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小姐日记 > 日记94

日记94

 热门推荐:
  冯婶流着泪道“你是小姐的儿子我盼着见你盼了好多年啊。”

  聂少邪以为她是个疯子吧,不以为意的看着她。

  “少邪,这个名字是小姐为你起的,你三岁半的时候被皇上接进了皇宫,离开了小姐,小姐最后抑郁而终。”

  听到这里,聂少邪无法再不去相信她,“我娘她”他想知道太多太多,可是父皇从来没有说过母亲的事。

  “小姐为皇上的妃子占卜,结果和皇上有一段短暂的情,生下了你,那个妃子挑拨离间成功,大臣们也说巫师的身份不适合成为妃子,皇上就派来抢走了你,小姐日日想念你,大概在你十六岁的时候,她死了。可是小姐临死前为了你召唤一个灵魂,来自千年以后的女人,她曾告诉我,那个女人和你有千年的缘分,要安排她永远陪在你身边,她才放心。”

  莫绾也惊了,原来,那个祖母绿的画轴和玉镯都是少邪的娘有意召唤的。只对她这个穿越的人有作用。

  聂少邪恍然的明白一切,内心感念着娘,他的眼睛却湿润起来,“可是我辜负了娘,那个女人离我而去了。”

  冯婶看了看莫绾,自己装着算一算,“孩子啊,你别着急,她也许还会回来,只是变成了一个你需要重新认识的人。”

  聂少邪觉的她的话像在提点他,可是是谁,茫茫人海,他还能再度遇到她吗

  聂少邪请冯婶入宫生活被她拒绝了,“我在外面生活挺好,贺兰老爷的家人对我不错。”

  聂少邪便没有再要求。

  莫绾在夜里想了很多,千年的缘分,莫非她和聂少邪分离不开

  贺兰老爷气呼呼的退了乔家的彩礼,乔远臣死活叫他岳父大人,一直跟他到贺兰家,声称自己后悔当日的举动,并要举行盛大的婚礼娶妆儿过门。

  贺兰妆儿说,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嫁他。

  重伊揪揪妆儿的裙子,“不是还有我吗长大了,我娶你。”

  贺兰妆儿和家人都喜爱这个孩子不得了,拿着当自己亲孙子似的。

  聂少邪说“来风桥镇也有几天了,我们要启程离开了。”

  “好。”莫绾不舍的离开,临别时,莫绾在妆儿的耳旁轻轻说了几句,妆儿惊的花容失色,随后对她一笑。

  莫绾看到阿失站在一边,为他惋惜,也许他这样会更好的生活下去,她将不再打扰他。

  冯婶的眼神充满了祝福,她什么都知道。

  皇宫的大门敞开,莫绾告诉重伊,“进了宫里不许胡闹,见到公主要叫姐姐。”

  聂少邪摇摇头“身为我的养子,就是皇子,在宫里就是最大。”

  “如果宠溺他,我立即带他走人。”对儿子要严加管教。

  “好好,一切你说的算。”聂少邪一反常态,“回到宫里了,你说的三件事还没想好”

  “想好了两件,一,你要立我为后,重伊为太子,后宫不得有第二妃嫔。”

  聂少邪苦笑道“用脚趾头想想这也是三件事吧。你作为一件论”

  “当然。”莫绾抱紧孩子以示威胁。

  聂少邪挑一眉,“就说你对我有意思。”

  “你少来。我只想成为紫陶的母亲,与你无关。”

  “为什么。”聂少邪不解。

  “你忘了我是巫师的吗算到紫陶将来有一大难,好心来助她,仅此而已。”想到紫陶的婚姻不幸福,心里就睹的慌。

  聂少邪思考了半天,已到了椒秀宫,往事又浮上心头,他下来,仿佛还能看见楼沫绾的身影在各处。

  “你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忘记楼沫绾。”

  聂少邪真的怀疑她,懂巫术连沫绾这个人她都知道“不,不可能。”

  莫绾听了鼻子有些酸,原来自己虽然难以原谅他,但还是爱他的。

  紫陶被朝娅回了出来,还有楼言西,以及七个女儿,一个最小的儿子。

  紫陶见到聂少邪非常的冷漠,脸上的表情不屑一故,只是看到重伊倒有几分喜欢。

  朝娅和楼言西早就听闻聂少邪带了一个有孩子的女人回来,感叹聂少邪还是找了新欢回来。

  紫陶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没有笑过,莫绾听人说,现在的紫陶被称为冰山公主。

  三日后,聂少邪上朝,便立重伊为太子,引起大臣的反对。

  “怎可立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为太子,动国之根本”

  “皇上定是被迷了心窍,皇上现在应该纳妃嫔开枝散叶才是。”

  “是啊,皇上,万万不可拱手让他人继承皇位啊。”

  反对声一片,莫绾带着重伊上朝,她告诉所有人一句话“重伊是皇上的亲骨肉。”

  连聂少邪也惊讶,站起来走到她面前。

  “我是修銮皇后,其实之前的相貌全是我戴的假面具,现在的模样才是我真正的脸,我没死,你们一定很难相信,所以尽管可以提和楼沫绾之前的事,若我答错了,你们处死我也没关系。”

  大臣们都议论起来,聂少邪怔在她面前,“你骗人。”

  莫绾低眸,不敢面对他的伤心,“我就是冯婶说的有缘人,重伊的生辰你也可以算一算,他长的如此像你,难道也是假的我知道我说的太突然,你们难以接受,可这是事实,那本画册我也可以继续为你画下去,看看画风是否有假,你我寒岭相遇,到梵城相爱,到皇宫相互折磨,我都历历在目。”

  经过几位大臣提问,甚至楼言西和朝娅还有黑若,所有人来朝殿上证实,她确实是楼沫绾。

  聂少邪的眼泪流下来,“这么说,你是以你自己的面貌回来了。”他喜及而泣,拥她入怀。

  重伊双手环胸,像个小大人,嘟着嘴不高兴了,“原来爹就是我的亲爹,娘居然现在才告诉我。”

  聂少邪蹲下,看着自己的儿子,“是父皇的错,你娘在惩罚父皇做的错事。”

  椒秀宫

  莫绾拉过紫陶,“对不起,娘回来的太晚,以后,娘要加倍补偿你,为你找一个好人家。”

  紫陶什么也没说,不改冷面风格,只是拿出翻旧了的画册,“如果你是我的母后,请你继续画完,我想要一个美好的结局。”

  “好。”莫绾抱紧她,相逢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