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拳之霸者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论道

第六百六十二章 论道

 热门推荐:
  大将军诞下第三子,这对于整个帝都而言都是一场巨大的盛宴,当日得知消息的李玉就带上那几位和江横家来往比较近的皇子皇女们过来了。

  不仅这位陛下,那些朝中大员此时也有不少消息灵敏的前来探望祝贺,江横正好也高兴干脆决定一月后举办一场满月宴庆祝自己三子满月。

  而一月后当大将军府召开盛宴之际,几乎整个帝国离帝都中央星域不远的官员都乘坐星舰赶了回来参加此次满月宴。

  许多官员或许还不清楚眼下江横实力具体如何,可他们眼睛不瞎,当看到几位镇国支柱对江横态度的转变也意识到很可能大将军往后才是整个帝国的最高话事人。

  哪怕此人不参与任何帝国政治活动亦或者任何权柄之争,可在这位大佬面前露个脸,如果侥幸能被对方记住,那就等于有了张免死金牌。

  好在江横的大将军府足够大,来往宾客渐渐的竟是多达数百万,而且大多还是或多或少有不少职权的官职,除此之外江横还准许实力在中等亦或者以上的武者都可入府喝个喜酒,算是同乐。

  至于寻常人则没法子,府内面积就这么大。

  硕大的江府大厅之内,这里经过改造已经变成了如帝国议会厅一样的庞然大物,里面足以容纳十万余人。

  江横与几位镇国支柱正端坐首次座位谈笑风生,底下更是坐满了宾客,厅堂大门是敞开的,哪怕是在外面也摆满了不少酒桌。

  “兄长,你说咱们难道千里迢迢赶赴帝都就是为了一睹这位大将军真容?我看和我们也没什么不同的,两只眼睛一张嘴,一个脑袋四条腿的。”

  与此同时端坐厅堂内边边角角位置中有两名青年正相互交谈着,能够坐在厅堂之内一般都是朝中官衔在二十级以上大员,如若不然便是上等武者方可入内,两名青年赫然便是两位上等武者。

  “呵呵!你小子就只看到这些?”

  比较年长些的青年嗤笑一声,他面容棱角分明,看上去饱含风霜显然年纪不大经历过的事情倒是不少。

  “嘿嘿,我这不是没兄长这眼力劲嘛,不过你说咱们这大老远过来这鸟不拉屎的银河系当真能寻到什么机缘吗?”

  “机缘?我们来到此地不就是迫不得已嘛。如果不是黑水神宗那群家伙,你我兄弟如何能流落他乡?如今好不容易抵达这外系之地,不搞出些名堂出来你我兄弟二人岂能甘心?”年长的青年面露狠辣,回想一路种种过往他内心便忍不住一阵狰狞与愤恨。

  闻言年少些的青年神色也不由愤怒起来,他叹了口气。“可兄长黑水神宗如今霸占一系之地,顺这场逆者亡,我等又能如何?

  眼前这什么大将军又能帮的了我们什么?”

  说着青年一阵无奈,他并不觉得这藉藉无名的银河系能出什么大能。

  “阿丘,你难道不觉得眼前这位大将军很不同寻常吗?”

  “不同寻常,哪里能看到什么不同寻常,依我看此人哪怕隐逸气息估计也就星河之主境界,别说和黑水神宗宗主相比,就算是比之黑水神宗四大护法也是多有不如!”闻言那青年撇撇嘴一脸的摇头轻叹。

  “你认真看!”见此那年长青年也是无奈。

  两人就这么继续喝着酒吃着肉,只是那眼睛时刻锁定上座的几位镇国支柱以及江横身上。

  本来那被称之为阿丘的青年不以为意,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感觉不大对劲,这人身上明明没有任何强悍的气息,可就是感觉有一种极大的心里威慑力在其中,就像是此人哪怕就这么随意坐在那里也依旧无法忽视此人。

  气势?

