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皮卡丘,女帝的咸鱼伴生兽 > 0452芳菲,你怎么看?

0452芳菲,你怎么看?

 热门推荐:
  宙。

  那个被初代黎姝成为宙三狗子的至强者。

  “元芳...不是,芳菲,你怎么看?”

  楚紫将宙的资料,以及自己的计划递了过去。

  他再也不把芳菲当成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

  这简直是个精于算计的狐狸。

  只是不知她是继承至强者之位后如此,还是本身就是如此?

  “对上这个叫宙的王八羔子,你能有几分胜算?”

  芳菲接过,站在身后,皱着眉头细细研究。

  眼中精光闪现。

  时而点头,时而会心一笑。

  看上去非常睿智。

  楚紫坐在一旁也不打扰。

  ...

  良久之后。

  芳菲笑着点了点头,像是把一切都想通了。

  “嘿嘿!”

  楚紫心中一喜,倍感欣慰,“几分胜算?”

  “啊?什么几分胜算?”

  芳菲抬头,显得十分茫然。

  楚紫:...

  “那你这半天搁着琢磨什么呢?!”

  “又是点头,又是笑的?”

  听到这话,芳菲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但脸色却越来越红。

  “你脸红个泡泡茶壶啊?!”

  “妈的!我是问你,如果按照我的计划实施,会有几分胜算?”

  “我不知道啊!这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说着,芳菲匆匆瞥了一眼手中的资料,“除了轮转王之外,我也没见过其他至强者啊。”

  “而且...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有多能打啊?”

  好家伙!

  又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多能打的重量级。

  楚紫快被芳菲慌乱的对答逗笑了。

  “不过...若是按照轮转王被紫丹炸伤之后的标准,我大约应该有八点九三五二六成的胜算。”

  “可如果宙在全盛巅峰时期,胜率恐怕只有不足五成。”

  “我如果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能打的话,这个概率恐怕还能再提升一些。”

  芳菲想了想,一本正经说道。

  楚紫用笔尖敲打着桌面,对她临时抱佛脚的推断结果还算比较满意。

  毕竟芳菲刚晋升至强者,对方却早已是老牌至强者。

  彼此之间有些差距是很正常的。

  更何况,宙跟轮转王不同。

  虽说他的实力不一定比轮转王更强,但他能摧毁一个人的手段却是轮转王所不能及的。

  如果说轮转王是智慧型,那宙就是刺客型。

  只是很可惜,轮转王还未等用出智慧,便被三足金乌强行降智了。

  宙靠的是身化宇宙浩瀚,杀人于无形之间。

  跟当初的刺客很像,但比当初的此刻高了不止十万个档次。

  对付这样的人,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八点九三五二六的胜算已经够高。

  不过,只要不是百分百的概率,都可以当成百分之零来看待。

  按照原本的计划,的确可以做到百分百干掉宙。

  因为原本的计划是姬轩辕继承至强者之位。

  这样一来,姬轩辕不仅可以将命轮倒转至上古,了解当年发生了什么,以及那些人的实力到底如何。

  更重要的是,姬轩辕曾拥有过的手段都会在当世出现。

  以姬轩辕的实力,再配合上紫丹的惊天一爆,杀区区至强者宙,如砍瓜切菜。

  任宙杀伐手段万花筒,也得被姬轩辕逮到一顿捅。

  直到捅死为止。

  但现在,至强者不是姬轩辕,而是芳菲。

  这就导致原本的计划需要重新制定。

  “芳菲,你怎么看?”

  芳菲想了想,认真道:“我用眼看。”

  “我是问你,你有没有什么好点的计划,把宙给我搞死?”

  芳菲摇了摇头,“我都是些儿女心思,比不得你胸中沟壑谋划至强者。”

  楚紫嘿嘿一笑,极为受用。

  将《论如何搞死至强者·宙·篇》撕去,提笔开始重新书写。

  下笔龙飞凤舞,笔走龙蛇。

  不到半天时间,数十个搞死宙的方案跃然于纸上。

  楚紫满意的点了点头,刚要开口问问芳菲,你怎么看?

  心里却没来由的一紧。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祥之感莫名涌上心头。

  低头看去,手中的纸张竟在莹莹散发着邪光。

  邪光的源头,竟是那个【宙】字。

  楚紫皱眉,面带不解,“芳菲,你怎么看?”

  芳菲接过纸张,抚摸着尚未凝干的字迹,双眸堪破虚妄。

  一个身形飘忽的男子在纸张上缓缓浮现。

  他一袭黑袍加身,形容枯槁。

  一双眸子黯淡无光。

  整个人笼罩在一片迷雾当中,似是与虚空融为了一体,让人始终看不真切。

  不过,按照初代黎姝给的资料,此人应该就是他们接下来的目标。

  宙!

  “啪!”

  芳菲抬掌,将宙的虚影击碎在纸上,“你怎么看?”

  楚紫攥着初代黎姝给他的资料,脸色很难看。

  “妈的!那疯娘们给的资料明显有问题啊!”

  “我刚刚写下他名字后不久,他的虚影便出现在这里。”

  “显然...他的应天之魄已经接近完美,达到了感知恶念显法身的地步了!”

  包括芳菲在内的九大至强者,每人都有一条完美的至强之路。

  黎姝的九变转生。

  轮转王的逆活九世。

  芳菲的双眼阴阳。

  宙的应天之魄。

  按照初代黎姝给的资料,他本应是感知临身感知杀心的阶段才对。

  杀心与杀意虽只有一字之别,但代表的意义却决然不同。

  很多大帝甚至是凡夫俗子都可以感知到杀意的存在。

  但杀心深埋,若非动手的那一刻,绝对难以发现。

  宙在对手临身时,可以感知到对方的杀心。

  这本已十分恐怖。

  但现在,他居然可以做到无视距离,直接感知恶念的地步。

  若此道臻至完美,则可口诵其名,显化其身的地步。

  “玛德!”

  “那个疯娘们真不靠谱!”

  尽管嘴上骂骂咧咧,但他心里也清楚,初代黎姝与宙已经超过纪元的时间不曾见面,信息落后一些也是正常。

  不过,锅还是要让她被宰身上的。

  “芳菲,你怎么看?”

  “我觉得...要不我们换个对手?没必要非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楚紫摆了摆手,说道:

  “不可能,选择对宙出手,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

  “此人向来独来独往,就算他被我们搞死,其他至强者也一时难以发觉。”

  “如果对付其他至强者,搞死之后势必要抹去我们的痕迹,彻底封死他的道场。”

  “那个疯女人能封锁住轮转之界,差不多已经多了极限,很难再分心封锁第二个至强者的道场。”

  楚紫重新整理了下思绪,这才继续说道:

  “目前,我们要彻底搞清他的实力到底如何?”

  “然后再搞清你的实力到底如何?”

  “芳菲,你怎么看?”

  芳菲点点头,“这是两件事。”

  楚紫笑了笑,心中已有了计较,纠正道,“这其实是一件事!”

  接着摸出了打神石。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