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儒道:我写书成圣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驾临黄金屋

第三百八十四章 驾临黄金屋

 热门推荐:
  次日清晨,天气阴沉,空中下着零星小雨,温度适中,这样的天气让人恨不得一觉睡到天荒地老。

  苏平安临近中午的时候才睡醒,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又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后,浑身筋骨都在劈啪作响,文山积累一个多月的疲惫也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不能惫懒啊,马上就要去边关了可大意不得。还有四天时间就要离开了,索性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先把青风酒楼之前的颓势给挽回过来,而且现在又有了风影石,也许……还可以添把火呢。”

  苏平安嘴角一勾。

  既然要离开,那总得将青风酒楼给安排妥了他才能放心走,并且他心中也有了一个模糊的计划。

  下了楼,来到酒楼大堂,苏平安跟小福子要了点东西吃,正在吃饭的时候,外面有两个文士进了门。

  “苏大家早!”

  这两个文士是青风酒楼刚通过‘苏生小梦’征文文会签下的一级镇馆。

  其中一个叫洛山,四十多岁,是一个比较成熟稳重的中年文士,修为文士七境,在民间文修之中,这样的实力已经算不错了。

  另一个叫常进,二十四岁,是一个充满干劲、并且对苏平安还有点小崇拜的文修,如今是文士五境。

  俩人在征文活动中写的故事以及以前的故事苏平安也都看了,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

  前者洛山的文笔比较老辣,可以看得出他的写作经验很丰富,但是他的故事太过老套,框架也比较松散,因此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温不火的,只能勉强温饱而已,他最擅长的题材还是冷门的人物传记。

  不过这一次在征文活动中,他写的故事倒是借鉴了苏平安的‘武侠’套路和设定,因此在整个征文活动中成绩还算亮眼,一直杀到了最后。

  至于后者常进,这家伙的写作风格就和他人一样,透着干劲,文风也比较诙谐,文中偶尔也会蹦出一些小点子,会让人不禁眼前一亮;但他的缺点也很明显,创作经验浅,故事架构能力不太足,常常写着写着后面就崩了。

  他这一次征文活动也是,前面的故事比较亮眼,给他积累了很多的人气,这才让他一直撑到了最后,但故事的后半段人气就几乎直线下跌。

  因此这家伙也是一个急需调整的文士。

  与俩人见面寒暄了两句之后,苏平安就直入正题了,“你们俩的情况清溪也跟我说了,你们都很有潜力,但写故事时还有一些小问题需要调整,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现在我回来了,你们的这些问题以后都将不是问题,你们一定会大火的!”

  苏平安开口说话,简单直接,但神态和言语中却透露出一种强大和自信,很容易就让人产生一种信服感。

  常进是年轻人,当下一听就有些热血上头,对苏平安的崇拜感更加不可遏制,“不愧是苏大家啊,单是这份自信就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洛山也比较激动,毕竟身为一个文修,谁又不想功成名就,名动一方呢?

  所以俩人很快就摆正了态度,“那就有劳苏大家指点了!”

  苏平安点点头,对俩人还算满意,然后他擦擦嘴正好吃完早点,于是就起身道:“我正好要去黄金屋酒楼一趟,听说他们店的新作很火正想去瞧瞧,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

  “是!”

  不知不觉间,洛山和常进的态度就已经转换成了小弟的模式,已经自动开始听从苏平安的安排了。

  这让旁边一直看着的小福子都瞪大了眼睛,“苏大哥一段时间不见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怎么感觉他比大小姐都更像是东家。”

  这话让身旁的福伯听见了,立刻一巴掌就抽在了小福子的脑门上,然后教训道:“你懂什么,那就叫上位者的气势懂吗?!”

  “上位者的气势?苏大哥身上还有这玩意?!”

  在小福子的印象里,苏平安可一直都是懒懒散散,一幅惫懒的样子,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有权势的人啊。

  难道说在文山里面,还能获得这些东西?!

  ……

  气势,是因一个人的身份转换而决定的,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底气而决定的。

  很巧,这两样东西苏平安现在都有。

  身份,是他现在正作为一个比较厉害的文修,正在指导洛山和常进他们文道修行,这可以说是一个相当于导师的身份。

  底气,是他作为‘苏生小梦’,不但是青风酒楼最强的文修,也是目前大名府府榜第一的保持者。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讲,苏平安都完全具备上位者的条件,只不过他以前太懒散了,所以才没有人发现他身上会有这种气势一说。

  但现在苏平安作为导师,他就有点不自觉的收敛起了以前的态度,导师范儿端的十足。

  黄金屋酒楼就在青风酒楼的斜对面,当苏平安背着手带着洛山和常进俩人,大摇大摆的来到黄金屋酒楼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老‘对手’,也是老熟人,黄金屋酒楼的掌柜——胡掌柜!

  “三个客官里面请,不知道你们是……”

  胡掌柜看到有人来,下意识的就上前笑口迎客,但等到他抬头看清来者是苏平安和黄金屋酒楼两位刚签下的一级镇馆时,他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你们怎么来了?”

  以前斗了那么久,苏平安对这个胡掌柜也算是颇为了解了,当下笑了笑道:“怎么了胡掌柜,难道我就不能来了,你之前不是还想拉我过来合作的嘛,如今我终于来了,你怎么反而还不欢迎的样子,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

  胡掌柜听苏平安提起往事,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了一下,然后皮笑肉不笑道:“苏大家真会说笑,别人来了是客人,但你苏大家可不是普通人,难道你们真的会是来光顾我们生意的吗?”

  “当然。”苏平安。

  “好,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就里面请吧。正好我们店东家新作如今正火,苏大家才刚文院回来恐怕也还没看过,要不要我免费送您一份,好帮我们东家指点指点……”

  “正有此意。”

  “那您先坐,我马上就来!”

  胡掌柜招待苏平安进酒楼坐下之后,然后就不怀好意的去准备了。

  苏平安跟胡掌柜斗了这么久,看到后者离去前的神色,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老家伙心怀叵测,但他却自信的坐了下来,然后嘴角一勾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又会耍出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