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 第二零九章 老道:宝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第二零九章 老道:宝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热门推荐:
  幽冥界的深处,没有苍穹,没有大地,没有山河林木,只是一片虚空。

  宝寿道长抬着刀,指着国师,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贫道的授业恩师,便是陨落在你的手中?”

  “……”

  国师神色平静,与眼前的年轻道士对视着。

  气氛凝滞,气机交锋,平静的虚空,逐渐掀起了乱流!

  一个是被誉为三千年来最为杰出的人物,甚至在仙神绝迹的过往岁月当中,被视为天地之间的无敌强者!

  一个是被称作是旷古绝今的万古谪仙,年仅二十便已超出了阳神巅峰界限之上的年轻道士,能够匹敌仙神的存在!

  只是前者已经失去了国运加身,后者在此只是一具化身!

  在气息交锋到了极致的时候,国师抬起了手中的一柄长剑。

  这是国师亲自炼制的法剑,已然近乎于仙家法剑,用的也是仙材,无论是炼制手法还是材料品阶,都超过了文大人手中的黑色短剑,比起真正的仙家法剑,也只是缺乏了一丝灵性而已。

  “陛下陨落于你手?”国师忽然开口,沉声说道。

  “正是!”宝寿道长点头说道。

  “他是君主,我为臣子,你是百姓。”

  国师扬起一剑,说道:“你想要为师报仇,我也要治你弑君逆乱之罪!”

  剑气挥洒,扬出百万星光,朝着宝寿道长而去!

  宝寿道长将战刀一挥,刀芒闪烁,迎向百万星光!

  与此同时,他驾驭灵宝金霞,身化遁光,朝着国师而去!

  “贫道便来领教一下,你这位三千年来最为精彩绝艳的大夏国师的本领!”

  “我倒也想要领教一番,你这位万古谪仙的本事!”

  国师剑扫八方,背后一展,生出一对翅膀来,羽翼丰满,挥展之间,风雷交击!

  无尽雷霆朝着宝寿道长轰然而来!

  狂风呼啸,凛冽如刀!

  这是国师的神通!

  传说他当年吞服了一枚神果,生出风雷双翅,诞生神通,威势无匹!

  “来!”

  宝寿道长同样不甘示弱,动念之间便是龙族神通,夺自于赤玄蛟龙的呼风唤雨神通!

  在这虚空所在,便见上方忽有风云诞生,汇聚而起,顿有雷电闪烁,倾盆暴雨!

  每一点雨滴,都如一道剑芒,锋锐无匹!

  “你也具有神通?”

  国师略感诧异,心中暗道:“如此年纪,修为已高于我,更有如此神通,真是得天独厚!”

  他这样想着,原本攻向宝寿道长的无尽雷霆,尽数往上迎去!

  每一缕雷霆,迎向一滴雨水!

  在这虚空之中,雷霆闪烁,狂风暴雨,阴凉森冷之中,又有雷霆炽烈之气!

  “久仰国师大名,只有这般本领吗?”

  宝寿道长欺近身前,越过数百里,一刀斩向了国师的面门。

  刀光璀璨,锋锐万分!

  “宝寿道君若只有这般本领,似乎也不足以战胜身合道果碎片的当世神皇!”

  国师浑身笼罩在雷霆之中,抬剑扫清了刀芒。

  而他就在这一瞬间,心中凛然,往后退了一步,刀锋从他眼前斩落。

  锋芒断裂了他的发丝!

  临至面门,他看清了这柄战刀!

  这是章之玄的刀!

  在这一刻,国师眼神稍显黯淡。

  大周南部军神章之玄,曾经是他的劲敌,如今是与他并肩作战的好友。

  若两人都未陨落于古墟,那么各自回国,日后战场之上,或许依然还是大敌,将会生死相向,但是如今在古墟之中,至少国师已经视他为友!

