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亿万萌宝:老婆大人哪里跑 > 第959章 找死

第959章 找死

 热门推荐:
  萧老爷子第一次感觉到无力,他从没想过,跟儿子解释自己的心情是那么的艰难。

  但是想想,那也是自己活该啊,如果不是他之前做错了,现在怎么会被儿子跟孙子们这样防备。

  父子正在僵持的时候,那边电梯的门打开了。

  叶靖瑜跟叶清欢刚刚从电梯里出来,他们远远的就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当然,还看到那忍不住会默默流眼泪的萧夫人。

  叶清欢唇角一勾,心中涌入一种畅快淋漓之感。

  很好,叶苒苒果然是要完蛋了。

  “萧夫人,节哀。”叶靖瑜过来的时候,先递给萧夫人一张纸。

  注意到叶靖瑜的长相,萧夫人愣了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她拒绝了他的纸巾,声音冰冷的说:“我苒苒还没死,请注意你的用词!”

  什么节哀?

  她这里不存在!

  谁也别想咒她家苒苒!

  叶清欢看她这么说,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儿,但是脸上却带着愧疚的感觉,“抱歉啊,萧夫人,我爸爸也是关心则乱,所以用错了词。”

  萧夫人忍不住冷笑一声,看着父女两人,“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关心则乱,况且,你们也没有资格。”

  萧夫人的态度冷漠疏离,一扫刚才的柔弱之感,换成了优雅高贵,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她不想听这对儿父女胡说八道。

  她看到他们就心生厌恶。

  叶清欢是完全不在意萧夫人的反应的,她就故意问:“医生到底是怎么诊断的?我堂妹叶苒苒有多少机会?”

  嘴巴上说着堂妹,但是那问话的语气,哪里有真正亲人该有的感觉。

  萧夫人懒得跟这人说话。

  叶靖瑜冷冷地睨了女儿一眼,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关心道:“苒苒是我的亲侄女,我是真心想知道她的情况。

  萧夫人,请你体谅我们的心情,好吗?”

  看着叶靖瑜相对礼貌跟绅士的态度,萧夫人的语气也柔和了些,但是她说:“有些话,你们问叶靖泽城主就好。

  贸贸然来这里,会给我们添乱,你明白吗?”

  “什么添乱?”叶清欢气得瞪圆了眼睛,她感觉听到这些话,就很不爽了。

  一个萧老爷子都不一定要的女人,在她面前拽什么拽。

  “叶苒苒姓叶,骨子里流着的是我叔叔的血,她就是我们叶家人,现在说起来……这也是我们叶家的事。

  你们才是外人……你们才应该去那边,不要在这里给我们添乱!”叶清欢语气不善的说着。

  她过来就是想捣乱的,要是萧夫人一直维护叶苒苒,她这捣乱也下不去手啊。

  所以,必须先让萧夫人走远一点。

  那边,萧墨池听到这里的声音,跟亲哥对了一眼,立刻走过来,冷冷的扫了叶清欢一眼,冷声道:“我嫂子还没有认你们叶家。

  你们不要上杆子给自己脸上贴金……免得最后打脸!”

  “你!”叶清欢极其不满意萧墨池的态度,偏头看着亲爹,故意说:“爸爸,苒苒是我堂妹,是我们叶家的大小姐。

  就算是死,那也该死在我们叶家这边,你不能让这些人影响了苒苒啊……你让人赶走他们,我们家亲自接手照顾苒苒的工作吧。”

  萧夫人,萧墨池闻言,面色皆是一顿。

  此刻,他们是明白叶靖瑜父女的意思了。  这两人是想将他们都赶走,然后他们来照顾叶苒苒?

  开什么玩笑?他们配吗?

  一个豺狼,一个虎豹的,都想要算计叶苒苒!

  想了想,萧夫人向前走了一步,看着叶靖瑜,“虽然苒苒是姓叶,是你们自由城叶家的血脉,但是有些话有些事,应该是苒苒的亲生父亲来做。

  即便您跟叶靖泽再像,那也始终只是双胞胎兄弟,您永远不是他,也不可能替他做任何决定,您说是不是?”

  听着萧夫人的话,叶靖瑜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叶清欢甚至都在咬牙切齿。

  萧夫人不着痕迹地将他们的反应收入眼底,继续开口道:“而且,苒苒这个丫头,已经是我们家萧司琛的妻子。

  我们萧家有权利有义务,更有资格在这儿护着她,守着她!其他人……没有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

  听完,叶清欢直接笑了,语气嘲讽道:“叶苒苒是萧司琛的妻子?开什么玩笑啊?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通告!

  而且,也没有见过他们的结婚证!就算她跟萧司琛有关系,那也一定是不清不楚的,是上不了台面的!”

  叶清欢说完这话只会,萧夫人跟萧墨池脸上的怒火蹭地就烧了起来。

  特别是萧墨池,冷哼一声,“叶清欢大小姐,我哥跟我嫂子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容不得你诋毁!

  你有脑子在这儿嘲讽我们,不如看看你自己……你有多脏有多恶心,我们可都记得,毕竟视频在那儿!”

  他嫂子在里面昏迷,叶清欢却敢在这儿嘲讽,让他们所有人不痛快?

  那行啊,他让她好好地上一课!

  “你!”叶清欢面红耳赤。

  她怎么也没想到萧墨池会又拿出那件事来说。

  明明她是受害者,为什么所有人骂的时候都骂她!

  而且,就算她不干净,她也没有乱来啊!

  叶清欢越想越不高兴,索性也不控制自己,就直接开口道:“我再如何,我没有像她跟她妈妈一样,跟男人随便生孩子!

  母女两个一个比一个厉害,野种生的那么多,一窝一窝地来!”

  “你再说一遍?”

  倏地,空气冷凝,走廊的另一端,寒意铺天盖地而来,几乎是要将所有人给冷冻结冰了。

  “叔叔!”叶清欢抬头,正好对上了叶靖泽那如同寒冰一般可怕的面容。

  叶靖泽来了,他在生气?

  叶清欢眯了眯眼睛,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想要藏在叶靖瑜身后。

  然而,这一次叶靖瑜也不会护着女儿。

  因为那些话她着实说错了。

  他不介意她侮辱叶苒苒,但是连同绯雪也一起这么说,那就是她的不对了。

  见亲爹也不护着自己,叶清欢咬了咬唇,一脸不满地说:“我……我说错了吗?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明明他们母女就是那样的……”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