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修仙大学开始 > 第236章 你战斗的理由

第236章 你战斗的理由

 热门推荐:
  “喔!”旁边的姜玲双眼一亮。

  这是她在预选赛上使用过的将术法和剑术结合的技巧,而现在楚云衣直接依葫芦画瓢。

  虽然她的魂修功力不够,没法如姜玲那样将这两个技巧同时使用。但趁着开场的空档,她这一吟一挥却也称得上是流畅,几乎没有任何拖泥带水,那月镰般的火舌便已经朝着对手挥去!

  呼!

  一声爆响,那火弧正面拍在了方沂面前。她的步伐慢了楚云衣的吟唱一步,没能打断对手,反而把自己送到了她的施法范围之内,只能将剑一格抵挡,继而被那术法拍得连退几步。而就在这个空隙内,楚云衣的第二张符咒已经捏在手中。

  “火车火铃,六丁六甲…符到奉行,不得留停——急急如律令!”

  第二道火光燃起,又是相似的情景,尽管这次方沂有了准备,以剑将其那火光连续拍开,但楚云衣却已经趁此机会施展开步伐,绕着场地与对手周旋着,符咒连发。

  “开场就消耗这么多灵力?”

  场面激烈,台下的袁清清和姜玲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疑惑。

  四周围观的新生看不出来,但熟悉楚云衣情况的她们已经发现了不对。

  “那个叫方沂的新生,一直在尽力和她近身,她只能用这种办法保持距离。”袁清清看着那场景,“反应是对的,但相同的手段用的次数也太多了,云衣她...好像是有点慌了。”

  而事实也确实如她所想。此时的楚云衣心脏砰砰直跳,催发符咒的的动作一刻不敢耽搁。

  ——那个方沂说,自己是打不过她的,那对方就一定有什么王牌的手段。

  但打到现在为止,她还是看不出来对方的底牌是什么,自然也就想不出什么紧急应对的方法。为了避免被钻空子,她只能一上来就抢先火力覆盖,不给对方攻击的机会。

  转眼间她已经连发五六张符咒出去,灵力的迅速消耗已经让她有些喘息起来。不过同时她的攻击却也取得了效果:方沂手上的灵剑已经有些不稳起来,是守势即将被破的征兆。

  楚云衣深吸一口气,又是一股灵力注入符咒,朝着对手暴露出的弱点处一挥而出。

  “火车火铃,六丁六甲…符到奉行,不得留停——急急如律令!”

  又一道焰光拍击,火舌直接舔上了方沂的手,让她手指都不由得一松,灵剑从手上掉落。

  机会!

  楚云衣深吸一口气,一刻不敢耽误地举起手中灵剑。尽管灵力快速消耗让她很是乏力,但她仍是步伐一踏,手上灵剑同时递出,眼看着就向方沂暴露出的空档而去!

  对手刚被打落武器、正是旧力被破新力未生的空档,就趁这个时候一举攻破...

  当的一声震响突然传入耳中。她的剑才递出一半,却见面前的方沂忽地向后一仰,身体像是后空翻那样旋了过来,一脚正正踢在那即将落地的灵剑上,剑刃瞬间改变轨迹直飞而出,加上她施加其上的灵力,失力掉落的灵剑瞬间变为了最大的杀器!

  正如袁清清所见,她一直在等待近身的机会。方才她始终在蛰伏等待,现在楚云衣符咒攻势停止,她立刻就抢到了这个机会!

  “卧槽!”

  “牛逼!”

  “这...”

  周围人的惊呼声传入耳中,台边的姜玲和袁清清也不禁面露意外。这个方沂的反应居然比想象的要快得多,单看这个动作的反应,绝对称得上是新生的前列水平!

  只在一瞬之间,最大的空缺变成了最大的威胁,寒光晃至面前,那凌厉的锋锐让楚云衣一个激灵,她几乎是本能地一旋身,刺出的剑刃迎向飞来的灵剑,只听锵的一声响,那飞来的灵剑与她相击,蕴含的力量竟大得惊人,挡倒是挡下来了,但她整条手臂却也被震的一阵酸麻。

  不等她缓过劲,余光中另一股劲风已是冲了过来。

  暴露了!