  阿丘觉得不像,仅仅只是人自然而然的气质形成的气场绝对做不到这点。毕竟在场哪个不是达官显贵的,更何况还有一位帝王,要说气质这位帝王只怕更盛。

  “兄长你是说此人隐藏了极深实力不成?”阿丘看了看身边兄长小声询问。

  “嗯,应当如此,此人实力断然不像表面这般简单,看似如普通人,可当真有如此多人对一普通人如此恭敬?更何况之前我们又不是没看到此人情报,能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一场星际战场,哪怕此星系的星际战争实属儿戏,可也不可小觑。”

  “兄长如若按照之前看到的情报估计星河之主初中期实力也能做到。”

  “当真如此嘛?据说此人乃是天才!”年长青年面色凝重道。

  “天才?能有我兄弟二人天才,我兄弟二人可是号称麦哲星系最年轻的天骄,不足百岁便以上等后期如今兄长你已经着手准备突破星河之主境界了吧!”

  阿丘满脸的不以为意,反而对自家兄长推崇备至。

  年长青年笑了笑看着自己这弟弟道:“你可知此人多少岁?”

  “唔!”闻言阿丘略作思忖想了想道:“按照此星系普遍修炼天赋来看,很容易推导出一个平均值,就算此人乃是平均值的三倍,估计也已三百来岁了吧?”

  年长青年摇摇头,“此人不足百岁,早在五十岁左右此人似乎就已踏入星河之主境界,你说他现在又是何等境界?”

  “什么?!”

  这下阿丘真的有些震惊了,五十岁左右便以踏入星河之主境界,这就算放眼整个室女座超星系团也不多见,也就天霜帝国皇室的嫡系皇子才有这等天赋吧?

  而且这些皇子都是继承父辈本源,刚一出生便有中等乃至中等巅峰实力,起点高再加上天赋强且资源丰厚就算是硬堆也能在五十岁以前堆出一个星河之主出来。

  而这里是哪里,银河系一个藉藉无名的星系,如若不是此地距离两人家乡比较近,两人也不会被迫流落此地。

  “兄长,此人...此人当真有这般恐怖天赋,他不会是天霜帝国某位遗落在外的皇子吧?”

  阿丘一脸的震惊,现在他哪还有半点轻视,这天赋可以甩他兄弟二人不知道多远。

  他们现在这成就估计人家几十年前就已经轻松拥有了。

  “愚蠢!天霜帝国皇室成员刚一出生就会登记造册且经过严格培训和保护又岂能流落在外。所以才能看出此人之可怕。”

  年长青年摇头轻叹。

  “诸位!”

  就在两人窃窃私语用传音不断交谈着,忽的一声宏大的声音在在场所有人脑海中炸响,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宴会首座那道魁梧黑发男子身上,一身宽厚黑色大袍让此人更显深沉,坐在那里就像是一颗恒古不变的深渊行星充满极致的压迫感。

  “今日是我三子江一真的满月诞日,借此机会将诸位请来一些酒水吃食聊表诸位前来之心意。”

  江横缓缓开口声音不疾不徐听起来十分沉稳平静。

  闻言在场众人不少都纷纷笑着回应道:“大将军此乃我等有幸,能来参加三公子满月诞日我等喜不自胜!”

  “对对对!能为三公子祝贺我等皆是欢喜不已!”

  不少官员纷纷举杯恭维起来,一些武夫反应稍慢但也纷纷表达自己的意思。

  “好!”

  江横压了压手,会场再次寂静下来。

  “我知道最近帝国风雨飘摇经历了不少事情,从联邦入侵再到东境叛乱,本座既然身为帝国一份子,该我出手之际自会出手。

  当然今日也不便说公事,此事就暂且另说,对了,一真今日是你满月诞日,出来见见诸位宾客!”

  江横笑了笑旋即朝身后侧间招了招手,很快就见一个身穿迷你衣袍肥嘟嘟的小婴儿小跑着走了出来。

  的确是走出来的,且步伐沉稳丝毫不见刚出生一月婴儿那种摇晃。

  这一幕看的众人啧啧称奇,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走出来的小婴儿。

  婴儿后边还跟着一男一女两道俊朗美女的身影,赫然是江横长子江文武以及次女江颜薇。

  两人看着自己这幼弟自顾自的跑了出去很是无奈。

  自从母亲诞下这幼弟后,他俩反应不一,江文武是嫉妒,对!就是嫉妒,因为这小子出生就是中等武者,想想当初他晋升中等武者花费多少气力。

  而江颜薇则是欢喜的不得了,女孩子最喜欢这肥嘟嘟的幼弟,这也导致一真对此十分烦恼。

  此时小一真站直着小身板来到父亲跟前紧握着父亲的手,看着满屋子密密麻麻的人影稍稍有些紧张。

  “哈哈!帝师!三公子如此聪慧,果然神俊非凡...咦!”

