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 第二零七章 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国师!

第二零七章 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国师!

 热门推荐:
  幽冥镇狱神乃是身合大道的存在!

  能够在合道真仙手中逃生,就连伪仙境第九重天的先天神圣都难以做到!

  更何况国师还保住了章之玄,从而一并遁走!

  在修罗异族的狂潮之前,二人联手还能说是合力对敌,但是在幽冥镇狱神的面前,具有伪仙级战力的南部军神都只能成为累赘!

  国师带着章之玄这个累赘,从幽冥镇狱神眼前遁入了仙神坟冢之内!

  这样的本领,只有一个解释!

  国师身上具有堪比合道真仙的力量!

  “中元境的大道正果!”

  宝寿道长语气肃然,想到了当日与幽冥镇狱神的对话!

  幽冥镇狱神曾说,可惜他再是惊艳之才,成就只能局限于此!

  如今看来,是因为中元境大道,已经被国师所获?

  而章之玄临死前说,国师的剑不如他,但是见到了国师,就会见到更锋利的剑,也是因为大道正果?

  “二人乘舟,给了三人的船资,是因为第三‘人’并不是人!”

  宝寿道长低沉道:“大道正果的本质,算是初代神皇,所以也算船资?如今若是国师合道,成就真仙,那么如今他还是国师吗?还是说……他已经被初代神皇占据?”

  身合道果碎片,就具有伪仙境的修为,而道果碎片一真八假,只有合了大道正果,才是真仙境!

  若是国师合了正果,得了中元境大道,便是真仙!

  如果国师真被初代神皇夺舍,那么岂不是代表……初代神皇已经真正复生了?

  国师与章之玄乃是死敌,如今却合力应敌,莫非是因为后来跟章之玄联手的,已是复生的初代神皇?

  他心中思绪纷乱,看向了初代祖师。

  而祖师沉默不语,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

  “弟子会找到他的!”

  宝寿道长说了一句,转身回到了房内,开始自身的修行!

  而他在仙神坟冢之中的化身,已经进入了真正的幽冥界。

  眼前天地一片死寂,苍穹是灰暗的,大地是褐红的。

  这里没有生机,只有死寂!

  而宝寿道长微微闭目,便感应到先前不久,在这里发生过一场大战,具有伪仙级的战力层次,但似乎达不到大道真仙的层次。

  “目前来看,幽冥界只有国师一个活人,他在跟什么样的存在大战?”

  “此地残存的痕迹来看,国师的力量似乎还局限于伪仙级的战力层次?”

  “究竟是怎么回事?”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心中略感沉重。

  他想到了之前老道士下山,是算定了九枚道果碎片之中,唯一蕴藏大道的正果。

  但是老道士下山之后陨落了!

  如今大道正果落于国师手中!

  他一直惦记着老道士的去向,想要寻到老道士的遗骨,这也是前身的遗愿。

  但是他满打满算,晋升炼神境至今,也不过数月光景,在此期间,他的一切消息来源,皆来自于猎妖府、九霄仙宗、星罗分观等势力。

  凡重要大事,猎妖府和九霄仙宗不可能直言相告,当然宝寿道长也没有托他们探查过,至于星罗分观,毕竟只是末流宗派的底蕴,同样消息并不灵通,直到诸葛司徒助他营造出了一批弟子,作为探查各方消息的耳目,才算是对外界风吹草动,能够及时察觉。

  而这一批少阳分观的弟子,在他的授意下,郑主事亲自接手,才在不久之前,查到了天源州的一场异变,那是仙殒之战!

  大夏王朝高层强者,在国师的率领下,围杀了一尊超出阳神境之上的半仙,导致了仙殒之兆,而使得大夏国运重创,灾祸连绵,引动大周来犯,也引得各方妖魔进入大夏。

  那一战,阳神境巅峰的国师,借助大夏的气运,凭举世无敌的姿态,依然落得重伤濒死的下场,随他而去的大夏高层战力,几乎折损殆尽,其中不乏皇室血脉!