  劲力近前,她因此一下明白自己方才是露出了破绽,但此时想挡已经来不及——方沂在踢出剑刃后立刻翻身跳起,借着起跳的那股冲力,一手猛然挥出,趁着她这一挡暴露出的空档,手上竟是挥出一记重拳直直朝她而来!

  咚!

  她听到台下袁清清和姜玲的一声低呼,与此同时一阵剧痛传入大脑。那一拳正中他的小腹,像是五脏瞬间移了位,这让她眼前顿时一花,一时间钻心的钝痛几乎要让她吐出来。

  这一晕让她瞬间丧失了一切应变能力,整个人退出几步,下意识就捂着小腹喘息起来。但不等她缓过劲,那边方沂已经再度挥手,一手刀劈在她手腕上,只一击,她手中的灵剑便被应声劈落。

  然而这还没完,方沂劈落她手刀之后又一个转身,借势的一记扫腿再度踢出,算准攻点正踹在她方才受拳击的腹中,一击之下,直接将楚云衣整个人踢得飞滚而出,划过大半场才在边缘停住。

  “这...”

  四周观战的同学哪里想到会有这一出,一个个张大嘴站在那,目瞪口呆地看着方沂收势落地——也是这时候大家才看清她四周缭绕的灵力,在劲气的映照下,她那单薄的身形似乎都在一时变得高大了。

  “她的打法是...体修。”

  观众中有人喃喃出声。他们盯视着那个影子,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其与“体修”这个词联系到一起——但事实就是如此。就在刚才,这个瘦小的方沂以最原始的方法出击,两拳一腿,便直接扭转了局势。

  “云衣!”

  袁清清和姜玲变了脸色,二人的目光一同延伸向台边:楚云衣正跪伏在那,捂着伤处一阵喘息,脸上全是痛色。

  虽然有所心理准备,但当这狠辣一击真的落在身上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的准备根本毫无用处。

  ——起不来了。

  她嘴里全是血腥味,每一次呼吸都要带来阵阵闷痛,叫都叫不出来,更不要说起身。但就在晕眩之中,她听见旁边魏泽的声音响起。

  “一息...”他无波无澜地开口道,“两息...”

  楚云衣瞳仁忽地一缩,整个人顿时被拉回现实——她现在还在比赛!超过三息未起身,就算输!

  楚云衣强吸一口气,把嘴里那股血腥味咽回去,一手撑地用尽全力想要爬起。但才撑起一半,视野中方沂的身影已经再度近前。

  这是比赛,对手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给她机会,眼看她还有起身之力,方沂紧接着就逼了上来,一冲而出一腿抬起,继而一膝朝她胸口直顶而去。

  那瘦小的身躯此时反而成了优势,就见一记膝顶重重撞在楚云衣胸口,直接便让她一口血沫吐出,还没从晕眩中清醒,眼看着旁边方沂的手臂一记再度挥来!

  肘击!

  勾拳!

  手刀!

  连续几记重击带起数声重重闷响,连续的几击毫不留情地落在楚云衣身上。眼见着点点滴滴的血色落在台上,四周的呼声反而低了下去。

  那是因为台边的观众都已经看呆,分明台上的只是两个年轻女孩,但这时候他们仿佛看到了血腥的古代角斗场。

  不,现在这已经称不上是角斗,只是方沂单方面的重击,连续的几击后她紧跟着就一拉楚云衣肩膀,一个投摔直接将她给甩在了地面上,就像甩出一个破碎的布娃娃。

  “这...这么狠的吗?”

  任谁都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种方向发展,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飞出的楚云衣身上:她躺在地上蜷着身子,半张脸都染上了溢出的鲜血,整好的头发都因为这几下被扯开,乱糟糟的贴在脸前。

  “可以了,楚同学,这就可以了。”

  方沂缓缓地收回了手,向后退开几步,低声道:“和我不同,你总有退路的。哪怕不做修仙者,你退回你原本的生活中,也能靠背后势力活得很好...真的,你不用其它的理由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向旁边的“魏泽”,那分身的表情似乎也起了微妙的变化,但仍是看着台上,缓缓开口。

  “一息...”

