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宰辅 > 第一百零六章 赌约

第一百零六章 赌约

 热门推荐:
  和齐文杰同坐一桌的柳烟眉也被许小闲的故事吸引,她忽然问了一句:“听说季府季月儿和那许小闲有了婚约?”

  “解除了,季县令哪里会将女儿许配给一个疯子!”

  “你恐怕不知道吧,听说季月儿在许小闲隔壁买了个院子,好像是要回心转意了。”

  下楼来接安荷花三人的朱重举正好听见,他的心仿佛被人万箭穿心,他扫了这群人一眼,“人家许小闲和季月儿郎情妾意,你们特么的吃饱了在这嚼啥舌根子?”

  这话就有点拉仇恨了,大堂里的许多少年便看向了朱重举,有人问道:“你又是谁呀?”

  “我就是朱重举,土生土长的凉浥县人。我可告诉你们,看你们都特么的是读书人,这背后论人是非是读书人该做的事么?”

  “有关心别人私事那闲情,还不如多想想明儿个的文会!”

  朱重举忽然举起一只手来一划拉,“我告诉你们,许小闲既然说了他要那魁首,其实你们吃了这顿饭,就可以回去了,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卧槽!

  这凉浥县的人当真是狂妄啊!

  此间顿时群情激奋,却又以嘲笑居多。

  “那疯子若是都能夺了文魁,本少爷明儿个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在他许小闲的面前叫他一声闲爷!”

  “许小闲若是夺了文魁,老子吃翔半斤!”

  “你们也是,和这凉浥县的土鳖较个什么真?他们就是井底之蛙,哪里知道这天下之大!”

  “……”

  “好,老子记住你们了,明儿个若是许小闲真夺了文魁,你们这些发过誓的,一个都跑不了!”

  “等等,你若是输了当如何?”

  “我若是输了……请你们所有人在这淡水楼吃三天三夜,再去对面的兰瑰坊逍遥三天三夜!”

  “一言为定!请文杰兄三位作证!”

  “好,若有违约者,天打五雷轰!”

  “等等!”原本已经走出去的北都候府三少爷罗灿灿居然在这时候又走了回来。

  他就这样抱着一把剑淡淡的站在了淡水楼的门口,此间顿时鸦雀无声。

  “刚才,你们打赌这事本少爷听见了。恰好明儿个本少爷也想去那什么文会上看看,这裁判之事,就由本少爷来做,保证公平公正,如何?”

  罗三少爷发话了谁敢反对?

  于是所有人点头,却不料这位三少爷是个做事认真的主,“本少爷是个讲道理的人,愿赌服输却也要笔墨为证。取笔墨纸砚来,刚才你们的赌约得白纸黑字落在纸上,免得有人过后不认账。各自写吧,别怕,那文魁是那么好拿的么?”

  “嗯,把名字署上……掌柜的,拿一方印泥来……你们十三人,摁个手印。”

  在罗灿灿的监督之下,刚才立誓的十二名少年写下了誓言签了名还摁了手印,朱重举当然也不例外。

  罗灿灿好整以暇的将这张纸递给了身后的那老者,扫了一眼满堂的少年,忽然对朱重举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是北都侯府三少爷罗灿灿,你告诉许小闲一声,好生活着,来日方长。”

  撂下这句话,他又转身走入了夜色之中。

  大堂里的言语却低了许多,一来是担心那罗三少爷万一啥时候又跑回来了,二来……是这位三少爷这话究竟蕴含着个什么意思?

  朱重举被吓罗灿灿的这身份吓了一大跳,他也品了半天那句话的意思,不明所以,心想大致是这位三少爷吃了这淡水楼的美食,对许小闲生出了爱才之心,若是许小闲能够入了这位三少爷的法眼……啧啧啧,这家伙以后在凉浥县、不,是在整个北境都能够横着走了!

  这倒是个好事,那位三少爷的那句话里似乎没有恶意。

  如此一想,他也抬步走了出去,才发现自己有些冲动了。许小闲不过就说了一句他要拿文魁我特么怎么就当真了呢?

  他丫万一拿不到……这得花多少银子?

  不过朱大少爷又淡定了下来,不就是花点银子么?总比吃翔好吧。万一他真拿下了文魁,这事儿可就好玩了。

  柳烟眉眉间轻蹙,一来她也很反感这个叫朱重举的如此狂妄,二来却是因为季月儿——至于这位北都候府的罗灿灿,距离她太过遥远,她反而并没有放在心上。

  凉浥县鼎鼎有名的大才女季月儿,她、她居然喜欢上了一个脑子有病的人?

  这算个什么事?

  柳烟眉自然是为季月儿感到不值,觉得她这是在作践自己。

  虽然她未曾见过季月儿,但季月儿既然有那么高的才华,想来也是心高气傲的女子,她为啥会喜欢上了那疯子呢?

  难道这些人嘴里说的关于许小闲的事是假的?

  可不像呀,作为文人,哪里有无中生有如此埋汰别人的道理?

  明儿个见到了季月儿,得问问她其中缘由。

  柳烟眉在这时候忘记了她是要来找季月儿挑战的,作为凉浥县的临县水阳县的大才女,她当然想要和季月儿比个高下。

  但现在同为女人,她忽然有些同情季月儿来——既然两人此前有婚约在身,就算是那婚书收了回来,也总是会遭受那些无知的人的流言蜚语。

  季月儿为了自己的名声,只能负重前行,想要和许小闲重修于好。

  许小闲脑子有病,他自然愿意,这就是刚才那朱公子所说的郎情妾意,其实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罢了,季月儿的心里一定很苦。

  那许小闲……哎,柳烟眉心里一叹,这人脑子有问题不会有错,不然哪个正常的人敢说出准备拿个魁首这样无知的话来。

  他怕是对魁首有什么误解。

  就在柳烟眉瞎想的时候,朱重举已经接了安荷花三人上了二楼进了雅间,门关上,将大堂的声音关在了门外,但安荷花三人却站在桌前瞪大了眼睛——许小闲?!

  他们当然认识许小闲呀。

  毕竟曾经都在竹林书院读书,这许小闲还因为独立特行的性格在竹林书院极为出名。

  再说就在前些日子,他还审尸破案惊动了整个凉浥县呢!

  只是……他不是脑子有病么?

  这位朱大少爷怎么把他也给请来了?

  “发什么呆,来来来,请坐,我得给你们、不,我得给你介绍一下。”

  朱重举坐在许小闲的左侧,他一一介绍道:“这位就是当今竹林书院排名第一的安荷花、这位就是排名第二的杜芦门,这位就是排名第三的周若林、若兰的弟弟,我的表弟。”

  许小闲淡然的笑着,逐一拱了拱手,“幸会幸会,果然是少年天才,个个都仪表堂堂。”

  安荷花三人一愣,不是吧,这家伙就像不认识我们的样子。

  果然,许小闲又说话了,“不瞒你们,我呢得了个不太好的病,然后忘记了一些事情也忘记了一些人。”

  “哦对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明儿文会你们可得要好好表现,虽然我要拿那文魁,但我不受张桓公的举荐,这是你们的机会,可得好生珍惜。”

  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这许小闲以前屁话没有一句,现在话倒是多了,可这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script>read3();</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