  正因为皇室高层的强者陨落得太多,大夏皇帝才感到棘手,不惜屠杀皇室血脉而提炼血脉,也因为此事而在不久之前召唤道果之时,感到人手缺乏,力不从心……而这大约也是大夏皇帝决意放弃国师的原因之一!

  “这尊被围杀的半仙,就是本门第四代观主,也即是贫道的恩师,浪翻了的老道士?”

  “如果按照这个时间来推算,正好是初代祖师苏醒的时候!”

  “就是因为大道正果落于世人之手,所以才惊醒了沉眠至今的初代祖师?”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又低声念道:“除却幽冥镇狱神之外,深渊之下的那个家伙,也提及过贫道无法成为真仙,所以要用长生之事来引诱贫道,如此说来‘祂’并不是对外界一无所知,哪怕是被镇世鼎压制在深渊下,也依然能察觉到外界大道的变化?”

  他这样想着,身化遁光,越过百里,在荒芜枯寂的天地之中,这一道金光,闪耀而过,照亮此世,成为阴冥之中唯一的亮光!

  百里之后,他才停顿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座山峰,或者说两半山峰。

  山约百丈高,但被劈成了两半,并被移了位置,并排而立,而切开的这面,朝向于外,甚是平整!

  百丈山壁,宛如石碑一样,上面铭刻着文字。

  诸神陨落,众仙道消,葬身于此,永世长眠。

  诸仙众神守护当世,皆因吾而亡故,自知罪孽深重,于战后收敛仙神遗骨,葬于虚空之地,定幽冥之界,为仙神坟冢!

  这上面的文字,古朴沧桑,力量雄浑,一笔一划,如苍龙之躯,然而扑面而来的无尽威严之中,带着万般遗憾与不甘。

  “修造仙神坟冢的,是哪一尊仙神?”

  宝寿道长神色复杂,在这一战后,上古仙神几乎陨落殆尽,就连东元境的大道真仙都陨落了,那么是谁修造了仙神坟冢?

  能够在虚空之中,造就幽冥界的存在,至少在伪仙境九重天,甚至极有可能是合道真仙!

  是初代神皇?还是其他八境神魔之一?

  但至少不是幽冥镇狱神,否则它何至于眼睁睁看着国师和章之玄遁入此地,而只能罢手离去?

  从文字上来看,修造幽冥界仙神坟冢的这一位,便是上古仙神大战的重要核心人物?

  大战之后,这位仙神并未陨落,而是收敛遗骨,葬入此地,那么这尊仙神如今又在哪里?

  “诸仙众神守护当世,又是怎么回事?”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又打量了这两半山峰。

  这两半山峰似乎经过仙神的炼化,并且被内中陨落的无数仙神气息所侵染,就连山石岩土都已经极为不俗,可惜搬不走!

  他这样想着,越过了这座山峰,便看到了后方大地之上,一个个鼓起的山丘!

  这不是山丘,这是巨大的墓坟!

  每一座坟头之下,都具有阵法符文,历经一万三千年而未灭。

  每一座坟前,都有一座石碑,绝大多数是空白的,只有少数刻上了文字!

  宝寿道长猜测,那些空白的墓碑,大约是因为修造幽冥界坟冢的那位仙神,并不识得墓主的身份!

  他这样想着,忽然目光一凝,想到了什么。

  “初代祖师在册中记载,每一座仙神的坟,都铭刻阵法,一旦强行打破,阵法会轰碎内中的一切物事,并且反击出来!”

  “但是这座巨大的坟场,本该遍布着残兵断刃,为何都消失不见了?”

  “国师也不见踪迹,应该是往更深处去了。”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继续往前而行。

  这里是仙神坟冢的外围,埋葬于此的,绝大多数是在上古大战之中陨落的阴神境以及阳神境!

  在上古时代,只要三魂七魄凝就阴神,便被誉为神灵,称作伪神,而成就阳神,则又被誉为真神,便也有资格被葬入此地!

