天一阁原本打算共同推出来的几样首饰也遭到了拒绝。

  “天一阁这是怎么回事?说好了用我画出来的那些样式,两家联手一同推出新式的首饰,怎么那边说反悔就反悔,一点儿信誉也不讲?”

  冉秋念有些不高兴,就算天一阁背后站着三王爷,也不能这么欺负人。

  “东家,那位戚公子来了,说是有事找您。”

  钱掌柜到后面传话给冉秋念,冉秋念正好攒了满肚子的怒火,正没处发,这天一阁那里就来了人找骂,来的真是时候。

  “把他请进来,我正好也要找他。”冉秋念气鼓鼓的说完,便坐等戚公子出现。

  “怎么一进门就这么大的火气?冉老板今日这是怎么了,我可还没有生气冉老板背弃诺言,给别家画稿,怎么冉老板倒先气成了这样?”

  戚公子原本心里还有些不快,在推门进来,看到冉秋念一副生气的模样,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顿时有些好笑起来。

  “戚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虽然是一介女流,可也知道做生意凭的就是诚信,我是诚心诚意要和天一阁合作,就绝不会再给其他的人画稿。可天一阁却不问缘由的将我送去的画稿退了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冉秋念见戚公子都这个时候了,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顿时就有些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心里更加憋屈。

  “我来找你也正是因为这个事。”

  戚公子见冉秋念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不像是做了那种事情的人,便也猜出这件事情另有蹊跷,于是他就直接从怀里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只盒子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

  冉秋念奇怪的看着面前的盒子,不去碰它。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戚公子正色道,见状,冉秋念也似乎有了些猜测,不再赌气,坐直身子,将盒子打开。

  打开盒子之后,里面就赫然出现了三样精美的首饰。

  “这是!”冉秋念一下子站了起来,想也知道,这东西不可能是天一阁做出来的,她送去的画稿才刚刚被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

  “不错,这些正是你画稿中的那些首饰样子。”戚公子将首饰盒子推了推,好整以暇的看着满脸震惊的冉秋念。

  “这不可能。”

  冉秋念下意识地否认,这些画稿虽然也有一部分借鉴了前世那些在京城里盛行一时的款式样子,但是大部分还是按照冉秋念自己的想法画出来的。

  这里面杂揉了多家手法,还有冉秋念自己历经两世的品位见识,可以说是自成一派,绝对不可能会与市面上出现的首饰撞上,更何况,这首饰分明就是一模一样照搬了她的画稿。

  “我相信冉老板的人品,可是冉老板也不妨想想,你的这些画稿,除了你自己,还有哪些人有机会接触到?”

  戚公子见冉秋念面上的震惊意外之色不是作假,便好心的帮着她思索起这些事情。

  “戚公子的意思是,有人偷拿了我的画稿,送去了对家的铺子。这不可……”

  冉秋念刚想要否认,就想起来前些日子小青被人收买出卖自己行踪的事儿,顿时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了。

  可是她的画稿锁在屋子里,除了小桃她们几个贴身伺候的亲信,能有什么人会接触到这些?

  冉秋念着实不愿意去怀疑她身边这些忠心耿耿的丫鬟。

  “凡是还是多留一个心眼,那人既然偷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想要抓出那个人,并非什么难事,全看冉老板自己的意思。”

  戚公子撂下这句话之后,本打算离开了,可想了想,他还是对着冉秋念多说了一句:“你可知这些首饰是从哪家铺子里买到的?”

  经他这么一提醒,冉秋念的脑子里立刻就浮现了早些时候听到的那个名字:“金簪楼?”

  “金簪楼。”

  冉秋念和戚公子的声音同时响起,说出来的却是同一个名字,冉秋念释然,怪不得这名不见经传的新铺子能够抢走他们的生意,原来是用了这样卑劣的手段。

  “再告诉你一件事情。”

  戚公子对着冉秋念眨了眨眼睛,好心说道。

  “金簪楼背后的人也是一位窈窕淑女,似乎与冉老板有些关系。相信冉老板已经猜出了那人的身份。若是需要我帮忙,只管开口,我虽然人微言轻,但收拾一些不长眼的宵小之辈,还是轻而易举的。”

  戚公子似乎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满眼都是笑意。

  冉秋念瞥了他一眼,也懒得多问,只是摇摇头,把人送走:

  “还不到劳您出手的时候,戚公子只管作壁上观,这事儿我自己能处理。至于这画稿,就当作是废纸一张,转日我会派人送去新的画稿。”

  见冉秋念胸有成竹的样子,戚公子便没再勉强,转身乐呵呵的走了。

  “小桃,你进来一下。”

  冉秋念等人走了,又独自坐了一会儿,便出声把守在外面的小桃给叫了进来。

  “大小姐,您有何吩咐?”小桃也知道冉秋念现在心情一定不好,便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她。

  “小桃,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冉秋念忽然问道。

  “奴婢是打小就跟着小姐的,算来也总有个八九年了。”小桃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不知道冉秋念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想必对我院子里那些丫鬟都有所了解。我现在派你去做一件事情,谁也不许声张,帮我把我院子里所有人的亲疏关系都罗列出来,越快越好。”

  冉秋念对小桃低声吩咐起来,对小桃,冉秋念是绝对信任的,就和对清溪一样,若是连小桃都会背叛自己,冉秋念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虽然不知道冉秋念要自己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小桃还是什么也没有问,就应了下来。

  交代完这件事情之后,冉秋念又问小桃:“那日我让你帮我把桌子上的三张画稿收起来,回来之后,我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些画稿,你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冉秋念先前没找到画稿也没有多想,重新画出来也不费多少功夫,想着可能是小桃忘记了收拾,被哪个下人当作废纸丢弃了,就没多问。

  这会儿忽然提起来,就连小桃都是想了一下才想起来,只听她一脸诧异的问道:

  “什么,那些画稿不是被小姐您自己收起来了吗?奴婢从外面回来之后,桌子上就什么也没有了,原以为是小姐自己收起来了。”

  说到这里,冉秋念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她有些懊悔,若之前多问一句,兴许也就能避免今日的麻烦了。

  不过有一点要让那柳云瑶失望了,她以为偷走了自己的画稿抢先一步做出来,就能够让她束手无策了?

  只要她的记忆还在,那些新式的首饰样子要多少有多少,这才是冉秋念一直以来的最大的底气。

  恐怕就连戚公子也没有想到,旁人绞尽脑汁也难以想出来的首饰花样,对冉秋念来说却是信手拈来。

  “先不说这些了,你先去帮我办那件事情,晚些时候送到我房里,切记,千万不要被别人知道我在让你打听这件事情,谁也不能说。”

  冉秋念千叮咛万嘱咐,小桃自然是记在心里,就连最要好的姐妹小荷奇怪的问起来,小桃也只是东拉西扯的糊弄过去。

  等到晚些时候,冉秋念从铺子里回到冉宅,小桃就已经把冉秋念需要的东西给准备齐全了。

  “大小姐,这些就是全部了,请您过目。”小桃把自己记下来的冉秋念身边伺候的那些下人家中还有什么亲戚,各自都在何处,全写得清清楚楚。

  “小桃,没想到你这么能干,往日还是我小瞧你了。”

  冉秋念看着面前一条条白纸黑字的内容,禁不住对小桃连连夸赞,这打听消息的能力简直是深得清溪的真传,让冉秋念刮目相看。

  小桃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

  冉秋念则提起一支笔,在纸上圈圈划划起来。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