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小姐日记 > 日记91

日记91

 热门推荐:
  同春堂的总管见百姓们异样的眼光盯着他,气的吼道“来呀,把这些假药扔了”

  两个壮汉伸手就要去掀了包袱。

  “住手”官府的官员亲自带兵过来。

  同春堂的总管立即谄媚的说“大人,这几个村妇敢在这里卖假药我正替百姓们主张正义。”

  大人很火急,狠狠的拍了他的后脑勺,“你笨啊,几个女人会卖假药我看看,我看看。哎呀,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药,你们同春堂嫉妒人家的药便宜,怕抢了你们的生意就在这里为难人家看看,还有带小孩子的,怎么会骗人”

  总管很懵,只好在大人的驱赶下离开。

  大人陪着笑脸,“你们卖吧,啊,以后这块地方你们可以常来,多为我们镇上的人带些便宜的药,让大家受惠。”

  莫绾感觉事情不对头,有这么好的官对百姓

  此时,人群中的聂少邪满意的笑了。

  重伊眼尖的发现了他,叫道“叔叔”

  莫绾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难道是他从中帮的忙

  百姓们一看大人都说是真药,便纷纷购买。

  聂少邪冲着重伊笑了笑,不知为什么,他的心自从见过她们母子,就打心眼里想去关心,照顾。

  而另一个男人突然出现,他便是聂连汐,如今的他已是一个成熟的男子,与聂少邪四目相对时,曾经的兄弟情再度浮上脑海,他身边跟随着一个女人,虽然漂亮可是那个女人是个瞎子。

  聂连汐牵着女人的手到了聂少邪眼前,一声四哥化解了他们之间所有的恩怨。

  “这是我的妻子,叫馥束子。”

  馥束子虽然看不见,但很懂礼貌的叫了声四哥。

  “我们兄弟多年不见,如今你身边也有了一个彼此疼惜的人了。”聂少邪拍拍他的肩,眼中倒是羡慕。

  “我听说了四嫂的事,只是民间传说了很多版本,我和束子都不知道真相。”

  聂少邪摇摇头,“你们住在哪里。”

  “束子是万家村的,我们要去那里,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束子的家里房子有好几处。”

  “好。”他也想和兄弟好好聚一聚。

  聂少邪走时,回眸望了重伊一眼,对聂连汐道“我和那个孩子今晚还有个约定,明日再去吧。”

  聂连汐看到重伊的模样,惊讶的问“他不会是四哥的儿子吧,长的这么像你小时候。”

  “不要胡说,他的母亲在身边呢。”聂少邪暗想,自己哪里配有这么一样可爱机灵的孩子。

  当晚,莫绾和万大婶数了卖掉的钱,收入颇丰。

  重伊澄澈的眼睛盯着月亮,催促道“娘,我们去街上吧,叔叔要等急了。”

  莫绾只好带着他去了昨晚的桥上,远远的看着他们父子二人开心的聊天。

  聂少邪突然问“对了,你娘怎么称呼”

  “她叫莫绾。”

  莫,绾。聂少邪打量了一眼莫绾,此莫绾非沫绾,不能再奢望了。

  “你爹呢”

  “他娘说,他在一个很远的地方。”重伊搂过他的脖子,在他耳边悄悄说“我从没见过爹,娘说,他是世间最好看的人,我看你长的很好看,你当我的爹吧。”

  对啊,他没有儿子,将来皇位始终要找个人继承,何不把他认作养子,他难得这么喜欢他。

  “你娘会不会不同意。”

  “不会不会,每个大婶都是我的干娘,好多哥哥姐姐我有结拜噢。”重伊觉的自己的娘可好啦,村里的人对他像宝贝一样宠着。

  聂少邪牵着重伊,到莫绾面前,“夫人,我有一个请求,不知你可否答应。”

  莫绾不自在的问“什么请求,你说吧。”

  “我想让重伊当我的养子,可以吗”

  “不可以”她的身边只有重伊,他们母子彼此依靠,他现在又要夺走重伊吗坚决不可以。

  重伊似乎明白莫绾不同意,流起泪来,却忍着没有出声。他渴望有个父亲而已。

  “你是不相信我吗我可以保障重伊的所有生活,令他不受苦”话未说完,莫绾打断他“孩子生下来如果不受点苦,将来就是个废物,重伊跟着我生活很好,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历练。若是跟着你享福,过着万人之上的日子,那他恐怕会狂傲不羁,无法无天。”

  聂少邪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我过着万人之上的日子。”

  莫绾的心一紧,眼神飘到别处,“看得出来你就是过好日子的人。”

  “这样吧,你可以住我的家里,很大,你继续养重伊,但是我要成为他的养父。我也赞同让男孩子吃点苦,但是我成了他的养父,他会拥有更大的人生抱复。”

  莫绾看着重伊渴望的样子,心里也在默默的流泪,可是她怕,怕失去重伊。可是如果跟他进宫里,就能见到紫陶了,她可以挽救她不堪的人生。

  “让我考虑一下吧。”抱起重伊,态度冷漠的走了。

  聂少邪凝望着他们,如果重伊成为自己的养子,那他该是回宫的日子了。

  莫绾和几位大婶回到万家村,分享着卖药材的事,好多也想加入。

  有些男人回来,跟老婆一起种药材为生。

  村里的人都感谢莫绾,而村里有没娶妻的男子也对这个美丽的独身女子很喜欢。

  聂连汐和馥束子,以及聂少邪来到万家村,在馥束子的老家中住下。

  聂连汐在夜里和聂少邪对饮而坐。

  “束子的娘是改嫁到万家村的,他继父有几处房产,有两房两婆。后来有一房妾室害的束子眼睛失去了光明。”聂连汐喝完一杯,继续道“我两年前遇到她,她靠在酒馆里弹曲为生,遇到麻烦,我便救了她。”

  聂少邪喝过无数杯,迷惘着,“要珍惜,要珍惜”他栽倒在席上,喃喃道“再也回不去了,她不会来到我身边了。”

  聂连汐也趴在桌上睡起来,一直到天亮。

  馥束子听邻居说,村里来了个医术高超的女人,让她去试试,看能不能医好她的眼睛。

  热心的人把莫绾直接请了来,馥束子见不到莫绾,但却能感觉到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