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君 > 第210章 冲冠一怒

第210章 冲冠一怒

 热门推荐:
  萧慧娘闻言勃然大怒,又重重的推了顾凤起一把。

  “你去!帮我报仇!”

  顾凤起没动。

  “去啊!”萧慧娘眼中的眼泪夺眶而出。

  可顾凤起还是没有动,只是抓紧了她的手,低声道:“别闹了。”

  听到这一句,萧慧娘看着顾凤起,眼中失望透顶。

  “我为了你,可以颜面都不要,你却眼睁睁地看着我被她欺辱?顾凤起,你对得起我吗?”

  顾凤起俊逸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紧紧抿着唇,喉结微动,抬头看向嬴东君。

  嬴东君微微弯着嘴角,垂眸看着他们,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在看一出由伎人们演绎的大曲。

  萧慧娘见顾凤起在此时还看着嬴东君,恨得五脏六腑生疼。

  “来人!把公主府给我砸了!”萧慧娘不再指望顾凤起,她看向自己带来的几个侍卫,狠声道,“一切后果,自有我来承担!”

  侍卫们对视一眼,却迟迟不敢动作。

  萧慧娘冷笑道:“不肯听命,就给我滚!”

  侍卫们这才硬着头皮准备上前。

  嬴东君见此,轻叹了一声,转头对小吉祥幽幽地说:“你看,这位世子夫人还真是气焰嚣张呢,连先帝亲自督建的长公主府都敢说砸就砸,也不知是仗了娘家的势,还是仗了夫家的势。本宫瞧着,我赢家的江山,迟早得易主了。”

  嬴东君的话让围观的群众哗然,看着萧慧娘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公主府斜对面的一处屋脊上,陶承诺和阿思一人拿着一枚弹弓小心埋伏着。

  阿思用弹弓瞄准了靖安侯府的侍卫脑门,怒道:“这女人太嚣张了!想砸公主府?当我们陶家的暗卫都是吃素的?等下就让他们尝一尝我特制的‘呱呱’丸!我看今日他们谁能踏入公主府大门!”

  陶承诺肃然颔首,朝着埋伏在周围的其他陶家村侍卫比了个手势。

  只是不知那些侍卫都藏身在何处,放眼看去,并无半个可疑人影。

  陶承诺:“呱呱丸难听,换个威风点的名字。”

  阿思据理力争:“弹丸打脑门上,‘呱’声清脆又悦耳!这名字再合适不过!”

  陶承诺还想说什么,阿思转移话题道:“爆了他们的头之后,我们四散逃开!靖安侯府应该不太好惹,不要给公主惹麻烦。”

  陶承诺:“嗯。”

  陶家村的暗卫们正摩拳擦掌等着好好表现一番,不想顾凤起却在此时冷声喝止了正要踏上台阶的侯府侍卫。

  “退下!”

  早已经一身冷汗的侍卫们闻言,松了一口气,退了回去。

  可萧慧娘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我看谁敢退!”

  顾凤起却不再言语,一把将萧慧娘抱了起来,转身离开。

  萧慧娘在顾凤起怀中拼命挣扎,“顾凤起,你放手!你不肯为我出头,我自己给自己出口气还不成吗?你放开我!”

  顾凤起没有理会,径直将萧慧娘抱到了马车上。

  萧慧娘还想再闹,顾凤起看着她,有些疲惫地说:“你想要陈家的事现在被人重新翻出来,就继续闹吧。”

  萧慧娘像是突然被人卡住了脖子,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被愤怒染红的脸色重新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你……你知道什么?”她抖着唇问道,眼中的戾气已经褪去,只剩下了惊与怕。

  顾凤起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不作声地帮她将有些散乱的头发理了理,然后转身下了马车。

  萧慧娘仿佛失去了所有了力气,瘫坐了下来。

  顾凤起一言不发地上了马,调转马头时,他的视线扫过了阿思和陶承诺藏身的屋脊,却很快收回了目光,带着萧慧娘离开了。

  嬴东君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一行离开,然后转头问小吉祥和周琰,“都学会了吗?这就叫以德服人!”

  小吉祥捧场地点了点头,冲着自家公主比了个大拇指。

  周琰吞咽了一下,语气有些艰难,“……学,学会了。”

  嬴东君这才满意,施施然地回了公主府。

  一场大戏落了幕,围观的百姓却还在府外兴致勃勃地议论着。

  趴在屋脊上的陶承诺看着靖安侯府一行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道:“他发现了我们?”

  阿思眯了眯眼,没说话。

  等回了屋,小吉祥才不甘心地比划道:方才就差一点,我就能杀了萧慧娘那疯妇!公主为何要拦我?

  嬴东君:“你当顾凤起是死的?当着他的面杀他妻子?”

  小吉祥一脸自信:我保证顾凤起也查不出来!

  “萧家和靖安侯府若是认定了人是本宫所杀,查不查得出来又有何要紧?为了萧慧娘一条命,惹来诸多麻烦,并不值得。”嬴东君漫不经心地说,“何况,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是本宫最看不上的报复方式。”

  小吉祥想了想,觉得公主说得也是。

  刚刚公主的“以德服人”,让萧慧娘颜面尽失,比杀了她更加痛快。

  小吉祥想到了什么,又比划道:那个顾凤起也太窝囊了,幸亏公主没有娶他当驸马!

  若是有人敢当他小吉祥的面欺辱公主,他必报复。顾凤起身为萧慧娘的夫君,却不肯为她出头,难怪萧慧娘那么愤怒。

  萧慧娘真是可怜呢!嘻嘻。

  嬴东君却道:“他不为萧慧娘出头并非是他窝囊,而是出于保护。若是由着萧慧娘闹下去,事情就就没法收场了。”

  萧慧娘对嬴东君有新仇旧怨,今日被嬴东君挑拨得失去了理智,顾凤起却是冷静的,他做了最有利于萧慧娘的选择。

  想到这里,嬴东君轻笑了一声,“可惜,顾郎君不懂,刚刚那种场合,萧慧娘要的并不是他顾全大局的冷静,而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冲动啊!”

  小吉祥听到这里,眼珠子一转,兢兢业业地给某人挖坑:如果是公主遇到这样的情形,不知道虞大人会如何选择!

  哼!虞舜臣那副死样子,肯定跟顾凤起一样!

  嬴东君瞥了小吉祥一眼,把小吉祥瞥得心虚了,才道:“本宫不是萧慧娘,不需要有人为我冲冠一怒!本宫最欣赏的就是虞郎的冷静自持。”

  小吉祥撇了撇嘴,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