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小姐日记 > 日记93

日记93

 热门推荐:
  聂少邪等人一脸的惊讶,这真是天下奇闻。

  乔远臣等着她的回答,不料莫绾说“我有夫君,孩子都这么大了。”

  重伊嘟着嘴,大声喊道“不许抢走我娘,我爹会生气的”他另一只手牵过聂少邪的手,敌视的盯着乔远臣。

  莫绾笑笑,“你见过贺兰小姐吗”

  “没有。”

  “你没见到她怎么知道她不是你喜欢的人,她是个很好的人,去吧。”

  乔远臣摇摇头,“我乔远臣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既然你已是个妇人,那我不勉强,可我不会娶贺兰小姐了。”他毅然原路转回,不顾所有人的劝阻。

  “乔远臣”同样不顾形象的贺兰妆儿穿着新嫁衣,火速的跑来,她堂堂一个千金小姐,虽然耽误了几年没嫁人,但是她是有尊严的。

  听到家仆传话回去,说他看上了别的女人,她可不能当风桥镇被退货的女人,来这里就是为了

  “你就是乔远臣啊,长的真丑,我贺兰妆儿误听了媒婆的话,错嫁给你了,正好,我们没有拜堂,现在我宣布,我不嫁给你了。”

  争回一口气比命还重要。

  乔远臣自始至终都打量着她,“没想到,你也是我喜欢的类型。”

  所有人狂晕跌倒。

  莫绾见到妆儿,像熟人一样对她微笑。怎么多年不见,她从一个温婉的大小姐变的彪悍了些。

  贺兰妆儿打量她,不认识这个人呐。

  只是贺兰妆儿认出了聂连汐,眼睛一亮“恩人”

  这是怎么回事

  聂连汐看了一场闹剧,在贺兰妆儿的邀请下莫绾等人去了贺兰家。

  乔远臣像个无辜者,他喊道“不成亲了啊”这事让他办的,可他就是这样的人,随性,回去非让爹给骂死不可。

  贺兰家的两个老人气的不行,贺兰妆儿反倒没事。

  原来聂连汐在三年前在途中救过差一点被劫持的妆儿,妆儿一直要答谢他,聂连汐却悄悄走了。

  贺兰老爷这次拉着他不让走,说什么也要安排家宴谢谢聂连汐。

  贺兰妆儿特别喜欢重伊,一直捏他的小脸,“你长的真像你爹啊。”

  聂少邪非常自觉的摸摸重伊的头发,“是我的儿子嘛。”

  莫绾眼看着重伊和聂少邪越来越亲,对聂少邪就感到一阵阵讨厌。

  家宴过后,有些人喝多了,有些人早睡了,聂少邪抱着重伊到房外看月亮,“儿子,你瞧,那月亮多圆。”

  “是团圆的日子。”重伊道。

  “你娘教你的”

  “嗯”

  聂少邪咳嗽起来,呼吸急促,一会儿,他看着重伊一直盯着他,“爹没事,只是有哮喘。”

  “娘说,我的爹也有哮喘。”

  “你娘和你爹怎么认识的”

  “娘每当过年的时候就常常跟我说,她认识爹的时候是一个大山里,我爹和我娘都掉在水里,是我娘救了他,后来,他们就成亲了。”

  聂少邪怎么感觉重伊说的事,都像自己。

  莫绾过来找重伊,“该洗洗睡了。”

  重伊不舍的聂少邪,趴在他身上。

  “让我和他睡吧,放心,晚上我会好好照顾他,因为我家里有个女儿,懂得照顾孩子。”

  莫绾双手环胸,“聂少邪,我可以让他和你睡,但是我现在想好了第一个条件。”

  该来了终于要来了,聂少邪倒抽一口气,“讲。”

  “你家里有几个老婆,全都清理干净,如果做不到,儿子还我。”

  聂少邪听了一愣一愣的,“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也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告诉你吧,我是巫师所以,你现在想什么,我都知道。”她夸大其词的说自己,只是想吓唬住他。

  谁是被吓大的,他又不是重伊,苦笑一声“我家大业大,但没有一个女人,我心爱的女人已经死了,你让我清理女人,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可你要明白,我喜欢的是重伊,不是你。”

  莫绾哼哼哈哈笑起来,没一个女人她走后他一直独身虽然感动,但他当年的错误,对她的怀疑和不信任,她还耿耿于怀呢。

  “那好,这件事不算。”

  “怎么能不算数只是碰巧我没有女人。”

  两人僵持不下,重伊说“万大婶曾说过,夫妻两人要相亲相爱噢。”

  夫妻莫绾翻一个大白眼,“谁稀罕。”

  聂少邪抱着重伊去洗澡,不理莫绾。

  莫绾在原地气的直跺脚,她气呼呼的走出来,碰到了阿失。

  聂锦沧见到她,只当是陌生人一样,安静的走了。

  跟随他的方向,莫绾来到了他住的地方,和初次见他的时候一样,他还是在灵位前。这次多了一个灵位,一个是他母亲,一个是楼沫绾。

  聂锦沧上完香,坐在桌边干些零活,独自一人的他,自言自语“沫绾,今天是我的生辰,沛儿十岁了。前些日子去看他,他还记得你呢,只是不知道你死了的消息。他会难过的。沫绾,你在那里,有没有见到我的母亲,她对你做的事不要怨他,是为了我这个儿子我苟延残喘这么多年,若不是因为沛儿,早就不眷恋尘世了。沛儿说将来要去宫里当大将军,我很为难,他不知道那个他要效忠的皇帝是当年亲手毁了他父亲的人,他不知道那个位置本来是自己的父亲在那里,他不知道那个皇宫是我的一个恶梦,母亲和所有都结束在那里面。我该怎么办呢。”

  莫绾听完,终于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聂锦沧啊聂锦沧,你居然还活着,难道曾经感觉你这么熟悉。

  “谁在那”冯婶看到莫绾,警惕的叫道。

  莫绾看到冯婶,喜笑颜开,“冯婶你还好吗”

  冯婶指着她,猜疑了大半天,“你是什么人。”

  “我你没有占卜之术吗”

  冯婶自己低着头想想,“你是沫绾啊”她眼中含泪的扑过去,抱紧她。

  “什么事都瞒不过冯婶。”她也想她啊。

  聂少邪突然抱着重伊跑来,“喂喂重伊尿裤子了”这可是宫女侍候的活,他这个皇帝加男人却不会。

  莫绾悄悄在冯婶耳边说“他是聂少邪,现在的皇上,别说露我的身份。”

  冯婶一惊,苍白的脸,盯着聂少邪的脸不移开。

  聂少邪奇怪的问“你这么盯着我,我脸上有屎吗”说完,他自己都想笑。

  “不不不,我只是没什么。”

  “等等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我小时候”他不记得了,却感觉冯婶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