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小姐日记 > 日记92

日记92

 热门推荐:
  聂少邪眯起眼,“你也会医术”

  “是啊,不行吗”莫绾反击他的怀疑,看了馥束子的眼睛,道“我不是十分的有信心,但尽量治吧。”

  “麻烦你了。”馥束子微笑表示感激。

  聂连汐一直照顾着面临针灸治疗的束子,安慰道“不管你的眼睛会不会好,我们都和从前一样。”

  馥束子手指抚摸着他的脸,“尽管我知道,无论我是否看得见还是看不见,你都不会舍弃我,可是你知道吗我多盼着能见你一眼,在我心里,你究竟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今后有了孩子,能见到他的模样不过,就算失败了,我也不会气馁的。”

  聂连汐抱紧她,“会好起来的。”

  莫绾在房里专心为她施针,然后包扎起来,“七天后我再来,看看成果。”

  “有劳了。”

  “别这么客气,你是连汐的妻子,我我是说,救你是应当的。”医者父母心嘛,差点露馅。

  馥束子的眼虽瞎,可是心细,她觉的莫绾和聂连汐一定认识的。

  洗了手,带着自己的药包准备离开,聂少邪拉住了她,“莫夫人,你考虑好了吗”

  莫绾挑挑眉,“什么”

  “你想耍赖,重伊这孩子我非常喜欢,你开出任何条件我都答应。”聂少邪的目光坚定,目光更是令人不容抗拒。

  “这架势是想和我抢儿子了”

  “不,我是非常真诚的。”

  莫绾翻一个白眼给他,目光落在随意的地方,“好,我有三件事,你要答应我。”

  “你说。”看到了希望,他便敢允诺,补了一句;“不能做无情无义之事,上天摘月等无理的要求除外。”

  “我没想好,你先欠着吧,等你带我进宫,我再告诉你三个条件。”她像得意的狐狸一样摇着尾巴。

  聂少邪细致的打量她,“你怎么知道我是宫里的人。你到底是谁。”

  莫绾装傻,“有吗我有说吗是你听错了。”她气昂昂的走,头也不回的丢了一句“记住了你答应的。”

  聂少邪为何感觉她处处针对自己,对自己没好感呢

  莫绾在七天内把所有的种植方法教给村里的几位学生,对他们说“今后万家村就靠你们了。”

  聂少邪和聂连汐一同来找她,说七日已到。

  学生们都问她是否要离开万家村了,她点点头,“我会回来看你们的。还有如果你们到镇上卖药的时候再遇到什么堂为难你们,就”她看看聂少邪,“你随便拿出块金牌来吧,万一以后官府的人不给他们做主怎么办。”

  “你你怎么知道我有金牌”聂少邪的手按在腰间,确实有啊。

  她闷哼一声,伸手,“拿来吧。”

  “这是条件之一吗”

  “这么点小事哪能算一件事啊。”哪有这么便宜他

  聂少邪无奈,把金牌交给他们,“记住了,金牌是让你们保护自己的,可是不能去干坏事,如果发现你们做了不好的事情却用金牌保护,皇上会立即收回的。”

  听到皇上两个字,聂少邪越来越感觉她很邪乎,猜不透这个女人

  莫绾又去馥束子的家中,拆了她的布,馥束子缓缓睁开眼,她兴奋的摸索到聂连汐,“是你吗我虽然看不清,但我感觉是你”

  有希望了,聂连汐也兴奋的不知怎么说,“你,你看到多少”

  “有光,有人影晃动,只是看不清脸。”馥束子对此已经很高兴了。

  莫绾轻松的呼一口气,“没想到我的医术这么厉害。”开始沾沾自喜了。

  聂连汐急切的问“再施一次针是否可全部看见”

  “不用,吃药就成了。”她写药方。

  聂连汐看到药方,“这些药镇上可没有啊。”他担忧起来。

  聂少邪看了一眼,“五弟,回家吧。那里有无数珍藏的药,为了你的妻子,该回去了。”

  馥束子欣喜,“只听说连汐说他的家很大,从未去过。”

  莫绾和聂少邪都恍悟,连汐没告诉人家他是堂堂王爷,只是常年在外散养了。

  “好,我们回家。”聂连汐为了她愿放下一切。

  傍晚,红霞满天,馥束子去做饭,聂连汐帮他。

  莫绾要走了,大家都挽留她,要感谢她。

  “不了,我还有重伊要照顾呢。”

  聂连汐坚持要送她,莫绾的话却令他倍感意外,“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的身份。”

  “你知道”他没告诉过她,难道是四哥告诉过她。

  “我什么都知道。”

  “她因为眼瞎当初就没有自信心,如果知道我是王爷,是皇子,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莫绾点点头,“没想到当年的年轻小伙子现在是这么好的男人,比你的其它哥哥都强。既然你怕说,我替你说过了”到了门外,她挥挥手走了。

  聂连汐实在搞不懂这个人,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回到房间,见馥束子守在烛光前冥思什么,看到他的影子,笑了,“你是王爷啊。”

  “对不起,束子,我隐瞒了你。”

  “我的命怎么这么好呢,遇到一个对我那么好的王爷,你的身份高贵,这两年多却一直为了照顾我做饭洗衣,实在”

  聂连汐上前握住她的手,“我心甘情愿。”她应该懂他的心。

  “莫大夫对我说了你的事,你们之前认识吗她知道你和哥哥们的事。”

  “在我印象中,不记得认识她,可是她说的话有时我感觉很意外,像我和哥哥们之前的一个熟悉的朋友。”

  “以后也许会知道的。”

  聂连汐拥她入怀,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莫绾要离开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家纷纷来送她,不舍的送她到村外很远很远。

  “我会回来看你们的你们要好好干大家都过上好日子”她也不舍的喊,快要溢出泪。

  聂少邪抱着重伊,五人就这样去皇宫。

  “等等我要先去一下风桥镇”

  来到贺兰家,贺兰妆儿正巧出嫁,嫁的是另一位富商,家中珠宝无数,夫家姓乔,名远臣。

  可是,乔远臣来迎亲的路上,在人群中见到了莫绾,他认定,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妻子,于是罢娶,一脸的傲慢,对莫绾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