  台上,倒地的楚云衣颤抖起来,她咳嗽着,每咳一下都痛得痉挛。

  不行啊,不能在这输掉的。

  她来到这是有任务的,这样回去,会被人笑话的。

  她这么想着,可身体依旧不听使唤。

  “二息...”

  耳朵里嗡嗡响,恍惚间方才魏泽的声音似乎再度透了进来。

  ——想清楚,你是为什么而战的?

  “三...”

  面前的方沂长出一口气,收起了架势。

  “我说了,你是打不过我的。”方沂说着,“本来你真的不用靠自己拼的。毕竟,你只是在为你背后的人而战罢了。”

  眼看着第三声就要落下,她转身就要离开,但才迈出一步,魏泽的倒数声忽然止住了。

  周围的喧闹声一并低落,所有人都在看着那个狼狈的女孩:她忽然颤颤巍巍地撑起半身来,虽然全身都在抖,但她确实没有倒地。

  此时楚云衣突然很想说些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刚才听到方沂的话,她就感觉必须要反驳一句。

  但这是赛场,光是反驳可太无力了…首先,她不能在此输掉。

  她得想明白,她到底是在为什么而战。

  “...你?”

  方沂微微一愣,但随即她就清醒了过来:这个对手还能爬起来,那就还不算输。

  几乎没有多想的,方沂手上立刻运力,接连的一记肘击磕在楚云衣后背上,立时便让她又吐一口血沫,只是接过这一击后她居然又以手肘勉强撑起了身,于是接着便是第二击第三击...但每一下她都在尽力保持着不倒下,就像是一个被不断按下又弹起的弹簧。

  “这...”

  别说是台上的两人,就是周围的观众们都因此变了脸色。学生们面面相觑着,一时都不知道该发表些什么评论。台下的袁清清立起身似乎想要上前,在她身边的姜玲拉着她,自己则无意握紧了拳。

  “那个方沂,也慌了。”姜玲看着那一幕,低声道,“这么优势的情况下...她却只用这一种最简单的攻击,她也没思路了。”

  说话间,台上的重击声却停了下来,那是方沂的动作放缓了。她握着那只沾满血和灰的拳,看着面前的那个人影,那张脸上糊得全是鲜血,但她却依旧在全力撑着身子不趴下去。那样子看在方沂眼里,居然让她感到了一丝害怕的意味。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结束?自己到底误判了些什么?

  此时有这个疑问的不止是她,周围的观众们也一并注视着那个身影。所有人都在思考着——到底得打到什么程度,才能让这个女孩真正倒下?

  方沂默默握紧了拳锋,只觉眼前这个浴血的对手突然间就变得可怕起来、可怕得让她畏惧。她迅速把那点莫名其妙的惧意按下去,心下盘算起来。

  现在看来,不用点非常手段是不行了...如果趁这时候直接把她打晕过去,这总能赢了吧?

  刚才这连续几下重击,楚云衣身上的护体灵力已经微弱到几近消失,这时候打她要害的话,至少让她昏个一天半天是绰绰有余的。

  方沂这么想着,调起灵力集于拳锋,进而俯下身去,准备给予她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但也就在同时,她听见了一点微弱到近乎不存在的话音。

  “…符到奉行...不得留停...”

  那是...吟唱声!

  她居然还有灵力?

  不,应该说,刚才她挨击的时候,发出的并不是呻吟...而是在吟唱?

  也是这时候方沂猛然意识到一件事:楚云衣身上消失的护体灵力...似乎是从倒地之后消失的。难不成,是楚云衣主动放弃了防御,把灵力全转给了别处?

  这么想着的时候,就见面前火光再起,迎面的热意让方沂下意识收回手向后跳去,睁大眼看去——只见那火居然是从楚云衣身上直接点燃,顺着长袍外套蔓延至整个身躯...借着血作为媒介,她直接催发了装在口袋里的全部符咒!

  “——急急如律令!”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