  先前他留下章之玄,并以雷霆护住其生机,将之送到了幽冥界外围的界碑所在,才重新进入这幽冥坟冢之中,但在他离开的时候,心中亦是明白,章之玄伤势太重,已是回天乏术。

  可是真正见到这柄落在他人之手的战刀时,国师心中仍不免有些复杂。

  但他手中的剑却没有停歇,瞬间朝前刺去!

  宝寿道长身化灵宝金霞,刹那后退!

  剑光前指,仍未停歇!

  金光后撤,剑光前行,一前一后,宛如两道流星追逐,刹那越过数千里距离!

  “章之玄的尸身呢?”国师忽然开口。

  “贫道依照他临时嘱托,沉入了葬生河。”宝寿道长应了一声。

  “世间本如囚牢,死了便是解脱,他以葬生河留存残念,永世被拘禁于河中,困于规则秩序之中,又是何必?”

  国师心下愁绪,在这一剑上,居然添了三分悲意。

  刹那之间,宝寿道长心神震荡,恍惚间竟也生出悲愁之意。

  于是宝寿道长遁光缓了一瞬,那剑光则近了一寸。

  剑锋还在面门一尺外。

  剑芒却触及了鼻尖。

  宝寿道长只觉鼻尖几乎被撕裂了伤口,要是换作真身,已经流血出来。

  而在如今,宝寿道长也觉得这具化身隐约有些漏风。

  但在下一刻,宝寿道长便已蓄力,往上挥出了一刀,挡开了这一剑!

  “斩!”

  这一刀劈落了下去,威势无匹!

  但是面对这一刀,国师眼中却有异样之色,他轻描淡写地举剑,将这一刀挡下了。

  “这刀法应用于军中杀伐,更善于聚敛军阵,汲取千军万马之力,才能发挥出来,凭你一己之力,就算再强,这一刀也是有形无神!”

  国师这样说来,便又是一剑,星光灿烂。

  与此同时,艮元境之中。

  古岳玄成天尊神情冷漠,戴上了高冠,看着面前虚空之中的中年人,在虚无之中,剑气挥洒。

  “这是周天星斗剑诀!”

  “刚才那一剑,则是太上七情剑?”

  “这个后世修行者,掌握了两门仙家剑术,但这不是初代神皇的剑术!”

  “此人年岁不大,观他气机,未足三百岁,已是阳神境巅峰,更是达到了伪仙级的战力,修成两门仙家剑术,更有神通加身,真是天纵奇才!”

  “当年神庭的第一神将,怕也不过如此!”

  “近三千年岁月,他便应是最为杰出之人,难怪中元境大道会落在他的手中!”

  古岳玄成天尊的眼神之中,亦有三分赞赏之意,但看着虚空之中剑气挥洒,却又心中诧异,低声道:“与他对战的,又是何人?”

  九大天魔被封禁,地龙亦是被镇压于鼎中,上古的仙神基本都被葬入了幽冥界,还有谁能与此人一战?

  而且虚空倒影之中,至今未能呈现出另一人的痕迹!

  未知的存在,最是令人忌惮。

  哪怕此时看来,那未知的另一人,并没有胜过眼前这个三千年来最出色的后辈修行者!

  “我要亲自看他一眼!”

  古岳玄成天尊捋了捋鬓发,忽然将这一缕发丝扯落下来,往前一挥,便化作一条百丈黑蟒,双眸闪烁,沿着虚空而去。

  而他的目光,依然看着虚空之中的场景,看着大夏国师一人在那里剑扫八方,尽展本领!

  但是颇为古怪的一点,此人身上没有中元境大道的痕迹!

  中元境大道当真在他身上?

  还是在未知的那人身上?

  古岳玄成天尊这般想来,目光凝重。

  而虚空之中,国师的剑气,不断攻向宝寿道长。

  而宝寿道长一一接下,让国师心中震动。

  宝寿道长善于用剑,不善用刀,而且他的刀法造诣,都是得自于大夏禁军统领、大周宣王、以及南部军神章之玄这样的军中统帅,本该有成千上万的精锐来支撑他的刀法,而今孤身一人,这刀法本身是大打折扣。

  但就算如此,这位年轻后辈,竟然将他的本领,尽数接了下来。

  “为何不用道果?”