  这里没有多少神异之处,埋葬的均是上古修行之士,但就算是阳神境巅峰的存在,时至今日,也早已灰飞烟灭,在葬生河之外,连半点残念意识都存留不住。

  但是再往内层,则是伪仙境的存在,这里埋葬的就基本是诞生于天地之间的先天神圣!

  初代祖师在册中记载,它们陨落之后,仍会有破碎的残念意识,游荡于茫茫天地之间,其中不乏有些残念,因执念过深,或有不遗憾不甘、或是杀机太盛、又或怨气太重,会依附于阴冥死气而化成各种奇形怪状的阴兽。

  实际上这便是一种另类的鬼物,以阴气、怨气、戾气为食,没有智慧,没有灵性,凶厉残虐。

  但是宝寿道长踏足内层之后,依然是风平浪静,没有见到任何一头阴兽。

  只是这里的坟丘,则显得更为巨大,并且数量比之于外围,要少了一些。

  “火神的坟墓在这个方向?”

  宝寿道长按照初代祖师册子上的记载,来到了中间的某一座坟冢之前。

  坟前一座石碑,上面铭刻着文字。

  南明离火神君之墓!

  这就是伪仙境第七重天的存在,从地火之中诞生,陨落于一万三千年前的大战之中!

  在册子之中,初代祖师清楚地记得这座坟冢的位置,也清楚地记载了如何打开阵法的法诀!

  但是初代祖师自称,他老人家只识得南明离火神君坟墓之上的阵法,并且拥有破解之法,关于其他坟墓之上的阵法,则都全然不识。

  “初代祖师多半是通晓这里所有的阵法,但他只给了关于南明离火神君这座坟的破解之法,整得好像就贫道一旦得知了所有阵法,就会把这些仙坟神墓一个一个给掘了似的!贫道又不是盗墓贼,在外名声风评甚好,他老人家这是信不过谁呢?”

  宝寿道长心中愤愤不已,旋即运使法诀,当下推开阵法。

  便见阵法之下,光芒闪烁,有火焰燃烧,历经一万三千年而未灭。

  但是宝寿道长伸手一捞,便将火焰源头取在手中,并法力运使,掐灭了火焰。

  这是一块赤红晶石,巴掌大小,入手灼热万分!

  “只要将这晶石放在丰源山中,今后就能诞生出一条地煞火脉来?”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心中隐隐有些兴奋,若有地煞火脉,加上初代祖师的阵法,以后剑鼎就可以自行运转,不断炼制法剑!

  这些法剑可以赐予门下弟子,但更重要的是,可以卖出去啊!

  这事一旦成了,今后岂不是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他收了晶石,施了一礼,便将阵法重新闭合。

  但就在下一刻,便听得轰隆隆声音,不绝于耳!

  在宝寿道长身侧,一座又一座阵法被掀开来,在坟下的一道又一道光芒,皆冲霄而上!

  就连宝寿道长手中地煞火脉的晶石,若不是因为被他镇住,也都开始冲霄而上!

  “怎么回事?”

  宝寿道长差点以为自己犯了众怒,旋即便见从坟冢之中冲霄而上的光芒,朝着刚才他的来处,全数迸射而去。

  宛如一场盛大的流星雨,千百道流光划过天穹,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去。

  这些光芒不断闪烁,有的是一具骸骨、有的是一枚晶石、有的是一滴水珠、有的则纯粹只是一团光芒!

  这些都是陨落的先天神圣,所遗留下来的最后一点痕迹,但在这一刻,它们都似乎苏醒了过来,充满了愤怒与怨恨!

  宝寿道长见得这般场面,不由错愕万分,旋即化作一道遁光,往来时方向而去,去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动了这些陨落一万三千多年的仙神所残存的执念!

  他越过了刚才那两半山峰,旋即便看见了有数千修罗异族,沿着他刚才行进的轨迹,想要进入幽冥界的深处。

  然而漫天流星雨,尽数倾泻到了那数千修罗异族之中!

  光芒闪烁,杀机凛冽!

  顿时怒吼咆哮之声,凄厉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这……又是怎么回事?”