  李玉说着话音一顿,他开始仔细打量着江一真越看表情越是丰富,最后逐渐转为震惊。

  几乎是同时厅内不少地方同时响起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随着江一真走出,许多人都关注到这小婴儿,自然其体内散发出的气息也被所有人给捕捉到了。

  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场面一时间比较寂静,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三公子天赋异禀?

  貌似有些不恰当,这何止天赋异禀简直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一时间所有人只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有些不恰当。

  而此刻最为震惊的就是坐在边边角角的那对年轻兄弟二人,随着江一真走出来,两人顿时脑中响起一道惊雷。

  一时间面面相觑有些错愕和不可置信。

  “兄长这...这婴儿...我没看错吧?中等境界?”

  “的确,就是中等之境,这是只有天霜帝国嫡系皇子才有的天赋,所以我们还是错估此人实力,他不是星河之主境界......”

  “而是域主啊!”年长青年说道最后双眼放光已经有无穷神采在其内绽放!

  “域主大能!此地藉藉无名竟不知不觉诞生一尊域主大能,有此人出手区区黑水神宗翻手可灭!”

  阿丘同样振奋无比,兄弟二人一直心心念念要复仇,如今支撑着二人在这异地他乡的唯一藉慰便是此事了。

  “诸位叔叔阿姨伯伯爷爷,在下江一真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满月诞日!”此时江一真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他所知道的词汇量还不多,说不出多么华丽的词汇,但就是这干巴巴的话,配合上他可爱肥嘟嘟的模样倒是让在场寂静气氛活络了起来。

  “三公子果然非常人,如此年纪便有如此通惠了不起啊。”

  “是极是极!几位公子皆是非凡之辈,往后造诣不可估量呐。”

  许多人纷纷恭维起来,今日他们算是开眼界了,知道人比人当真容易气死人。

  尤其是那些参加宴会的上等武者将领,他们一个个看着江一真满脸的感慨和苦涩。

  他们成就上等是靠着九死一生的拼杀与争夺而来,而眼前这稚童刚出生就有中等实力,踏入上等需要多久?一岁还是五岁?

  有江一真的出现作为插曲,宴会也就变得更加活络起来,江横更是丝毫不吝啬干脆讲述起自己的修炼心得,将上等至合道的一些小技巧一一分析出来。

  这自是引得在场上等武者精神一振,纷纷如痴如醉的汲取这等宝贵经验。

  对于现如今帝国普遍武者而言,上等至合道的过程是陌生的。

  这也是历史遗留问题,因为之前无数岁月星系之内都是以众神殿体系为主,修得是体内空间法则之力。

  而如今时代不同了,个人体内空间法则无比稀薄,且随着时间流逝更加稀薄直至彻底消弭于无形。

  这样一来转变体系转修武神体系属于势在必行的举措。

  这场论道足足讲了一月,期间那些不感兴趣的官员见此早早离去,仅剩那些上等武者还在静静聆听,甚至因为空出不少位置,江横还让外头一些中等武者也入内倾听。

  得知这个消息这些中等武者欣喜若狂,发觉讲的是上等至更高层次的道路后虽有些失望可依旧听得如痴如醉,只因这能让他们坚定往后的道路让他们之后在修炼一路上不至于迷茫。

  就连长春青月青田三人起初不以为意,可听着听着三人都面露惊喜之色。

  因为讲到后面就连他们都不得不认真聆听。

  三人很清楚,众神殿体系对他们而言不是长久之道,如若不能不断获得同类型的空间法则用于填补增强自身法则之力,那众神殿体系他们这辈子算是走到头了,这不是单靠感悟就行的,而是需要法则之力为支撑。

  这也是众神殿体系唯一的弊端吧。

  “阿丘,我感觉再过不久我就能合道成功了!”此时坐在角落里的年长青年猛地睁开双眼,脸上满是振奋之色。

  这一次对他的收获极大,他天赋本就极佳,此刻再这么一点拨就如水到渠成一般。

  “我也感觉快踏入上等巅峰之境了!”阿丘同样欣喜不已,这趟算是来的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