  宝寿道长回了一刀,斩了过去,出声说道:“你身上这一枚道果,乃是中元境的大道正果,唯一成就真仙的希望!刚才你分明已经借助正果,施展出了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力量!是因为你尚未合道,刚才只是借助了大道正果之力,用过一次之后,暂时不能再用?”

  先前国师从幽冥镇狱神手中遁走,定然也是借助大道正果,凭借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力量,逃入了这幽冥界。

  但是进入幽冥界之后遇袭,他却没能保住章之玄的性命,那时候他应该没能借用大道正果的力量。

  可是在刚才,他又展现出了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力量,打破桎梏而闯入了这幽冥界的最深处。

  而在眼下的对战,国师便没有了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力量!

  借助大道正果的力量,不能接连使用,是有间隔?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而这一刀狠狠斩去,已从国师的头顶上掠过!

  国师倏忽退去,一退千里,只见他神色复杂,说道:“当我拔剑的那一刻,我已经败了。”

  眼前的年轻道士,只是一具化身,而不是真身!

  在他拔剑朝向这一具化身的时候,就代表他已经败了!

  因为他只有与宝寿道君一具化身对战的资格!

  而如今连这一具化身,都没有击败,他更是败得彻底!

  别说他不能借用大道正果,就算他真的占据了大道正果,也实在没有脸面借助大道之力,来压制这区区一具化身!

  他深吸口气,忽然伸手一握,漫天虚空,忽然星光点点!

  那点点星光,正是他刚才施展剑术,与宝寿道长对战之间,残存于各方的剑光。

  在不知不觉之间,这些剑芒竟然互相勾连,成为了一座覆盖近万里的星光剑阵!

  “好本事!”

  宝寿道长左右看着这座剑阵,当下放下了刀,感慨说道:“都说国师天纵之才,在贫道之前,乃是三千年来修行进境最快的人物,修为已经凌驾世俗之上,凭借国运加身,战力更是举世无敌!未有料到,你在争斗方面的造诣,已经高到了这样的地步,能够将阵法与剑法相合,确实不是贫道二十年修行可比!”

  他早就知晓,大夏国师在各方面的造诣,都是极为精深,无论是阵法、炼器、炼丹、奇门遁术等方面,都已经达到了宗师级的层次!

  只是也没有想到,国师居然将阵法与剑法,融会贯通,以剑布阵,造就了万里剑阵!

  “你二十年修行,凭一具化身,就让我倾尽全力。”

  大夏国师自嘲地笑了一声,说道:“你可知晓,我自修成阳神以来,此生再无败绩,未满百岁已是阳神境巅峰,修为从此再无提升之余地!因此我钻研阵法、丹道、炼器之道、诸般妙术、国运之法等等,历经岁月磨砺,最终都将这些法门,修至世间顶尖造诣!而为了创造这一门剑阵,你可知晓,我花了一百二十年的岁月,可你今年……才二十岁啊……”

  他握紧了法剑,神色黯淡,说道:“今日我倾尽修为,凭一身所学,来困你一具化身,不是我胜了,而是你胜了。”

  他看着宝寿道长,出声说道:“我已多年未败,未想这一败,竟是一败涂地,尽管今日灭你一具化身,无济于事,也胜之不武,但为人臣子,为君报仇,我不会留手!”

  他声音落下,万里星光剑阵,不断闪耀!

  这无尽虚空之中,显化出了无数剑光,宛如星辰光芒,将这片虚空点缀成了浩瀚星空!

  而在浩瀚星河之中,宝寿道长神色冷淡,放开了长刀,他也没有想过用一具化身,就灭杀了这位曾经号称无敌的大夏国师,他这一战,只是想要摸清对方的底细。

  国师面色肃然,欺身近前,一剑刺入了宝寿道长的胸口!