  宝寿道长低语了一声。

  但他却并不知晓,就在此时此刻,作为执掌东元境大道的幽冥镇狱神,在它自身所在幽冥大狱之中,震怒无比,让无数阴魂鬼物以及幽冥种族都吓得瑟瑟发抖。

  只见幽冥镇狱神巨大的眼眸,充斥着怒火。

  在怒火之中,似乎映照着发生在幽冥界的场景。

  数不尽的光芒,倾泻在了数千修罗异族之中,并且开始显化成各种形态,有人形、有兽类、也有飞禽、更有纯粹的一团光芒!

  那都是它在一万三千年前,就已经灰飞烟灭的对手们!

  “一万三千年了!”

  “就算是天生的神圣,它们残存的意识,也应该在岁月之中,消磨殆尽了!”

  “但是它们竟然还有残存的意识,从修罗族的身上,感应到了本座的气息,不惜耗尽这最后一点意识,来毁灭与本座相关的一切!”

  “古岳玄成天尊,原来所谓幽冥界的仙神坟冢,不是你要将它们永世禁锢,而是你用来保存它们的残念意识!”

  幽冥镇狱神语气森冷,杀机无尽,寒风呼啸在这阴寒的冥狱之中,显得无比渗人。

  但尽管愤怒,这位幽冥镇狱神,却也只能看着虚空之中的幽冥界,依然有大量的流星倾泻到这数千修罗族的身上!

  而幽冥镇狱神未有看到的是,战场之外,有个年轻道士,带着极为复杂的目光,看着这一场屠杀。

  “上古仙神之战,修罗异族也参与其中,并且是极为庞大的一方势力?”

  “不对,修罗异族的背后,是幽冥镇狱神!”

  “这些战死于一万三千年前的先辈,是在向幽冥镇狱神开战?”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忽然察觉有异,顿时转身朝着后方看去。

  那里是幽冥界的最深处!

  可是在那里,有一剑冲霄而起!

  距离过于遥远,宝寿道长不得睁开双眸,运使太乙洞虚破妄神眼,迸发金光,勘破虚空,看见了前方的动静!

  持剑的是一个中年人,微微喘息,面露疲惫之色,眼神黯淡。

  观他身着白衫,气质儒雅,尽管极为虚弱,但面对危局,仍然显得从容不迫。

  而所谓的危局,是围绕着他的千百头奇形怪状的阴兽,显得森然可怖。

  而除却阴兽之外,还有数不胜数的残兵断刃!

  “这就是大夏国师?”

  宝寿道长不由得看了一下眼前的坟场,原本在初代祖师记载中,应该遍布于此的残兵断刃,原来都在无形的力量之下,汇聚到了大夏国师的身侧,要将他围杀在这幽冥界!

  失去了大夏国运加身的国师,虽然依旧具有伪仙级战力,但终究只是阳神境巅峰的修为。

  而且,他一年前重伤未愈,此后接掌边境三城,并伏杀大周高层强者,然后被大夏所弃,护持百姓逃入古墟,面对章之玄率军围杀,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此后又接连面对修罗异族,以及幽冥镇狱神这尊大道仙神,可谓是连战不休,此时伤势极重,也疲累不堪。

  面对着成千上万的仙神残兵,以及大量以先天神圣残念意识而诞生的阴兽,眼下这位曾经被誉为天地之间第一强者的人物,已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若只有这般本领,是如何从幽冥镇狱神手中遁走的?”

  宝寿道长神色平静,看着幽冥界深处的动静。

  然后便在下一刻,国师长啸一声,气息节节攀升,在伪仙境层次,一息破一重天,只在九个呼吸之后,便达到了伪仙境第九重天!

  接着便见国师朝着幽冥界深处,斩出了一剑!

  剑光毁灭一切,斩入了幽冥界的尽头!

  “什么?”

  宝寿道长面色大变,为之动容!

  不是因为这一剑达到了伪仙境第九重天!

  也不是因为这一剑具有着无穷的大道韵意!

  而是这一剑,动用的是白虹观的秘传剑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