  他剑锋之上的锋锐之气,没有迸发开来,没有将这具化身毁灭成纸屑灰烬,而只是洞穿了这一具化身。

  宝寿道长低下头,胸口没有血,然后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国师。

  “为何不毁了贫道这一具化身?”宝寿道长平静说道:“虽说伤不了真身,但你不是正要泄愤吗?只将剑气散开,贫道一具纸糊的身子,撑不住的。”

  “你的真身,究竟有多强?”国师忽然开口。

  “比化身强。”宝寿道长正色道。。

  “二十年修行,便能超凡脱俗,凌驾阳神之上。”国师默然片刻,说道:“我虽然具有伪仙级战力,但本身毕竟只是阳神境巅峰!而你……不是伪仙级的战力,而是伪仙境的修为?”

  “是。”宝寿道长平静说道:“以贫道看来,单论你的战力,已经达到了伪仙境,而且在斗法方面如此出色,能将阵法都融于剑法之中,本事确实极高!贫道在想,大夏国运加身,至少能让你具有伪仙境第二重天的力量,而以你的本事,其实不逊色于身合三枚道果碎片的大夏皇帝!其实大夏皇帝,根本制不住你!”

  “……”国师沉默不语。

  “制衡于你的,是你自身。”宝寿道长淡淡道:“你画地为牢,囚住自身的野心,而套在你心中的枷锁,是君臣情分?还是因为天下大势?又或者黎民百姓?”

  “你不该杀他。”国师默然半晌,忽然叹道。

  “为何不能杀他?”

  宝寿道长神色冷漠,说道:“他修造祭坛,亏空国库,消耗材料,加大税收,导致民不聊生,单这一点,贫道便不能忍!至于他杀戮皇室血脉,提炼自身神皇血脉,是他自家的事,与贫道无关!他杀人灭口,故意放入各方妖魔,搅乱世间,再以猎妖府四处擒杀妖魔,炼造斩妖台,贫道也忍了他!甚至吞了贫道的建造材料,并且想要事后再镇杀于贫道,如此穷凶极恶之事,只要予以足够的赔偿,贫道也不是忍不了,但他要以中州的黎民百姓作为祭品,便不能再容忍他!”

  “贫道知晓你一直在探查此事,甚至想要阻止此事,而被大夏皇帝所弃,但你顾念君臣情分,最终选择远离京城,逃避此事!”

  “你师兄曾说,大夏王朝已经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换来了神皇,若贫道斩了皇帝,那么一切牺牲的代价,便都白费了。”

  “可是这样的君主,留之无用,贫道替大夏换一个便是了!”

  宝寿道长缓缓说道:“长痛不如短痛,他若不死,百姓终究是蝼蚁,长久位于水深火热之中!然而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如今改朝换代,是为当世之乱,更为后世之幸!”

  大夏国师沉寂无声,半晌过后,才道:“未来后世,未必更好,但究竟如何,我终究看不到!我只能看到,皇帝身殒,朝堂必乱,大周来犯,如此内忧外患,必将天下大乱,百姓何以生存?”

  宝寿道长平静道:“大周六百万军队,贫道挡住了,外患已除!”

  国师神色不由凝重,闷声不语。

  宝寿道长继续说道:“这内部朝堂大乱,王侯将相野心勃勃,仙宗道派参与其中,但无论他们如何争权夺利,只要贫道在世一日,他们便不敢祸延百姓!因为前车之鉴,上一个祸延百姓的,已经被贫道斩了!”

  他静静看着国师,缓缓说道:“如今内忧外患已平,百姓虽有影响,暂无灾祸延绵,乱得只是朝堂!而你心中的天下,是朝堂王权,还是黎民百姓?”

  国师沉默了半晌,才出声说道:“你说得对,是我低估他了。”

  宝寿道长闻言,倏忽一愕。

  因为这一句话,不是对自己说的。

  正在错愕之间,便见国师的身后,探出半个虚影来。

  “宝啊……”

  这是个老道士,挥舞着手,笑容满面,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